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民间护鸟志愿者一年半解救2万余只鸟,救鸟曾被斧头砍伤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

2017-10-29 13:41

字号
 “做下去。”对于将来,已经是赫赫有名的辽宁本溪护鸟志愿者曹大宇没有大谈什么规划,而是非常平静地说了这3个字。
经历了5年护鸟生涯、个人投入10多万元、两次面对死亡威胁,曹大宇已经把爱鸟护鸟从激情化作了一份深沉的热爱,不再冲动、不再热血,剩下的,唯有坚持。
有受伤暂时不能放飞的鸟,曹大宇就让它们先在这里养好伤。
从抓鸟养鸟到爱鸟护鸟
10月18日下午2时许,记者在本溪太子河边朋友借给他的一处房场见到了曹大宇,此时他刚刚从本溪满族自治县巡山护鸟回来。
说起自己成为护鸟志愿者的由来,曹大宇说,那是因为自己有一种情结,“我从小就喜欢鸟,也经常上山抓鸟,养着玩。说起来我养鸟的名气比护鸟大得多。”
2012年,38岁的曹大宇突然觉得:鸟越来越少,不能再抓了。“小时候在家门口拿个破箩筐就能扣到麻雀,现在呢?想看到都费劲。为什么非把鸟抓来养起来呢?不如让它就在天上飞吧。”
曹大宇说,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护鸟志愿者这个说法,他所做的也就是不再抓鸟、救治些伤鸟、劝说人爱鸟等,后来“机缘巧合认识了吉林市林业局野保处的唐景文老师”。
那是在吉林省的一处农家,“我俩在一间土炕上唠了一宿,我被折服了,才知道人家护鸟爱鸟比我强多了。”也是在唐景文的帮助下,曹大宇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张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员证。
曹大宇介绍,他日常做的就是巡山护鸟,看到有非法捕猎的进行劝阻,“一般的看到我们人就跑了,我们就把网上的鸟摘下来放飞,然后把网剪碎了,销毁非法捕猎工具。”
曹大宇还有一个急救箱,里面都是给鸟治伤的器械,他说有80%的鸟可以直接放飞,但有部分鸟受了伤,就得治疗,有的还得缝针,然后带回来养好了再放飞。
为救鸟他被斧头砍伤
成为护鸟志愿者,曹大宇开始四处奔波,得到哪有捕鸟的信息他都要赶去劝阻或是报警,而这种“断人财路”的举动也让他遇到很多风险。
曹大宇给记者看了后腰的一道伤疤,那是2013年在抚顺被非法捕猎者砍伤的。
“当时是春天,我接到信息说抚顺有人非法捕猎鸟类,就一个人赶过去了,到地方发现对方有两人,捕鸟网里有鹰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就打电话报了警。”
曹大宇说,因为当时经验不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没等来警察,反倒被对方发现了,他还跟对方说鹰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让对方放了,可对方俩人怎么肯听他一个人的,3个人就动起手来。
曹大宇一个人终究不是对手,得空挣脱后转身向山下跑,对方一斧子飞过来砍到了他的后腰上,“不敢停啊,到后来鞋里都是血。”
好在借着往前跑的速度没有让飞过来的斧子砍实,曹大宇跑到附近农村一家诊所做了包扎,把血止住了,不过还是留下了五六厘米长的疤痕。
后来,曹大宇的护鸟志愿者队伍壮大,基本上都是四五个人一组,这种危险就少了,一般的捕鸟者看到有车有人上山也就跑了。
不过,今年春天,曹大宇和志愿者到北票守护白天鹅时,还是遇到了危险。
曹大宇介绍,开始他们一共4个人,在守护最后一天时,有两名志愿者有事先走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就遇到了偷猎者。
“其实当地村民跟我们说过,晚上有偷猎者带狗、拿枪,说是撵兔子、野鸡。”
那天晚上,曹大宇和同伴开车刚出村,就看到野地里有大灯来回晃,耳边听见狗叫声不停,曹大宇喊了几声,对方把狗撵回车上离开了。
曹大宇开车跟了一段,对方把车停下了,喊话让他们靠近,曹大宇说:“我们是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你们是不是偷猎的?”
对方没回答,却告诉他:“你别再撵我,再撵我我拿枪打你!”
曹大宇说,为了志愿者安全,一般遇到偷猎者人多的时候,他们都是选择报警,他还自己拿钱给经常参加巡山护鸟的志愿者买了人身保险。
投入10多万元,媳妇卖掉首饰
每年春秋两季是曹大宇最忙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不着家,因为这是鸟类迁徙的季节,曹大宇的团队每天都要巡山护鸟,早上两三点钟就起床出门。
为了方便,曹大宇买了辆桑塔纳轿车。
巡山护鸟,不仅需要人力,还需要物力财力,“车得油,人怎么也得喝口水吃点饭吧,远的地方还得住宿……”
曹大宇说最开始志愿者AA制,后来他就基本都自己拿了,“2000年下岗后做点小买卖,钱基本都搭这上了,现在我基本不干啥了,门店也兑出去了,就媳妇做微商……”
好在媳妇非常支持曹大宇,“每次我要钱她都给拿,有一次到外省去巡护,家里实在没钱了,她就把首饰给卖了。”
2012年到现在,曹大宇和他的护鸟志愿者团队把辽宁省几乎走遍了,还去过省外的唐山、白洋淀、榆树、梅河口等地。
做下去,除了坚持别无所求
现在,曹大宇的志愿者团队已经有120多人,随着团队的扩大和巡护力度、范围的加大,曹大宇也面临着一个困境,那就是单靠他个人的资金力量已经很难支撑志愿者行动了。
“我们加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给我们批了块中华鹰隼保护地的牌子,还给我们搞了个众筹,年额度24万多元,可几个月过去只筹到800多元。”
曹大宇告诉记者,沈阳的一位好心人曾资助团队不少钱,现在这处基地也是一位朋友舍弃了每年几万元的租金无偿借给他的。
曹大宇希望能真正有一块地或是租一块场地,能给受伤的鸟提供更好的养伤条件。
说起这些年能救了多少鸟,曹大宇告诉记者,有记录的近一年半时间里,他们行程12.7万公里,销毁8000多张捕鸟网,解救、放飞国家二级、“三有”鸟类2万多只。
采访临结束,记者问曹大宇将来有什么打算,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做下去,希望自己的所作所为能带动更多的人爱鸟护鸟吧。”
对话曹大宇
记者:你怎样看待自己放弃做买卖挣钱、安逸生活,成天在外面山上跑的行为?
曹大宇:就是突然一个转变吧,人家都说“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我觉得百鸟在笼不如一鸟在天上飞。往大了说是保护环境,其实还是自己喜欢鸟的情结吧。
记者:别人怎么看待你呢?
曹大宇:不理解的人就说我“疯”了。
记者:这些年你最快乐的是什么?
曹大宇:把鸟从网上摘下来放飞,心情特别好。要不你试一下,你放你肯定也心情好。
记者:爱鸟护鸟却遭到误解,你觉得痛苦吗?
曹大宇:不,这是因为那时不懂法,像现在,我们销毁捕鸟工具都有省林业厅赋予我们权利,就不会违法了。其实我痛苦的是不被人理解,比如最开始一起养鸟的,都说我“叛变了”、打击他们了。不过在我这么多年坚持的感染下,也有不少人转变观念,不再抓鸟养鸟,改成爱鸟护鸟,我也很有成就感。
(原标题:爱鸟护鸟,他两次差点丢了命)
责任编辑:谢寅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辽宁 民间 护鸟志愿者 解救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