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只兔子成了复活节的象征?

[意]达妮埃拉·特拉萨蒂

2017-10-26 17:06 来源:未读

字号
【编者按】
自古以来,兔子在许多文化中都被认为具有神性,而在另一些文化中,又与诡诈、邪恶、蛊惑联系在一起。世界各地有着千奇百怪的关于兔子的神话传说和典故。为什么兔子会成为复活节的象征?亚洲各国关于月兔起源的传说有何不同?
本文摘自《兔子小史》一书,梳理了兔子在各个文化中的主要符号象征意义,由澎湃新闻经“未读”授权发布。
从符号学的角度来看,家兔与野兔常常紧密联系在一起。随着历史发展,许多古老传说中的野兔也在人们的传诵中逐渐变成了家兔,证实了后者的扩散与驯化。在大众传播中,人们通常都将这两种动物混为一谈。
自古以来,野兔在许多文化中都被认为具有神性,它和埃及神话中的伊西斯、奥西里斯,希腊神话中的狩猎之神阿尔忒弥斯都有着密切联系,它也是阿佛洛狄忒化身成的诸多动物之一。美洲原住民阿尔冈昆人崇拜“兔神”,他们相信,正是兔这种神圣的动物在一场大洪水之后重新创建和整饬了世界的秩序。而在其他部落文化中,不论野兔还是家兔,都是现实中诡计多端的恶徒、传说中蛊惑人心的生物。比如在非洲布须曼人的民间传说中,野兔及它的诸多诡计就被用来解释死亡的起源。而在古希腊关于赫尔墨斯的神话传说中,兔子也有着相似的特点。这位希腊之神本身与野兔一样,亦正亦邪,聪明机智。
野兔在凯尔特民间传说中也占有一席之地。卡西乌斯·狄奥在《罗马史》(公元三世纪成书)中也有着墨,书中提到,在公元六〇至六一年,爱西尼部落王后布狄卡领导凯尔特人向罗马帝国发起抗争。在出征之前,王后从衣服里掏出一只活蹦乱跳的野兔并将其放生,观察其逃跑方向,以此占卜凶吉。专门从事前基督教时期盎格鲁-撒克逊宗教研究的先驱学者理查德·沃斯特根,于一六〇五年发表重要研究成果,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沃斯特根提到,在盎格鲁-撒克逊诸神中,月亮以及“月之偶像”(idol of the Moon),被描绘成一位身着兜帽,生有一双野兔耳朵,腹前持一面大圆镜的女性,她不仅象征着月亮,也象征着身孕。
公元一世纪时,老普林尼在百科全书式的《博物志》中,也曾建议女性进食雌兔内脏滋阴,男性进食雄兔睾丸壮阳。这些说法,在十五个世纪后,在吉安巴蒂斯塔·德拉·波尔塔的作品《大自然的魔法》中也提到过。身为一名科学家、炼金术士和哲学家,波尔塔与托马索·康帕内拉、保罗·萨比及伽利略等人交往甚密。
传统上,不论野兔还是家兔都被认为是极为多产的动物,因此,在许多古代文化中,它们常常与女性、繁殖、生育、月亮及其运转轨迹紧密联系在一起。它们也常常被视作大地回春的标志。
而今天,在西方世界,兔子被当作复活节的标志之一,想来也并非纯属偶然。
复活节兔子
复活节兔子的习俗,起初来源于一只远道而来的幼野兔,有人笼统地追溯到前基督教时期的求子仪式,还有人甚至直接与盎格鲁-撒克逊之神厄俄斯特(Eostre)联系到一起。许多人认为,她可能是一位与黎明、春季、重生、生育相关的女神,与野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唯一提到过这位女神的原始资料,是英国享有“可尊敬者”称号的比德写于公元七二五年的《时间推算》。当时还是异教徒与基督教徒共同相处的时代。这位教会圣师在作品中演示了推算复活节日期的方法,并告诉我们盎格鲁-撒克逊人曾将复活节称为“Eostur-monath”,即“厄俄斯特之月”,这个阴历月份对应的是复活节月或者说阳历四月。比德进一步补充道,在这个月里,古盎格鲁-撒克逊人会举办各类活动祭奠这位女神。而在他所处的时代,这些活动早已被基督教的复活节新仪式所取代。不过比德没有提到野兔,或许野兔在当时与前基督教的其他春季节日亦有关联。
格林兄弟之一的语言学家雅各布认为,厄俄斯特是与旭日、阳光有关的神灵,这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春季复苏和基督教的复活观念。一八三五年,雅各布在关于日尔曼神话的专著《德国神话》中,提到在古高地德语中,“Ostara”一词很早便拥有了复活节的含义。神明也好,节日也罢,从它们的古名中都衍生出了德语“Ostern”一词,以及英语“Easter”一词,两者都意指“复活节”。随着基督教的传播,这些异教节日风俗也被复活节吸收,同时保留了部分迎接春季来临的古老传统。不过,为什么一只兔子就成了复活节的象征呢?
正如我们在上面提到的,兔子在各种各样的神话故事中都被认为是生育和重生的象征。我们的祖先可能是观察到了兔子在漫长生殖季节中的表现。从三月份左右,它们就开始显现出异常兴奋的行为,这时雌兔还没到受孕时节,而雄兔已经饥渴难耐,它们时常骤然蹬起后腿,四处奔跑,上蹿下跳……诸此种种,人们很难不注意到春季发情的野兔,所以英语中又有谚语“疯得像只三月的野兔一样”(mad as a March hare),而它也正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中三月兔的灵感来源。
说回到基督教的节日庆祝上来,据说公元四世纪时,圣安波罗修发现野兔的皮毛能在春秋两季时变换颜色,每次都焕然一新,因此他将其视为重生的象征。很显然,这位圣师提到的野兔就是雪兔(Lepus timidus),其皮毛在冬季呈白色,在夏季则呈灰褐色。随着历史的发展,家兔渐渐取代了野兔在基督教符号体系中的地位。
复活节兔子作为多产和繁荣的象征,第一次出现可能是在十四世纪时的德国,这与蛋自古以来的传统象征相当契合,它也同样代表着多产、诞生和春季复苏,拉丁语中就有一句“万物皆始于蛋”(Ex ovo omnia)。在随后的数个世纪里,德国和荷兰移民将此习俗传至美国,并由此得名“复活节兔子”(Easter Bunny)。
月兔
西方文化中有复活节兔,东方文化中也有月兔,不过关于月兔起源的传说却各有不同,在阿兹特克神话和美洲原住民神话中,两者大相径庭。在印度教和佛教的神话传说中,一只野兔——现在的说法是一只家兔——为救一个饥肠辘辘的乞丐,舍身投火,以果其腹,而这个乞丐并非凡人,正是神明因陀罗(一说佛祖)。为表感恩,这位神明将这只动物救活,并将其形象印到了月亮上。
这则故事流传的版本众多,在亚洲大部分地区尤其是东亚传播甚广。人们普遍能从月亮的亮面上辨认出一个图像,绝大部分人表示,图像描绘的是一只兔子和它面前的捣槌。其实,这是视觉上也是心理上的一种错觉,更确切地说,这是一种“幻想性错觉”。其他例子还有著名的火星表面人脸照片。
在远东地区,月兔还是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形象。在日本文化中,月兔用捣槌将糯米碾碎捣烂,制成一种名为团子(mochi)的传统甜点。韩国流传的故事也与此相似。而在中国传说中,月兔则忙于为月仙嫦娥捣制长生不老之药。此外,中国还有专为月亮和月仙所设置的节日,称为“拜月节”或“中秋节”。
一九六九年人类登月前,“阿波罗”号上的宇航员与休斯敦基地的对话中也提到了月兔。这番对话的文字稿显示,休斯敦基地的工作人员简要地向宇航员们讲述了中国的月仙及月兔的传说,巴兹·奥尔德林(一说迈克尔·科林斯)回答道:“好的,我们会睁大眼睛留意兔女郞的。”
符号中的兔子
四世纪左右,中国出现了一个标志,并沿着丝绸之路流传开来。这个标志刻画了三只野兔(或者家兔),它们围绕着一个圆圈奔跑。每两只兔子共用一只耳朵,因此在标志中一共出现了三只耳朵,中央构成一个三角形。这个标志,如同特里纳克里亚三曲腿图一样有着三重旋转对称性,起初与佛教密切相关,代表着平静与祥和。在跨领土和跨文化的传播中,它又与丰产和月运周期产生了联系。在欧洲中世纪的教堂,特别是在法国、德国、英国,这个图案反复出现,被认为是三位一体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此外,在德国、乌克兰、白俄罗斯建于十七和十八世纪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木质教堂里,也出现了这个图案的身影。尽管兔子被认为不符合犹太教义,它还是被赋予了积极的象征含义,也经常出现在犹太人民的符号体系当中。再举一例,在曾属古加西利亚的城市霍多洛夫的一座犹太教堂里,一七一四年完成的天顶繁复图画装饰的中央描绘了一只双头鹰,其脚爪牢牢地抓着两只兔子。
宗教中的兔子
中世纪的动物寓言集里,野兔和家兔经常代表着那些皈依基督教的信徒。在宗教艺术中,兔子也并不罕见,有时候是积极正面的形象,特别是白兔,羞怯纯洁;有时候则是消极负面的形象,污秽暧昧。
说到兔子的积极正面的形象,在英国约克郡贝弗利的中世纪圣母玛利亚教堂就能找到。在这座以众多石刻圆柱而闻名的教堂里有一处圣米歇尔礼拜堂,在其入口处的其中一根圆柱上,有一尊朝圣者打扮的兔子雕像,可上溯至一三二五年左右。在大不列颠,很多人认为正是这尊“朝圣兔”(Th¬e Pilgrim Rabbit)给予了刘易斯·卡罗尔创作《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白兔一角的灵感,因为这一兔子雕像与约翰·坦尼尔为书所绘制的初版插画非常相似。
我们在《圣母与兔》这幅画作中也能明显看到兔子积极正面的形象,这幅作品由提香于一五三〇年受费德里科·贡萨加之托绘制,现藏于巴黎卢浮宫。画作中的圣凯瑟琳将圣婴投入玛利亚的怀中,玛利亚被身旁的白兔深深吸引,伸出左手去抚摸它,这里的白兔象征着一切纯洁和美好。
最后再举一例,由吉罗拉莫·达伊·利布里于约一五〇〇年所创作的画作《圣乔万尼·巴蒂斯塔和圣吉罗拉莫与圣子诞生》,俗称“圣诞兔子”,现藏于维罗纳老城堡博物馆。画作描绘了玛利亚诞下圣子,圣约瑟夫和两位圣人在一旁朝拜的场景。圣子微笑着将目光投向两只从窝里怯生生跑出来的兔子,它们十分警觉,提防一切可能出现的危险,对此刻正在发生的盛大事件浑然不知。这两只心神不定的兔子,被认为是凡人的象征,而圣子向它们投去的目光,则被认为是毫无保留的神圣之爱。
至于全然消极负面、让人心神难安的兔子形象,位于沙特尔主教堂南面的石刻就是一例,石刻的浅浮雕上刻着一个魔鬼模样的兔人凶狠地将一名少女头倒吊着掳走。另外,在巴黎圣母院诸多浅浮雕的其中一块上面,刻着一名骑士被兔子贸然袭击,骑士随即弃剑落荒而逃。同样的场景也多次出现在圣母院的玫瑰花窗玻璃上。
即兴喜剧
让我们把视线从神圣转向荒诞。喜剧丑角阿尔莱基诺的传统形象里,他的帽子上总是挂着一条野兔或家兔的尾巴。在即兴喜剧中担任滑稽佣仆一角的小丑,通过这一元素,突显了角色的油滑、蠢笨和怯懦。
联想到许多文化中调皮捣蛋坑蒙拐骗的兔子形象,以及与之相关的迷信,似乎可以从这些兔子的性格特点中,构建起小丑这一角色不明起源的一鳞半爪,而经常出现在他正面以及面具上的鼓包,或许是恶魔残余的尖角。不少学者认为,十六世纪中叶出现的阿尔莱基诺一角,可能是源自某个去妖魔化和人类化的人物,即德国神话故事中的地狱之王——赫勒·柯尼希(Hölle König)。这个名字随后演变成“赫勒金”(Helleking),在法语中变成“艾乐冈”(Hellequin),十一世纪时指的是率众进行“大狩猎”(法语称作“Mesnie Hellequin”或“Menée Hellequin”)的魔鬼。“大狩猎”这一概念在整个中欧和北欧地区都传播甚广,尽管名号各异,但都是指一群地狱妖魔鬼怪集结起来侵扰凡间众生的活动。这个魔鬼后来又进一步演化成“赫勒昆”(Herlequin)和“哈勒昆”(Harlequin)。无论其名如何演化,在法国民间文化传统中它都一直是一众妖魔的头目。十二世纪时,诺曼历史学家奥德里克·维塔利斯所著的《教会史》中曾提到“赫勒昆军团”,就是指赫勒昆这一大魔头所率领的魑魅魍魉。
十三世纪时,涉及“大狩猎”的法语文本已经浩如烟海,并开始分化成两派。一派紧随“大狩猎”的传统民俗,另一派则更重文学作品。在后者的阵营中,这一传说的影响逐渐削弱,“大狩猎”的乌合之众也渐渐有了些许滑稽色彩。
在《神曲·地狱》第二十一篇、二十二篇以及二十三篇中都出现过的亚利几诺,是但丁笔下的恶魔小丑,很可能也与名目众多的恶魔“艾乐冈”一脉相承。作为“恶爪”的成员之一,亚利几诺的职责理所当然是看守地狱第八层第五火坑的囚犯,但一旦他行使起职责来,却常常滑稽可笑,甚至荒诞不经。
话题还是回到我们的恶魔身上来。在大众文化的演绎中,它的滑稽很快就由表演色彩内化成了固定性格,在神迹剧以及喧闹剧中,它开始调侃自己起源的地狱世界,法国历史学家乔治·米努瓦称其表演为“挑衅式的嘲弄”。
这些庞杂的法国“哈勒昆”,渐渐演变成广为人知的喜剧角色,经由狡猾恶毒的经典贝加莫赞尼,最终变成将两者不同性格合而为一的阿尔莱基诺一角。
在进入优雅的十七世纪之前,最初的阿尔莱基诺与我们所熟悉的截然不同,它的性格里还有一些魔性和兽性的残余,在表演中展现出一种肆无忌惮的毁灭性蛮力。正如长期研究这一角色的达里奥·福所言,它是“一只毫无人性的野兽”。
阿尔莱基诺可能来自一个奇幻黑暗的世界,其头顶帽子上的动物装饰也许是其起源的标志,也是其诳时惑众、好乱乐祸的捣乱鬼性格的明证。
作为这一圈跑题的结尾,最后还有一种多皮毛的家养兔品种,它由十九世纪末期法国的荷兰三色兔选育而来,名字就叫作阿尔莱基诺兔。
肖像和日历
家兔(或野兔)隶属中国十二生肖。出生于兔年的人,一般都是冷静、圆滑、有教养、敏感和内敛的人。从中国生肖衍生而来的日本生肖文化中,属相为兔的人的特点也大同小异。
兔子同样是阿兹特克神圣历(Tonalpohualli)中二十旬的标志之一,但更加具有民族特色。神圣历中的每一天都归一位神来管理,每个人的活动都受其影响,而兔日则是由生育之神、龙舌兰之神、醉酒之神玛雅户尔(Mayahuel)来管理,她亦是申作多多赤汀(Centzon Totochtin),即四百醉酒神兔的母亲。而在太阳历(Xiuhpohualli)里,阿兹特克人用来纪年的四个符号之一就是兔子。同时兔子也是一个星座,传说生于兔子切多赤利(Cetochtli)星座下的人,都是非常幸运的。
天兔座
天兔座(Lepus)是最古老的星座群体中的一员,据说早在公元前四世纪,古希腊数学家、天文学家欧多克索斯就已确认了它以及其他一些星座的存在。几个世纪之后,托勒密也把它列入了他的《天文学大成》。在这本于公元二世纪成书的天文学巨作中,托勒密列举了四十八个星座,而现在的星座体系已经扩展到了八十八个。
为什么群星之中会冒出来一只兔子呢?
在古代神话故事中,群星之中出现的兔子被解释为众神降下的惩罚。传说希腊拉罗岛上有一位居民,他把一只(也许不止一只)怀有身孕的兔子带到岛上,很快便兔满为患。它们侵占岛土,败坏收成,造成饥荒,以致人口急剧减少。居民们最后行动起来铲除了这些兔子,之后他们又向众神祈求在天上放一只兔子以作为对后世的警戒。另有一则神话故事解释说,兔群曾对西西里岛产生过毁灭性的入侵影响,唯有将其置于星空中猎户座的控制之下,才能避免造成过多的损害。
大约在公元元年,作家盖乌斯·尤利乌斯·许癸努斯指出,天兔其实一直在逃离猎户座之犬的追逐。天兔座位于猎户座的下方,因此无论是野兔或家兔,都常常被视为一只正在逃离猎人和猎犬的猎物,而这两只猎犬则分别是大犬星座和小犬星座。
纹章
简要地提一下纹章。在纹章学中,兔子仅用于家族纹章,即用于辨识家族名号的徽章。在这些纹章中,我们的主角兔子象征着家族人丁兴旺且成员性情温和。与野兔截然不同的是,家兔在各类纹章中似乎永远是胆小怯懦的动物,并且总是集怯懦与放荡于一身,别无其他形象。
《兔子小史》,[意]达妮埃拉·特拉萨蒂著,[意]鹿易吉·塞拉菲尼绘,伍中正译,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方晓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兔子,文化,民俗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