雷吉斯坦广场,通往撒马尔罕的金色之路

Sophie Ibbotson; 编译/钱成熙

2017-10-20 19: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我的撒马尔罕之旅开始时,我心里知道自己想找到些什么。许久以来,无数的诗歌、历史故事以及画作都表现了丝路上的商人、驿站以及驮着货物的骆驼和马匹。在他们之间,还有伊斯兰苏菲派的修士们,他们被称为游方僧,四处漫游,向遇见的人传播苏菲派的真理。除此以外,我们还能找到蒙古人,或者其他征服者到来的痕迹,他们疾行掠过,留下毁灭和死亡。
虽然我脑子里有这么多浪漫的想法,现实是另一回事。我不用走着去撒马尔罕,当然也不是骑在马上进城。事实上,我从乌兹别克首都塔什干乘坐着土耳其最新制造的高铁前往撒马尔罕的。火车十分整洁,每个人都有座,紧闭的车窗隔绝了窗外克齐尔库姆沙漠的尘土,空调调节到一个舒适的温度。也许你对此习以为常,但是要知道,这一切在中亚并不常见。当然,我想象中的某些浪漫成分消失了。但我也知道,那些过去的旅行者们一定非常愿意和我交换位置。
在古代和中世纪,撒马尔罕是一个奇迹般的城市。亚历山大大帝时期,这座城市被希腊人称为Marakanda和Afrosiyab。往来的客商不仅来自欧亚大草原和阿富汗,也来自更远的地方,比如中国、伊朗、甚至印度次大陆。今天,你还可以在撒马尔罕城外见到绵延的古城遗迹,土砖墙似乎依然在护卫着历史。撒马尔罕的历史被分割为古代和中世纪两段的原因归结为一个人:成吉思汗。他的军队抵达这里时横扫一切,夷平了整座城市。两个多世纪后,帖木儿才重建撒马尔罕,将它作为帖木儿帝国的首都。
我第一次站在“撒马尔罕之心”,历史悠久的雷吉斯坦(Registan,意为沙地)广场前时,被震撼到说不出话。眼前这座世界文化遗产大概是伊斯兰世界最美的地方,只有伊朗的伊斯法罕才能与它一争高下。
气势恢宏的雷吉斯坦广场 本文图均为 Sophie Ibbotson摄
广场的一面朝向道路,其他三面则是三座教授伊斯兰神学的经学院,装饰在我见过的伊斯兰建筑中是最为繁复的。左面是兀鲁伯经院, 正面镶嵌着星空图样的马赛克。兀鲁伯是帖木儿的孙子,他天文学家的身份更广为人知。他通过亲自观测制作的星表和六分仪至今还在城外的兀鲁伯天文台展示。兀鲁伯和丹麦天文学家布拉赫一样,被认为是中世纪最伟大的天文学家之一。
我抬起头,仰视经院巨大的门廊,以及门廊两侧的宣礼塔。过去的一场地震使它们的重心有些偏移,所以现在这两座塔不再笔直。从下往上看,整个景象显得有点扭曲。如果你不恐高的话,倒有个办法找到更好的角度。
夜间的兀鲁伯经院,可见宣礼塔有些歪斜
我走入经院,往右边的宣礼塔而去。一般而言,通向那里的门是关闭的,因为塔中的楼梯非常陡,且略为疏于维护。不过,如果塞给守卫一两美元,他们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我沿着旋转楼梯一级级往上,一遍遍转来转去,终于抵达顶部。这里没有护栏,也没有供人驻足的平台。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办法把头和肩探出了小窗,用肘支撑着自己。作为冒险的回报,我得以鸟瞰整个雷吉斯坦建筑群。即便从广场初建时算起,也没有几个人从这个角度看过雷吉斯坦。我有些震惊,因为视线所及范围以内,除了Bibi Khanym清真寺以外,整座城市的建筑,包括现代建筑在内,都不算高。想象一位中世纪的商人,当他长途跋涉,终于抵达撒马尔罕之后,眼前出现的将是怎样的建筑奇观。
重返地面之后,我去了隔壁的Tilya Kori(意为镶金)经院。从外观看它也许是三座经院中最不起眼的,当然只是相对而言,入内后才发现另有一番天地。我从一扇低矮的窄门走进中庭,一路上经过过去学生们居住的单间——如今它们都成了纪念品商店。下次来我也许会停下来看看那些美丽的条纹丝绸,以及著名的撒马尔罕手绘陶器,不过这次,我是为清真寺而来。
莎士比亚有言,闪光的不一定是金子。不过在这座清真寺,闪光的确实都是金子。清真寺内部每一处,从瓷砖到壁龛,一直到穹顶,黄金都闪闪发光。我无法估计到底有多少黄金用以装饰,但可以肯定的是,它让我们了解到撒马尔罕当年多么富有。
镶满黄金的穹顶让人目眩神迷
我觉得自己可以在这里安静地呆上许久,感受四周的氛围,不过这只是想想罢了。Tilya Kori经院是撒马尔罕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尤其是来此拍婚纱照的新婚夫妇的络绎不绝。我刚进门,身后就跟上了一位新娘、新郎以及他们的婚礼队伍。新娘的婚纱像镶嵌着一圈黄金的巨大珍珠,伴娘们也精心打扮。
在Tillya Kori遇见盛装的撒马尔罕妇女
看过富丽堂皇的Tillya Kori后,你也许会觉得它无可比拟。然而这种想法很快会消散,因为最后那座建筑,Sher Dor经院,虽然没用黄金,但在装饰上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人们普遍认为伊斯兰教禁止采用动物的形象作为装饰,其实也不总是如此。在远离阿拉伯地区的撒马尔罕,伊斯兰教义融合许多当地传统,创造了新的装饰形式。
Sher Dor是狮子经院之意,因此经院外墙上确实镶嵌了两只狮子的形象。不过仔细观察,它们并不写实。因为在经院建造之时,乌兹别克斯坦没有狮子。负责装饰经院的艺术家们来自伊朗和印度,在这两个地方,Sher的意思并不相同。在说波斯语的地区,sher意为狮子,但在北部印度流行的印地语和乌尔都语中,sher指的却是老虎。如今经院外墙上的图案结合了两者的特征:它们有着橙黄色带黑色条纹的皮毛,像是老虎,不过,它们也有狮子般的鬃毛。
Sher Dor经院的外墙
不仅如此,“狮子”旁的图案更为离经叛道——人脸形象的太阳。它们是太阳神么?也许这和该地区在伊斯兰化前的拜火教信仰有关。不过这座建筑并不是由火庙转化而来,它就是被作为伊斯兰经学院设计和建造的。
这也不奇怪,古往今来,数不清的人来到撒马尔罕,战争、贸易、宣教——文化和信仰在此融合。撒马尔罕曾经是,现在也是,丝绸之路的中心,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留下了他们的印记。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撒马尔罕;雷吉斯坦广场;丝绸之路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