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观察丨“白金之国”一场巨变悄然发生,邻国商人嗅到商机

澎湃新闻记者 单珊 发自乌兹别克斯坦

2017-10-26 18: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0月的乌兹别克斯坦,是棉花收获的季节。
这里被誉为“白金之国”,从首都塔什干乘高铁一路向西,不消两个小时便可到达古城撒马尔罕,沿途可见大片大片成熟的棉花地。过去几十年来,这是该国农业支柱产业之一。
不过,变化正在悄然发生。乌兹别克斯坦眼下正在缩小棉花种植面积,减少原材料出口,并鼓励纺织业发展,提高内销。根据美国官方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乌已连续两年减少棉花播种面积,2017年预计同比减少6.75万公顷。本年度乌兹别克斯坦棉花出口量预计降至52万吨,为历史最低。
从世界第五产棉大国、第二棉花出口大国到不再出口原材料棉花,去年12月当选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的米尔济约耶夫正竭力带领这个中亚大国调整经济结构,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方式。10月25日,米尔济约耶夫抵达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对该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乌兹别克最高领导人自1999年以来首次出访土耳其,两国领导人此间签署超25份合作协议。
与经济和外交调整之相应,社会生活的变化也在不断上演。
“白金之国”的棉花。 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单珊 图
乌兹别克斯坦国家历史博物馆内展示着该国前总统卡里莫夫的事迹。

“最年轻”中亚国家,迫切需要创造就业机会
在撒马尔罕市中心的“列吉斯坦”广场,穿着西装的乌兹别克斯坦青年穆罕穆德在这个游客聚集地略显突兀。作为撒马尔罕国立外国语学院翻译系的大四学生,这是他第一次做志愿者,为各国游客讲解景点,神情中透露着紧张。他用略显生涩的英文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未来想成为导游或记者,所以来这里锻炼口语。
列吉斯坦广场上的神学院。
穆罕穆德的未雨绸缪或多或少折射出这个国家年轻人对就业形势的感知。据莫斯科卡内基中心此前发布的报告称,拥有3000万人的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地区第一人口大国,其中过半数的人年纪不到25岁,也使得该国成为本地区“最年轻的国家”,而就业问题和防止年轻人受极端思想影响已成为该国眼下面临的最大社会经济挑战。
来自塔什干的鞑靼族工程师奥列克一家三口今年年底计划移民俄罗斯。在有一百三十多个少数民族的乌兹别克斯坦,鞑靼族人口占比约0.6%。“我们周围的鞑靼族亲戚朋友差不多都已移民俄罗斯,这里收入不高,生活实在是有些困难,”奥列克的妻子对澎湃新闻解释着移民的原因。鲜少旅游、只去过一次撒马尔罕的她对于移民的决定似乎非常坚定。她介绍说,他们一家并不会去俄罗斯鞑靼斯坦共和国定居,而是去与塔什干气候相近的克拉斯诺达尔。
乌兹别克斯坦政府也早已意识到这一问题紧迫性。乌常驻联合国代表近期向联合国提交的报告称,乌重视发展与邻国的合作关系,加强联合就业和解决共同问题方面的沟通。此外,政府已在内政部设立了负责青年工作的副部长职位,关注对青年人宗教、精神、道德和伦理教育,并鼓励其自主创业。
报告还称,改善社会和道德氛围及人民的生活水平,保护青年人免受各种宗教极端主义团体的影响,已成为乌政府的一项主要任务。
“对于任何国家,年轻一代的力量都是至关重要的。政府关注年轻人的发展,也采取了很多措施。”谈到政府对青年人的关注,大学生穆罕默德底气十足。
据乌兹别克斯坦国家统计委员会数据,2017年1-6月,乌劳动人口为1416.2万人,占乌人口总数的43.9%(同期人口总数3234.5万人),未就业人口为74.1万人,失业率为5.2%。
为提高就业率,今年5月,米尔济约耶夫签署总统令,将乌地方各级政府负责人薪酬与其主政地区居民就业率水平相挂钩。当地媒体报道称,各自治共和国、直辖市、州及下属所有区、市政府一把手,如实现设定的居民就业增长目标,将被发放职务工资15%的金额作为奖金,如未实现,将扣除15%的金额作为罚金。上述各单位二把手和经济综合发展部门分支机构负责人,该项奖、罚金额度则为20%。
乌兹别克斯坦各年龄段人口占比,其中15岁以下为26.5%(蓝色),15至64岁为68.8%(橙色),65岁以上为4.7%(黄色)。  
能歌善舞、热情好客的乌兹别克人民。

改善经济状况,从打击“外汇黑市”开始
根据世界银行今年7月发布的最新数据,2016财年,乌兹别克全年人均国民总收入为2220美元,比中等下收入经济体的水平线(年人均收入2079美元)略高,位列187个经济体的132位。
乌兹别克居民的感受显然更为真切。为了提高生活质量,许多当地人选择“身兼数职”。“因为工资少,所以没事的时候就出来拉客,补贴家用。”一位私家车主对澎湃新闻说,在乌兹别克斯坦,出租车相对较少,首都的私家车保有率高,当地人出行大多在路边招停“顺风车”,这也成为驾驶员“赚外快”的方式。
据首都塔什干多位当地居民介绍,当地人普遍月收入在100至200美元之间。当地一位出版社副社长告诉澎湃新闻,每月100美元的收入足以支撑个人在首都的开销。
不过,100美元的价值在今年9月之前仍具有较大的波动性,这与乌兹别克斯坦自上世纪90年代便形成的“外汇黑市”密切相关,在过去,“黑市”的汇率一般两倍于政府公布的汇率。为打击非法外汇市场交易,乌兹别克斯坦政府9月3日宣布取消该国货币索姆(som)与美元挂钩的汇率机制,改为实施由市场定价的浮动汇率。很快,米尔济约耶夫签署总统令,宣布"迈出货币政策自由化的第一步"——自9月5日起,乌兹别克斯坦公民将可在国内外汇兑换点自由兑换外国货币,这被视为乌兹别克社会期待已久的惠民改革政策。
不过,在取消外汇兑换管制之后,该国货币一周内贬值近半,货币跌幅创下年初至今全球货币跌幅之最。
但外部世界迅速对乌兹别克斯坦政府的此举给予好评。彭博社评价称,在当选总统九个月之后,米尔济约耶夫把乌兹别克斯坦推到投资者的雷达搜索范围内,“改革预示着政府真正致力于吸引外国投资”。在过去二十年里,对于投资者来说,货币可兑性一直是乌兹别克斯坦最大问题。
“在政治格局发生变化之后,我们看到乌兹别克斯坦发生了必然的改变,而近来的汇率波动可能被认为是朝着这个方向迈进的另一步,贬值经常会给一个国家一个新的开始的机会。”莫斯科Renaissance Capital的经济学家Oleg Kouzmin也认为。
根据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1至6月,乌兹别克斯坦吸引外国投资和贷款总额同比增长13.8%,达18.5亿美元。今年5月,世界银行预测中亚各国经济增速,乌兹别克斯坦以7.6%居于地区之首。对于该国经济发展前景,世界银行持乐观态度。
此外,乌兹别克斯坦“报纸”网不久前报道称,政府已开始做申请主权信用评级的准备工作,米尔济约耶夫将正式批准相关法令,启动申请程序。乌兹别克政府将获取主权信用评级视为吸引外资多元化的方式之一。确定一个信用基准后,将会扩大与国外企业合作机会,同时方便乌国银行和企业以更加优惠的利率从国际金融市场筹集大额资金。
来自塔吉克斯坦的纳扎罗夫已经嗅到了邻国乌兹别克的商机,他最近第一次来到塔什干寻找合作伙伴。“两国关系正常化,乌兹别克斯坦投资环境转好,例如签证放宽、金融政策调整、吸引外资政策等,都是我来这里的原因。”纳扎罗夫告诉澎湃新闻说。此前,乌塔两国曾因水源和边界问题而龃龉不断,但现在两国关系逐渐回暖,已恢复通航、出台了免签政策。
“新总统上台后,一切都慢慢变好。”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项目下的中亚研究国际学院主任朴弼浩说,他来自韩国,已经在撒马尔罕工作4年,但“总统并不能解决每一个问题,他的助手、政策制定者和政府官员也需要有开放的思想。”
在乌兹别克斯坦工作了四年的小邢用“勤政”来评价米尔济约耶夫,据他的观察,“高效”工作让新总统给人的第一印象不错。
鞑靼族工程师奥列克27岁的儿子也对眼下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感触颇深。“早在2012年,(我们)全家就做了移民的决定,直到现在手续即将完成。但我现在已经不想这么做了。”他告诉澎湃新闻,“很多事情已经发生变化。虽然说人往高处走,但在不同的历史情况下,选择也应该有所不同。”
在这个小伙子看来,乌兹别克斯坦正在经历着一场巨大的变化,而这些变化大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乌兹别克斯坦手工艺者。
乌如今的汇率。
首都塔什干地铁内。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乌兹别克斯坦,“白金之国”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