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陈海泉:微创治疗并非切口越小越好

澎湃新闻记者 许珈

2017-10-25 11: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微创治疗,不能仅停留在切口小这个层面上。
在2017 胸部肿瘤规范化治疗上海国际论坛的间隙,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胸部肿瘤多学科诊治组首席专家、肺癌防治中心主任陈海泉教授接受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采访。
陈海泉指出,微创手术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
如今,微创手术早已不稀奇,“切口小”曾令微创手术一举成名,但这只是一部分。陈海泉教授指出,真正全面的微创治疗,应该是在多学科参与下,为病人选择合适的手术、合适的切口,保留正常的肺组织和淋巴结,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手术,并平衡切口、脏器和系统损伤。
作为美国胸外科医师协会(STS)第一位来自中国的国际理事和美国胸外科学会(AATS)最早的现任会员。去年,陈海泉教授受邀作为AATS96届年会共同主席主持普胸General Skill Course。向世界介绍肺癌、食管诊治的中国经验,以中国数据发出中国声音。在胸外科领域,在AATS和STS历史上,这是一件“前无古人”的事,而陈海泉教授希望能“后有来者”。
切口小,恢复好?错
2001年刚开始做肺癌微创手术,陈海泉教授记忆犹新,用了11个小时。如今,他做过最快的一个微创手术,只要5分钟。曾经的微创手术,以切口小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时至今日,如果还在炫耀“切口小”、“少打洞”,那就真的落伍了。
陈海泉教授表示,微创治疗的优势在于减少手术损伤的同时实现更好的治疗效果。而手术的创伤主要有三个来源:看得见的伤口创伤、看不见的脏器损伤和对全身系统的影响。
在肺癌微创1.0时代,微创的理念还局限于“小切口”和“少打洞”的腔镜技术层面,追求可见创伤的最小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胸外科手术执着于切口越小越好。大家都认为切口小,创面就小,有利于患者的术后恢复。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许多回顾性文献表明,尽管病人的手术创伤有了明显减小,但在早期患者中胸腔镜手术对患者的预后并无显著改善。
尽量不切,尽量少切
在肺癌微创2.0时代,医生所要追求的就是在提高手术安全性的基础上,最大程度保留患者肺功能,减少脏器损伤。也就是说,手术依旧要切口小、打洞少,但还得精确划定手术范围,减少术中器械游离对正常组织的伤害,致力于将胸腔内部的损伤降至最低。
说起来容易,可如何才能保证肿瘤的有效切除?这并非医生在手术中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需要有循证医学的证据。陈海泉教授团队在手术之余,又开展了相关的临床研究。在他看来,外科医生在手术外的思考、研究从来都不是“吃饱了没事做”,拿得出手的证据才是硬道理。
2015年12月,陈海泉教授团队的研究成果“术中冰冻切片的准确诊断是治疗周围型小病灶肺腺癌的有效方法”,在国际肿瘤领域权威学术期刊《临床肿瘤学杂志》(JCO)发表,该项研究结果显示,通过术中快速冰冻术的病理判断,早期肺癌只用做部分切除就可以达到治疗目标,无需切除肺叶;但对原发性的浸润性腺癌,则仍需做标准的肺叶切除加淋巴结清扫。该病理诊断的准确率可达99.5%,为保证肿瘤的有效切除、避免脏器的不必要损伤提供了精准依据。
全面微创需多学科配合
陈海泉教授指出,微创手术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在手术过程中,除了减少脏器的损伤,还要选择性的清扫淋巴结,尽可能保留正常的免疫组织,以减少全身性损伤。
“2015年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思考全面微创3.0的概念,去年初步成型,今年发表了文章。”陈海泉教授介绍,全面微创应该是一种运用腔镜技术、由多学科共同参与,在治疗中为病人选择合适的手术、合适的切口,保留正常的肺组织和淋巴结,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手术,平衡切口、器官和系统损伤。
目前,“全面微创治疗3.0”的研究已经被国际顶尖期刊《外科学年鉴》(《Annals of Surgery》)接收,在“外科学展望”一栏中在线发表了这一重要述评文章,将为肺癌微创治疗领域的探索提供重要参考。
要真正做好这些,病理科的介入也至关重要。“术中快速病理诊断,10-20分钟可以出结果。”陈海泉教授解释,在对周围型小病灶肺腺癌的微创治疗中,术中病理诊断结果直接决定微创手术的范围和策略。
在医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不能再执著于追求手术形式上的“切口小”。“我们的目标是:病人活得长、活得好。”陈海泉教授直言,肿瘤医院的肺癌患者5年生存率已经达到全世界领先水平,早期肺癌患者,不单是活5年,5年不复发都已是百分百。
责任编辑:陈玉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海泉专访,多学科,微创治疗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