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公墓》:低配版“暮光”,逗观众一乐

Erma冯

2017-10-25 16: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注意:本文有剧透
万圣节将近,然而10月中下旬的电影市场,唱主角的除了引进片《王牌特工2》与《天才枪手》之外,撑台面的国产电影仍然是国庆档期上映的那几部。
恐怖片的存在感如此薄弱,以致10月20日上映的《蝴蝶公墓》,累积票房才艰难地突破300万元,甚至因为有效评价人数不足,在豆瓣网上连评分都没有显示——对电影的制作方而言,也真是“秋风秋雨愁煞人”了。
《蝴蝶公墓》海报
《蝴蝶公墓》本有一个还不错的牌面。原著作者蔡骏,号称“中国悬疑小说第一人”,小说畅销多年,是不少读者观众青少年时期的噩梦来源——对悬疑小说作家和恐怖小说作家而言,这不是贬损而是褒奖。《蝴蝶公墓》的小说问世十年,在豆瓣网上的评分为6.6分,也算是不大不小的IP。
电影导演马伟豪,尽管近年来的作品如《河东狮吼2》等都是扑街之作,毕竟也曾拍出过《新扎师妹》系列与《河东狮吼》这样的及格线上商业故事片;监制文隽,也是香港电影圈的老人儿,近几年的几部“大制作”恐怖片如《绣花鞋》《京城81号》《魔宫魅影》等,皆由其编剧。
《蝴蝶公墓》早在2011年便已立项,官宣的女主角是时年刚凭借《孤岛惊魂》创下国产恐怖片票房纪录的杨幂。项目延宕多年,女主角换上了名气远逊的小花演员张俪,配戏的男演员锦荣、李子峰等同样谈不上有票房号召力,演员阵容上唯一的噱头是友情客串的李若彤。
片酬开支削减不少,省下来的制作经费大概都用在出外景和制作特效上了。这个思路是对的,不过捉襟见肘的视觉效果,配合上枯燥乏味的剧情,也还是让观众看得如坐针毡,只恨为什么要自找罪受。
《蝴蝶公墓》在豆瓣网上的标签为“爱情/奇幻”,或许是片方也知道国产恐怖片在观众心中等同于粗制滥造的代名词,有意与之划开界限。电影叙事的内核仍然是痴男怨女的生生死死爱恨情仇,不过加上了一层悬疑与惊悚的外皮。
有“奇幻”的标签作为护身符,《蝴蝶公墓》终于不用在电影的结尾以精神分裂、嗑药过量、吸入沼气之类的理由强行“降魔驱鬼”,算是做到了剧情的有始有终。
不过这个低配的《暮光之城》故事,即使远赴布达佩斯取景,也还是有着挥之不去的浓烈中华土味。
电影剧情讲述张俪饰演的舞蹈家尚小蝶,应某文化基金之邀前往布达佩斯挑选和指导舞者排练《蝶舞》,赫然发现基金继承人庄秋水(锦荣饰)是自己五年前不辞而别的恋人。庄秋水身份神秘不明,而随着剧团舞者的相继出事,尚小蝶亦同样身陷险境。
应该说,电影在前一个小时所营造的恐怖气氛大体基本到位,尽管靠的还是国产恐怖片装神弄鬼、虚张声势的那一套,高度依赖忽明忽暗的灯光效果、以及演员们夸张放纵的尖叫,对于胆小的观众,惊吓度也还是够用的。
影片的问题在于不思进取,浪费题材。
希区柯克的经典灾难片《鸟》,开创性地用特技效果惊吓到密集恐惧症患者,也成为后世大量惊悚片和恐怖片争相效仿的对象。徐克1979年的电影《蝶变》,便是偷师成功之作。
《鸟》(希区柯克,1963)与《蝶变》(徐克,1979)
蝴蝶与蛾类昆虫破茧而出的生物学行为,在人类心理学上的象征意义,在1991年的经典电影《沉默的羔羊》里得到深入讨论。
不过二十多年过去了,《蝴蝶公墓》对蝴蝶意象的理解,仍然停留在男女情爱的陈旧思路里,恐怖镜头的设计则照抄老片,但又抄得漫不经心,人蝶大战的戏码浅尝辄止,像是吝惜特效经费。
香港导演拍商业电影,讨好观众的意图太过明显,一味在电影里“添料”,但不肯细下心思揣摩观众喜好的变化,结果马屁拍在马腿上,反而让人嫌弃。
电影中温泉浸浴的一场戏,根据导演马伟豪的拍摄札记,在零下七度的户外夜间拍摄,演员相当遭罪。但这一组纯为讨好成年男性观众的香艳镜头,丝毫起不到招揽观众的作用,只显得影片低级下流。
《蝴蝶公墓》剧照
电影让舞者相继殒命,安排不同的死法,是恐怖片“大酬宾”的促销思路。不过死法缺乏想象力,与美国恐怖片《死神来了》系列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即使量产的恐怖片重情节不重人物,《蝴蝶公墓》对女性互相之间竞争合作关系的理解,停留在塑料姐妹花式的单薄虚假层面,也还是俗不可耐。
女配角们纸片式的人物设定,廉价的服装和妆扮,让影片混同于草台班子拍摄的网络大电影,即使在布达佩斯的城堡上演了一出华丽的化妆晚会,也拯救不了整体而言山寨非主流的审美趣味。
全片唯一的亮点仍是李若彤的惊艳亮相,“姑姑”人过中年,依然保养得宜,气质体态从容优雅。不过作为功能性角色,娜塔莎夫人一角,远不如李若彤年轻时在《天龙八部》中饰演的王夫人有发挥空间,实在唐突佳人。
李若彤
电影在前一个小时埋下的悬疑伏笔,用三十余分钟的密室群斗戏解谜。马伟豪终于拿出了执导多年商业片的正常功力,在不深究剧情逻辑的前提下,也还是可以一看的。
影片在这一段落的场面调度,与2011年叶伟民执导的新版《倩女幽魂》(余少群、刘亦菲、古天乐等主演)高度相似,也难怪马伟豪与叶伟民两人是合作共事多年的“难兄难弟”。
不过经费上的贫穷或许还是限制住了导演的想象力,庄小蝶与曼丽(汪小敏饰)化身为蝶,空中盘旋缠斗的武打戏,特效廉价马虎,让人还以为是在看X视影业厂标的真人加长版。
《蝴蝶公墓》剧照
尚小蝶被诱骗来到布达佩斯城堡,原因是其血清中的特殊成分,或可医治庄家男丁遗传的不治之症。奇幻故事片的剧情设定当然可以信口开河,不用事必有据,但跟蝴蝶公墓什么的也沾不上关系,何况电影中的墓园,埋葬的基本都是庄家族人,不是公墓,说是“私墓”还差不多。
剧本声称经过八稿打磨,原作的灵光磨光殆尽,徒然剩下个题目跟人名。
《蝴蝶公墓》剧照
电影用生死问题考验恋爱中的男女,比起《京城81号2》里用生育问题考验婚姻中的男女,更理想主义化,虽然理想主义得浮夸,也还是更接近商业电影的本质——不负责提供价值观,只负责制造感官刺激。没人想要在爆米花电影里苦大仇深地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算物价。
《京城81号2》打正“悬疑/惊悚”的标签,玩弄双线叙事,华而不实,结果拍成了不孕不育症的求医问诊宣传片。《蝴蝶公墓》空有蔡骏的IP加持,叙事也还算流畅,几个勉强胜任惊吓观众的恐怖镜头之后,画风陡转成“爱情保卫战”,简直要笑死胆子大的恐怖片老主顾们。
《蝴蝶公墓》剧照
恐怖片之于类型片市场,就如同鬼屋之于大型主题公园,市场份额尽管不大,也算是“刚需”。2014年的《京城81号》,探出的市场单片规模高达4.12亿元。2017年暑假上映的《京城81号2》,尽管票房只有2.1亿元,接近前作商业成绩腰斩,也还是投资回报比可观。
不过缺乏大明星大制作的中小成本国产恐怖片,如果剧作上不肯踏踏实实下苦功,就只能像《蝴蝶公墓》这样,成为“折翅的天使”,土不土,洋不洋,或许能吓死个把胆小的,但更多的是笑死胆大的。等观众都被吓死和笑死之后,市场也就真要成为一片死寂的“公墓”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蝴蝶公墓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