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力普惠金融落地,飞贷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

杨逍

2017-10-23 11:24

字号
在金融科技的助力下,中国的普惠金融建设正日益走到世界前列。
“中国的普惠金融发展时间要相对短一些,不过幸运的是,我们数字化的普惠金融走到了世界前沿。”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表示。
贝多广口中的数字化普惠金融,便是应用互联网、大数据等科技手段推进普惠金融的落地。而实现数字化的普惠金融,一条路径是,金融机构自我革新,从内部进行互联网转型,另一条路径是,寻求外部合作,借力金融科技企业,迅速转型升级。
对于众多传统零售信贷金融机构来说,自身并不具备适应高并发量承载、极速交互体验的移动端IT解决方案,以及适用移动端的量化风控能力,意味着向移动端转型要付出巨大的时间成本、资金成本。
这种情况下,寻求成熟的外部合作成为更好的选择。
基于此种市场状况,10月19日,在移动信贷领域深耕多年,作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的全球领导者,飞贷日前宣布战略升级对外输出其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解决方案,在零售信贷市场上服务更多金融机构。
“飞贷把它已经摸索、打磨得比较到位的体系提供出来,从服务C端用户走向为B端用户赋能,这是它跟其他金融科技公司不一样的地方。”费埃哲(FICO)中国区总裁陈建表示,“飞贷输出整体技术解决方案,对业界是大好事,对于中小型金融机构是特别大的好事。”
普惠金融蓝海
毫无疑问,普惠金融在国家政策层面正得到前所未有的支持。
2016年9月,G20杭州峰会上,数字普惠金融被列为重要议题之一,中国为了在G20峰会上推动普惠金融议题,制定了《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这是国际社会首次在该领域推出高级别的指引性文件。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表示,要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要率先做到,突出差别化考核评价办法和支持政策,有效缓解中小微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为什么有普惠金融,因为传统的金融市场对中小微弱排斥。”贝多广指出,所谓中小微弱,是指中小微企业加上在金融服务方面比较弱势的群体,例如农民,“普惠金融相较于传统金融更加包容。不在于你贷款多少,而在于你给谁贷款。”中小微弱正是普惠金融的服务对象。
央行统计显示,2016年12月末,我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企业贷款余额的32.1%,占比比上年同期高1.6个百分点。政策支持下,近年来我国的普惠金融有所发展,但仍旧供给不足。“实际存在的普惠金融需求巨大。在人民银行今年发布的2016年金融报告中提到,去年的小微及个人消费信贷规模接近23万亿,这依然是没有被充分满足的需求。”飞贷首席产品官卜凡德指出。
飞贷破局传统零售信贷转型
在政策引导以及市场需求下,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纷纷在普惠金融领域发力,尤其是零售信贷业务。
《零售银行》出品人曹旭东表示,“目前来看,国内银行业的资产业务里,80%是对公,20%是零售资产业务。零售资产业务里,好的银行已经做到五五分。此外,在零售产品里面,大多数银行抵押类的贷款资产占大部分,10%到20%是个人信用贷款,有些银行零售资产业务里,它的信贷业务已经做到50%多,最高是做到了60%。”银行零售信贷业务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不过,小微、零售业务也有其自身壁垒。零售信贷的特点是小额、高频,对于做惯了对公业务的银行来说,是个挑战。此外,在移动化、智能化充分发展的今天,信贷产品的易得性,用户体验的好坏,对于零售信贷的成功与否至关重要。
“飞贷这款产品上,我们发现,有一个客户一年的时间里提款了168次,我们当时很惊讶,这是什么样的客户?为什么会这样提款?后来知道,这个客户是小商品批发的,他频繁进货出货,要有快速的资金周转服务。”卜凡德说道。
小商品批发,一年168次提款,这样的客户无疑是普惠金融的服务对象。如此高频的需求,也需要信贷提供方有更加快速的响应能力,对于传统金融机构来说,恐怕难以做到。
过去7年多的时间里,飞贷都在零售信贷领域深耕,经历了三次转型,从2012年的信贷工厂,到2013年O2O飞侠模式,再到2015年全面转向移动互联网,深知其中不易。
卜凡德根据飞贷过往的经验指出,银行转型过程中可能面临三个方面的巨大成本,第一,漫长的自主研发周期,导致错失时间窗口,慢人一步,或只剩市场的残羹冷炙;第二,经验和数据的积累,需要交付巨额试错成本,风控、科技成本的暴增是必然;第三,承受资金亏损压力,转型中风控、科技的不确定性,抬高了风险成本,加大资金亏损的可能性。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不具备IT科技实力的传统金融机构,迫切需要外部合作加持,以加快转型,降低成本。
基于助力金融机构移动化转型升级的考虑,10月19日,飞贷宣布战略升级,从服务C端客户转变向金融机构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解决方案,助力普惠金融落地。
“金融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在于获取资金、投放资金从而获得盈利,而整体的信贷解决方案是方方面面的,非常博大精深。术业有专攻,所以有了飞贷转型赋能金融机构,这对于很多金融机构伙伴来说意义重大。同时,这一整套体系是飞贷过去几年成功证明的,行之有效,然后赋能金融机构,这一点我认为非常好。”陈建指出。
财经作家吴晓波通过长期对飞贷的观察评价道:“7年,飞贷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我见过很多混乱的金融企业。今天这么厉害的技术飞贷团队做出来了,送给飞贷四个字:稳、好、快、省。”
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全球领先,助力普惠金融落地
在2015年移动化的助贷产品推向市场之后,用户数量迅速增长76倍。“如果我们再努力一点,做1000亿也是有可能的,但1000亿和23万亿的市场相比依然是很小的数字,我们没有办法满足这么多的需求。而庞大的金融机构队伍能够满足市场需求,他们缺的是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卜凡德表示。
“从我们8月份决定战略升级,到现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经有接近50家的各类型金融机构前来沟通交流,这里面有银行、小贷公司,也有海外金融机构。已经有近10家金融机构与我们达成了初步合作意向。”卜凡德说道。
金融机构看中的是飞贷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实力。目前飞贷研发并产品化了九大模块,构成移动信贷整体技术输出的体系,分别是产品、科技、核算与清算、风控、贷后管理、大数据、客户价值管理、品牌营销、经营决策。
影响金融机构普惠金融业务发展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小微弱群体信用数据的缺失,对于风控要求的提高。以飞贷的风控体系来说,“我们有多年的数据和经验积累,同时通过与风险管理领域世界排名第一的FICO合作,构建了一套智能化、自动化及可量化的动态风险管理体系。”卜凡德介绍道。
财经评论人叶檀则评价:“飞贷不像阿里、京东,需要买东西才有数据,飞贷不依赖于特定消费或社交场景的数据,是真正的风控系统。如果飞贷把这套技术系统,运用到金融机构,那我相信中国的信用时代就真的到来了。”
飞贷的前端是经过多年经验积累构建起来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后端更有戴尔、Intel有力的基础架构支撑。“飞贷重点是提供一些具体的算法,软件的编程,比如说核算体系,风控的软件等。作为飞贷的合作伙伴,戴尔企业级解决方案专注于IT基础架构、数据中心基础架构、服务器、存储、网络,以及基于跨公有云、私有云的混合云架构搭建。”戴尔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IT架构解决方案事业部总经理曹志平表示。
7年积累,如今全面开放,是飞贷坚定发展普惠金融事业的决心。正如贝多广所言:“飞贷为普惠金融传达了一种信心,现在中国94%以上的中小微企业还没有得到相应的金融服务,飞贷团队7年扎根取得的成果,为全世界普惠金融发现了一条捷径,对普惠金融是一种指引,用金融科技推动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建设。”
(文章转载自: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毛玮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