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关读书会|从《总统人格》看特朗普:如何理解他的任性随意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尹继武

2017-10-26 11: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美国的乔治夫妇所著的《总统人格:伍德罗·威尔逊的精神分析》一书(亚历山大·乔治、朱丽叶·乔治著,张清敏译,中央编译局出版社,2014年)是领导人心理传记的典范之作,同时也揭示了威尔逊总统的个人特质对美国在20世纪初的世界舞台上扮演的角色发生了何种影响。国际政治研究需要宏观的、战略层面的器局和眼光,而结合微观层面的探微烛隐,则可以使我们对国际局势的风云变幻,大国之间的纵横捭阖有更为全面、深入的洞察。《总统人格》一书对当下国际政治的现实意义何在?请看本文对特朗普所做的心理分析。
领导人是国际舞台的主角,他们的性格与喜好,直接影响着内政和外交。因此,探究领导人的命运及其缘由是理解政治世界所不可或缺的环节。半个世纪前,乔治夫妇出版的《总统人格:伍德罗威尔逊的精神分析》一书,是总统心理传记领域最为经典的著作。在这本书中,乔治夫妇娓娓道来,依据丰富和权威的一手资料,剖析了威尔逊的个性及其起源,并对威尔逊政治生涯的决定性影响。在随后的数十年中,引发了学术界的极大争议,相关批评聚焦于个性的作用及其限度,但它成为领导人心理传记的典范,同时也是一座无法超越的丰碑。2016年,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的横空出世,斩获桂冠,重新点燃了对于领导人人格及其功效探究的热情。
《总统人格:伍德罗威尔逊的精神分析》书封
威尔逊总统政海沉浮的性格之源
也许中国人对于威尔逊总统并没有特殊感觉,但他是美国历史上有名总统之一,所提出的“十四点计划”也是国际关系理论经典文献之一;在他的领导下,美国参加一战,从而改变了世界格局。吊诡的是,充满理想主义和国际主义情怀的威尔逊总统,在一战结束后,虽然亲赴欧洲,设计战后秩序,但在内政上挫折重重,国联的提议在国会遭遇流产,成为威尔逊一生的两个悲剧之一。这又直接影响到美国与一战后欧洲秩序的关系,间接影响了二战的爆发进程。
要解释威尔逊总统的政治挫折,他的失败固然不是单因素的缘由。但威尔逊的个性,在他人生重要关头,面对各种政治大佬,父亲式的权威人物时,他总是表现出惊人的一致行为模式:面对权威,他绝不屈服,不容许别人干涉他的权力,他固执己见,永不言败,甚至僵硬不懂变通。这一切,均缘由他的自卑情结,他对于强烈低自尊感(自尊感强容易形成虚荣心,过低则容易自卑)的维护,以及对于父亲式权威与权力的反抗,自始自终,贯穿一生。
威尔逊的个性,起因于童年时期,在家庭环境中与父亲关系的塑造。他的父亲冷淡,刚毅而睿智,在如此苛刻父亲的阴影下,威尔逊的成长缺少关爱和认可,他从小就无法获得较高的家庭认可和评价,同时无法获得正常的自尊。为此,威尔逊极力通过获得更大的政治权力,通过向美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关爱来证明自己,同时也是对于父亲的一种反抗。
威尔逊的固执、不容干涉、进取、僵硬的个性,伴随着他的成长,是他政治生涯创造巅峰的驱动力,也是他在普林斯顿当校长时在研究生宿舍选址上受挫的根源,虽然在新泽西议会甚至同国会的关系中获得了胜利,但他面对那些“父亲”式的权威、领导或对手时,永远是关系紧张、固执、不愿放低身段,因此他并非总是那么的幸运。在国联方案的斗争中,洛奇参议员看穿了威尔逊的个性及其弱点,故意刺激威尔逊的低自尊,引发威尔逊非理性的报复,更加执拗不懂变通,乃至国联方案遭遇国内流产。
凡此种种,我们看到,威尔逊自幼形成的性格,在他每次政治生涯中的“大考”时,均成为理解他的言行模式、思维特点及其政治后果的核心要素。更为重要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威尔逊无法改变自己,导致无法改变自己的政治命运。虽然领导人的人格强调是差异性,即每位领导人都具有自身的性格特点,但对于他自身而言,在不同时期和不同情境下,性格成为解读功败垂成的密码。
如何猜透特朗普?做个心理分析吧
《总统人格》给我们的启示是,要预测一个总统的行为模式,他的政治生命,他对于国家内政和外交乃至国际关系的影响,必须从最为微观性格分析入手。乔治夫妇在1998年出版的《总统人格及其表现》,以及巴伯1972年所著的《总统的性格》名作中,均提出了性格分析手法,并试图理解战后美国总统的政治沉浮。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上台,这位言行与众不同,极富个性的领导人,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理解特朗普的内心,是理解特朗普言行的基础,也是理解特朗普时期他的领导风格、内政外交政策及其对国际关系影响的重要线索。
特朗普的人格特质,展现出一个矛盾和多维的领导人形象。他不受传统约束,喜欢折腾出新,招式也怪异,不符传统。他又极其自恋,时刻将自己置于世界的中心,全然不顾周遭环境的感受,正因为如此,他的宜人性(心理学“大五”人格测试中的维度之一,考察个体对其他人的态度)差强人意,跟他共事很难说是一种享受。他又任性随意,对政策的政治后果,他的言行的后果难以有着清晰的认知。
所以我们看到,特朗普政府的内部团队,极为不稳定,辞职成为家常便饭,都不需要他主动说“你被炒了”。当然,商人出身的他,又有着精明和理性算计的一面,因此斤斤计较,凡事理性权衡,都可以用来交易和交换,不必受到意识形态的价值观束缚。这在特朗普对美国的各种国际义务、联盟义务等处理中表现明显,他要的是别人买单,而非美国基于国际义务的责任。
作为一个有着如此矛盾和多维的人格特质的领导人,特朗普也呈现出恒定的一些战略行为特点、行事风格。
其一,他的承诺可能是任性和随意的。特朗普的很多言行,并非经过传统复杂的官僚政治程序而作出,他自身也并没有具备丰富和专业的内政和外交知识。加之他喜欢在推特上随意发表各种耸人听闻的言论,时刻对相关盟友、战略对手等进行外交传话,信号表达,甚至军事威慑。但这些表达未必是非常严肃和精心设计的,更多是特朗普的随意和任性的表现,在多次重复而并没有真正兑现之后,这种表态的真正含义及其效用会大为下降。在看待特朗普所表态的一些积极战略定位,双边关系的合作关系定位时,或发动威慑时,其承诺的可信性同样也是大可质疑的。
其二,他的内部政治风险是较大的。特朗普的内政治理,虽然有一定的成绩,但总体上乏善可陈,而他的团队迟迟未组建完成,相关人员、不同派系的博弈和变动极大,可以说特朗普的内部政治面临着较大的不稳定性。同时,在一套成熟和完备的建制面前,虽然他持反建制立场,逐步与美国国内政治有着进一步的磨合,但总是受到的掣肘较大,使得他任性和随意的个性无法随意发挥。这决定了特朗普更愿意进行国际秀,通过国际表演来弥补在国内问题上的压抑感,较为重视在国际上的作为和成就。但反面就是,他的内政不稳定,又会导致外交承诺的可持续性受到不利影响。
其三,他重视领导人个人交往。特朗普虽然受到美国政治的重重压制,但本质上他是强人政治的推崇者,他喜欢商业中“老板”的感觉,自己独断决策,不喜欢传统的官僚政治,更为依靠个人关系。在对外关系上也是如此,他对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并非特别看重,而对于强势的领导人更为青睐,有着很好的印象和感觉。虽然他注重商人的利益和理性,但在领导人交往时,他对内心感受和面子也是极为重视。所以,特朗普的外交与他个人的偏好喜恶息息相关,而他采取何种交往的态度,是基于他对于对方领导人的个性、责任、担当的评价。如果他对对方的期待过高,或认为对方有意欺骗,则可能导致他的非理性的报复。
美国总统是美国制度所培养和选举出来的,但总统的个性影响甚至决定了他的政治成败,应对政治事件时的态度、认知和选择,从而影响他个人的政治生命。国际关系的实践者也是人,人是对外政策和国际关系的主体。特朗普的大选成功,与他的叛逆个性所塑造的形象有关,也与他善于鼓动选民的情绪有关。而他上台以来的种种言行,甚至乱象,无不可以从他的矛盾和多维的人格特质中寻找出根源。
当今世界,一些独特的领导人不仅吸引着世人的眼光,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对自己国家以及国际关系产生重要的影响。人格是一个人一生中较为稳定和长期的情感认知、态度以及待人接物方式的沉淀,犹如雾里之花,时隐时现,又总是在关键时刻能够决定领导人,抑或普通个人对于重大事件的判断及其应对,从而彰显出强烈的跨情境性。反观之,如果深入辨析了他的人格特质,那么就可以对他在不同政治情境下的行为选择作出清晰的预期。正因此如此,要想了解特朗普及其行为模式,如何跟他打交道,深入对其进行心理分析是为最为基础的一步。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本文为作者在2017年10月13日举行的政治心理学凉风书会第63期读书活动暨“乔治政治心理学思想及其当代意义”主题书评会上的发言稿。)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关读书会,《总统人格》,威尔逊,特朗普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