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访谈|柳青为什么加入滴滴,她第一次说了女程序员的故事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刘秀云

2017-10-26 07: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柳青接受美国公共电视节目《查理·罗斯访谈(Charlie Rose Show)》专访。视频编辑 董怿翎(28:16)
“有个女程序员怀孕了,告诉我说想辞职,她说,她每天花在公交、地铁等通勤上的时间有三个多小时,实在没法工作。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很普遍,当我们意识到中国有8亿人在忍受这种焦虑,在了解了这个市场需求后,我们设计了滴滴产品,其实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
滴滴出行的总裁柳青说,这是她三年前加入滴滴的主要原因。这个原因是第一次见诸于媒体。
“两年前,我被诊断得了癌症,那个时候我意识到了生命的短暂。我们一生有很多事情需要妥协,但是请不要对真实的自己妥协。现在,我的病已经被治愈了。”
此前向社会公开自己患乳腺癌的柳青,第一次面向公众说,我的病好了。
让柳青第一次说出很多从前没有说过的话的是美国公共电视节目《查理·罗斯访谈(Charlie Rose Show)》这个节目,柳青日前在纽约接受美国公共电视节目《查理·罗斯访谈》专访。这位毕业于北大和哈佛的才女,用她的智慧和独有的女性魅力,在商界创造了一个新的奇迹,加入滴滴以来,柳青协助创始人程维将滴滴从单一的出租车叫车信息平台打造成包含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租车、企业版等多条业务线的一站式移动出行平台,并确立了滴滴出行的行业领先地位。同时,柳青还主导了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合并案、苹果10亿美元投资以及收购Uber中国等一系列重大事件,震动业界。2016年12月,英国《金融时报》评出了2016年“全球年度女性”,滴滴出行总裁柳青作为唯一的企业界人士入选。
已有26年历史的《查理·罗斯访谈(Charlie Rose Show)》聚焦严肃主题,深受全球核心政经圈欢迎,采访过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奥巴马,俄罗斯总统普京等政要及苹果两任CEO 乔布斯、库克,亚马逊CEO贝佐斯,谷歌联合创始人佩奇,特斯拉CEO马斯克等科技行业巨头。多位受访者均在《查理·罗斯访谈(Charlie Rose Show)》上曝光过许多此前不为人知的幕后内容。
当然,柳青也没有例外。访谈中,柳青谈及了滴滴打车几大主打产品诞生的背景,谈到了自己对当前交通问题的看法,以及对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的看法,谈到了自己投资的原则以及女性在科技创新方面的地位。
“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利用是解决城市问题和挑战的重要工具。”柳青在回答查理·罗斯提问时说。在她看来,未来的城市应当以人为中心,而不是围绕停车场和汽车来建设。因此,滴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也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持来实现这样的目标。“人工智能听起来是个大概念,但在现实生活中,它已经在帮助人们更好地出行”,柳青说,当下滴滴正在运用大数据和深度学习技术训练供需预测系统,能够预测未来20分钟内城市每个角落的供需情况并提前调度,及时为每位乘客匹配最合适的车辆。据她介绍,当下滴滴每天完成2500万单,在高峰时间段,每秒完成600个订单,每个订单背后是数百万次的计算,“技术确实在帮助更多的人、更快地打到车,这也是人工智能令人惊艳的一面。”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柳青一口流利的英语,成了此次采访的最大亮点,以下为《查理·罗斯访谈》专访中文翻译:
主持人: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柳青,她是滴滴出行的主席。滴滴打车是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共享交通公司,为客户提供共享单车,汽车等服务,阿里巴巴、软银、苹果都是他的投资者,滴滴在很多的其他公司也占有股份,今天我非常开心能请到柳青女士。我们非常开心请到您,你建立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公司,你曾经说如何为中国8亿城市居民提供交通服务,是一个世界级的难题,你们是怎么解决这一问题的?
柳青:其实这是我三年前加入这个公司的主要原因。那时候,有个女程序员怀孕了,告诉我说想辞职,我说即使怀孕了,也可以继续工作呀。 她说,她每天花在公交、地铁等通勤上的时间有三个多小时,实在没法工作。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很普遍,当我们意识到中国有8亿的人在忍受这种焦虑,每天的交通量是14亿次。在了解了这个市场需求后,我们设计了滴滴产品,其实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与别人的区别是,我们除了提供共享汽车,还提供很多其他的服务,包括自行车,小巴,拼车等等,有许多有趣的本地产品 。
主持人:你们在多少个城市有业务呢?
柳青:400多,其中很多是超级大城市,这与美国很不同。在美国,纽约就是一个特别大的城市了,而中国比纽约大的城市就有15多个。从人口数的角度来讲,美国人口超过600万的城市有六个,而中国有44个。在美国,有共享汽车当然好,Lyft和Uber都做得很好,但是美国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一辆车。所以即使没有共享汽车,人们还是可以自驾出行的。而中国只有10%的人有自己的车,当然人们还是希望能够有合适的出行工具,人们花在路上的时间几乎都要两个多小时。因此,我认为通勤是目前最大的挑战;其次就是污染,每天当我看到我的孩子生活在污染的大气中,感到非常的痛苦;另一点就是安全性;逐年上升的交通事故率也是一大原因,有很多很多的因素需要考虑,我们想解决这些问题。
主持人:在彭博论坛上,你讲了对未来城市的看法,能和我们说说吗?
柳青:
是的,当时那个论坛其实是讨论我们如何可以互相合作来解决世界面临的一些难题。我看到的,我们如今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城市在不断扩大,每个人都在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而同时我们如何解决资源的问题,虽然城市在不断扩大,而我们却感觉个人的空间越来越小,我们怎么才能更有效的利用现有的资源,让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能够开心幸福并能找到内心的平静。所以我认为,未来城市是以人为中心来建设的,而不是以交通为中心。所以让我们用现有的科技来让这一切发生。
主持人:在解决交通问题和经济挑战方面,人工智能以及大数据已经成为解决这些问题的一种工具,你同意吗?
柳青
:是的,拿我们的业务举个例子。假设有个乘客,站在街角,打开手机,打开我们的app,准备叫车,他想最快的叫到车。但是有的时候,不管是因为天气原因还是其他原因,很难打到车。这时候,如果我们可以用深度学习技术来预测在接下来的20分钟,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大约会有多少人要打车。这样的话,在这个乘客打开手机app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调度了一辆车在那里等着了。这种预测的能力,是人工智能功能的一部分。人们可能会问,为什么不把离得最近的车派过去呢?有时候,地图上看着近的车,可能由于封路/交通管制等原因,离得最近的车不一定能最快抵达。我们的系统在不断学习当前路况情况,这听起来好像很无聊,但是这种技术真的在解决我们很大的问题。我们每天有2500万单业务。这意味着在交通高峰,我们每一秒钟有600单业务,这需要千百万的计算量,我想这是AI在这个领域的一个应用。AI是一个很广的领域,在我们的业务里,它可以帮人们更好的解决通勤的问题,这是很美妙的。
主持人; 在中国,滴滴和Uber竞争很激烈,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柳青:中国的共享经济的市场向来竞争激烈。当我们开始滴滴业务的时候,有30多个竞争者,不过我们可能比其他人做得好,可能更了解当地客户的需求,于是我们渐渐胜出。有时候,竞争是很有趣的,我们在 时刻关注着优劣得失,关注着头条新闻。对我们来说,最大的竞争其实就是我们如何才能更好的为我们的客户服务,司机也好,乘客也好。很多人觉得专车太贵了,于是我们发明了拼车。在那段竞争非常激烈的时期,我们发布了三种新的产品;有的人,在结束了一天的紧张工作后,想喝上一杯,放松放松,但是之后再驾车就会非常危险。于是我们就派代驾,去酒吧用客户的车把客户送回家,这样客户就不需要驾车了,也更安全。滴滴小巴的概念是超级拼车的概念,用稍大一点的车,装更多的乘客,这样价钱也更便宜,大部分人支付得起。这些都是我们在竞争期间发明的。
主持人:在交通领域,很多的公司与三大巨头合作,他们是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
柳青
:是的,或多或少是的,其实除了这几家公司,我们也和苹果等很多的国际大公司合作。
主持人;库克给你们公司投资了10亿美元?
柳青
:是的,我们非常感激库克,感激苹果,也很感激软银等公司的投资。
主持人:下面我读一段库克对你的评语:柳青是一个“破坏者”,她雄心勃勃地努力改变中国人的通勤方式、出行方式和交往方式。她与程维创建的“滴滴出行”,建立了一个共享乘车和打车的交通平台,为数以千万计的乘客提供了灵活便利。她和她的团队正在采用创新的大数据算法,旨在提高滴滴的服务效率,并缓解道路拥挤。通过分析通勤者的出行模式——类似海洋学家跟踪潮汐的方法,滴滴可能会实现使用手机即可帮助解决交通堵塞问题。这是真的吗?如果你成功了的话,滴滴将终结令人头疼的堵车现象?
柳青:我们在中国与20个城市在合作,我们和市领导的一个共同目标就是如何解决交通拥堵的问题。我们想到重新设计交通信号系统,我们现在用的系统太老旧了,没有用到现在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大数据等高科技,我们的测试结果非常的振奋人心,仅仅三个月的工作,把交通拥堵的时间降低了20%-40%,当我们把这个成果分享给其他城市的时候,他们也想在他们的城市实行。当我们和巴西的合作伙伴谈到这个项目的时候,滴滴在巴西有七个合作方,他们听了之后,都想邀请我们把这个项目带去巴西。这个技术能够解决交通问题,解决污染问题。所以,我真的相信现代科技可以帮助解决交通和环境污染问题。我们每天要运输400万乘客,而且这个数字还在迅速增长,400万乘客意味着一年可以减少几百万吨二氧化碳的排放。这是非常直观的。
主持人:你在全球也投资了很多的初创企业,什么是你的选择标准?
柳青:
我们的主要精力仍然在通勤这个问题上,我们也在全球寻求和我们有共同追求的合作伙伴。这个产业还如此的年轻,我们的市场渗透率只有1%,这是一个市场前景很好的行业,而且我们想让每一个人都从新科技中受益。滴滴的市场是以中国为中心的,那是一个非常复杂而又庞大的市场,需要的算法也更加复杂。如果我们在美国测试我们的产品和算法,我们可以和很多的初创企业分享彼此的成功经验。另外, 不同的产品,在不同国家的受欢迎程度也不一样,比如在巴西,小巴是非常流行的。这就是我们背后投资的初衷和原则。
主持人:这些投资会不会影响你前沿科技的发展?
柳青
:这个产业的发展远比政策发展快得多,每个地方的管辖制度也非常不同。从我们的角度来说,一方面我们需要运用最前沿的科技,另一方面,我们更需要与尽可能多的人合作,否则这个产业就不可持续。因此,我们也与出租车公司合作,有几百万的出租车司机也在从滴滴受益,我们不收取出租车司机的任何费用。
主持人:你们做些什么呢?你们共享信息?
柳青:
不止这些,我举个例子,对于出租车司机,他们每天最头疼的一个问题就是最后一单,如果路线特别远,他们回来就太耗油了。很多的司机,有时候要在车上睡一晚,只为了第二天早上回来的时候还能搭载一个乘客。于是我们发明了一个“回家”的按钮,当司机干完一天的活,要收工的时候,他只需按一下这个按钮,系统就只会给司机分配和他回家顺路的乘客。很多的出租车司机都在用这个功能。这些就是我们在和其他组织合作的一个例子,我们也和城市合作解决交通问题。我不认为在与他人合作以及发展自己的前沿科技方面有任何的矛盾。
主持人:昨天还是前天,有则消息说Uber在伦敦遇到一个很大的问题,你怎么看?是不是体现了共享交通与当地政府的冲突呢?
柳青
:我也是刚从报纸上看到的。在不同的地区,规则迥异,我们需要好好理解。同时,我相信运营商和政策制定者总会找到一些共同目标。拿中国举个例子,双方的一个共同目标就是减轻交通拥堵,降低环境污染,提高交通安全。那么就让我们双方合作,来一起解决这些问题。大家可能都知道,现在中国政府在大力推进电动汽车,所以我们就和市长们说滴滴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动汽车使用商,因为司机们喜欢他,司机们每天要驾十多次车,对他们来说电动汽车为他们省了很多的汽油。所以,我们就跟市领导者们协商,共同提倡电动汽车的使用。其实我们是可以和政策制定者有很多的共同目标, 我在这方面还是很乐观的。我相信科技最终会改变交通的方式。
主持人:你是指自动驾驶?
柳青:
自动驾驶是目前非常火的话题。首先,我们来看看发明自动驾驶的原因,为什么需要自动驾驶?我认为,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安全问题。每年在交通事故中丧生的人有130万人,这比嗑药或者战争死的人多多了。如果我们后退三十年,可能会觉得这个数字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所以,我们讨论自动驾驶的时候,前提就是这个技术可以让交通更安全,很多人相信这一点,这个技术也越来越成熟,不过我们要循序渐进,要小心前行,先在部分城市测试,之后再大范围推广。永远记住, 安全是我们的第一要素,而非技术本身 。
主持人:这个问题也许很快就会被解决,我们也许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无人驾驶技术,不管是从用户还是生产商的角度,你认同吗?这个进程会不会因为安全等方面的原因被放缓?
柳青:
自动驾驶这个应该是世界的趋势。我认为我们更应该把重心放在这个技术有多么的安全,而非关注这个技术能多快投入市场。在一些特定的领域,这个技术大有用武之地,比如物流等。目前,我们还没有使用自动驾驶技术。我倒是想分享一下,我们在交通安全方面做的努力。统计数据显示,每一亿英里的道路上就会有1.6人因车祸死亡,而我们平台上的这个数字是0.6。这远比平均数低得多。我们运用了安全驾驶技术,而且乘客会对司机进行评价,如果司机开车非常的危险,他的评分就会很低,我们就会警告司机。我们也有风险控制系统,也特别有用。所以,在安全这方面,我们应该循序渐进,而非贸然转向新技术, 那样太危险了。
主持人:你的父亲是联想的创始人,每个人都知道后来收购了IBM的Thinkpad,你是否命中注定要进入科技行业呢?
柳青:
我总是觉得有这样一种使命。
主持人:你更愿意把自己的公司说成是一个高科技公司呢,还是交通运输公司?
柳青:
我认为两者兼有。因为这个产业不仅要发展科技,而且是在运输每一个真实的人。他不像是云或者互联网技术,所以肯定是两者兼有的。我在北大和哈佛修的是计算机专业,科技一直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主持人:中国在为女性提供科技创新的机会多吗?比硅谷好些?
柳青
:我想两者都面临着很多共同的挑战,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背后还有很多文化的因素。以我个人为例,当我开始职业生涯的时候,我可以做很多工作,但是我不想说太多,开会的时候,我只想坐在角落里静静地听。我那个时候很担心大家对我的看法。庆幸的是,中国在创新和科技领域,有很多非常好的女性导师,我对她们充满了感激,而且我自己也有一些个人的经验。
两年前,我被诊断得了癌症,那个时候我意识到了生命的短暂。我们一生有很多事情需要妥协,但是请不要对真实的自己妥协。这让我如释重负,也有很多的女性和我一样有同样的问题。因此,我们成立了滴滴女性网络,我们为我们的女性员工找非常好的职场导师,去分享她们的成功经验。我相信只要你能做自己,有很多的事情是可以完成的。我谈的纯粹是自己的个人经验,这条路是一段不断学习的旅程,不过很有价值。
主持人:你的癌症怎么样了?
柳青:
我来旧金山就是来治病的,在这三个月里,大多时候我都用Lyft(“来福车”)出行,然后我投资了Lyft。我的妈妈在中国的时候不用任何共享汽车的软件,来这里后,我们没有人帮忙,她现在已经是Lyft的超级粉丝了。 在这里的生活是非常好的经历。现在,我的病已经被治愈了。
主持人:恭喜您。再问您最后一个关于中国的问题,大家都认为美国是技术发明大国,硅谷也好,很多很多的好科技都来源于美国;而中国更像是复制大国,很多的技术都是从其他国家复制来的?中国现在的创新如何?
柳青;
我坚信很多的好技术将会从中国辐射到世界,而且我认为科技在改变中国。30年前,当初我长大的时候,主要的交通工具还是骡马,骆驼等等,如今,像在北京这样的现代化大城市,人们出行都不用带钱包了,电子支付随处可用。我想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中国的市场如此巨大,以至于真的可以滋生新技术的诞生;因为人们有各种各样的需求。我们公司定期要求公司高层,去体验滴滴司机的生活,驾车体验顾客的需求,我不会驾车,所以我就让我一个同事陪我。我们接到一个乘客订单,那是一个年轻小伙, 他上车后,我同事跟他介绍说,这位是柳青,是滴滴打车的老总,这个小伙一点都不惊讶,还问要一些打折券。
我说打折券没问题,你要完成我们一个调查问卷,他是个大三的学生,他靠家教可以赚些外快,不过这些外快也都会被他花光。他不像其他学生要挤公车或者地铁,他 喜欢用私家车,喜欢网上购物,他没有信用卡,不过他用阿里或者腾讯的支付系统。科技赋予新生代新的力量,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我相信他们会发明出很多的新的技术,我们刚才也谈论了很多我们公司自己发明的产品。科技在改变中国,也在改变世界,在巴西或美国我看到太多创新的技术。
我相信创新无处不在,如果有这么多的人追求更好的生活,必定促进创新的诞生。
责任编辑:洪燕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滴滴,柳青,女程序员,《查理·罗斯访谈》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