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县之治|贵州石阡的旅游经:把“夜郎自大”变“夜郎志大”

澎湃新闻记者 韩雨亭 发自贵州铜仁

2017-10-31 07: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郡县治,天下安。
习近平同志曾说过,县委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一线指挥部”,尤其县委书记“官不大,责任不小、压力不小”。澎湃新闻推出“郡县之治”专题,展现处于党的组织结构和国家政权结构中承上启下关键环节的县(区、市)主要官员们的思考与努力。
山峦起伏,风景如画,石阡凭借自然优势开发旅游产业。
石阡县是贵州省铜仁市下辖县,地处湘西丘陵向云贵高原过渡的梯级大斜坡地带,山峦起伏,沟谷纵横,风景如画,令人心旷神怡。
此前由于交通不便,石阡县经济相对落后。
为了改变经济现状,近年来,当地政府一直以资源优势加快推动工业园区建设,形成以石材、矿泉、白酒、茶叶为主的产业格局,并用“大扶贫、大生态”的战略思维,力图以念好“山字经”和打好“生态牌”来改变贫困现状。“我们要以生态文明作为引领经济社会发展,大力发展优势特色产业,以此来加快经济发展和转型。”石阡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徐再高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称。根据铜仁新闻网2016年11月的报道,石阡县已连续5年总产值年均增长50%以上,增加值增速每年达到20%以上,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达21.7亿元。
徐再高介绍称,贵州省石阡县以“温泉之乡、长寿之县”等美誉而闻名全国。因此石阡县政府不仅努力推动工业实体经济,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也在想方设法深度发掘历史文化资源内涵,推动旅游产业发展。
“我们正在努力挖掘和复原石阡的夜郎文化,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和走近它,并以夜郎文化为纽带,推动当地历史文化旅游的发展。”石阡县政协主席马绿春对澎湃新闻称。
根据史料记载,夜郎是中国古代少数民族建立的一个政权,还在战国中期就已经发展成为西南地区首屈一指的大国。
《史记·西南夷列传》曾记载:“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这说明,夜郎古国在汉初已建立政权,且势力超出其他西南夷族。
但已消失两千多年、又曾被人弃如敝屐的夜郎古国,一直都是未解之谜。它在争议之中成为“神话中的国度”。
尽管关于夜郎古国的首府所在地现在仍存争议,但史学家沿着“临牂牁江方向”与“唐蒙符关方向”两条线索,以此确定汉代夜郎国的版图就在今天的贵州。
当然也有学者称,湖南湘西一带也是“夜郎古国”重要组成部分。
为了夯实自身在夜郎文化上的优势和主导权,目前,石阡县已斥资打造了万寿宫、鸳鸯湖、楼上古寨、尧上民族文化村等大小景区景点50余处,希望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和发掘历史文化资源,推动当地旅游产业发展。
根据《铜仁日报》报道公布的数据:2016年,石阡县共接待游客420.61万人次,同比增长50.0%;实现旅游收入35.55亿元,同比增长50.3%。
今年国庆黄金周期间,石阡县旅游人数再创新高。据人民网报道,今年国庆节期间,石阡县旅游接待人数达449846人次,实现旅游收入17855万元,收入同比增长50.3%。
“唯有旅游业才能真正形成住宿、餐饮、旅游商品联动的经济效应。”徐再高称。
石阡县委常委、县政府常务副县长徐再高。
【专访徐再高】
旅游业还在“放水养鱼”

澎湃新闻:从目前看起来,石阡在产业上的布局和战略思路是什么?
徐再高:石阡县正在努力打造国际旅游养生目的地和全国生态文明示范地。它既是我们最高的定位,也是终极追求的目标。现在国家提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我们之前一直都是这样做的,现在的思路是围绕旅游抓农业产业化,定位的发展格局也是围着旅游转。比如说农业园区景区化、规模化,不能三亩五亩就叫做产业,现在园区要上升档次,基础设施配套完善后,就是个景区。
澎湃新闻:如何在发展旅游经济的时候,推动别的产业发展呢?
徐再高:石阡县在发展旅游的同时,也在进一步推动工业化发展。比如,现在石阡县花桥镇,有一个矿泉水厂,每年生产30万吨矿泉水,也正在规划一个景区。现在游客来泡了温泉后,还可以去看矿泉水基地,到那里喝茶。旅游业发展了,石阡县的星级宾馆,吃的、喝的和衣食住行这一套,全部都是围绕旅游行业开展。吃的地方最多,仅仅吃牛肉这一部分,石阡县就非常丰富。住的地方也很多,在铜仁地区,唯有石阡县的宾馆、酒店床位数最多。根据去年的数据统计,共有八千多张床位,今年应该能有九千多张床位,明年应该就是一万张的床位。那么谁来住?肯定游客住,只要外来人住,石阡县就有收入了。
旅游业能推动石阡县的城镇化步伐,现在石阡的县城有温泉,而且新城和古城在一起。我们正在推动一个投资达30多个亿的古城开发项目,如果成功了,那么县城就更是一个大景区了。
澎湃新闻:石阡县的确有大力发展的愿望,那么你认为制约石阡发展的还有哪些?
徐再高:原来制约石阡县发展的是交通。目前,交通格局基本打开了,但是大的交通格局还有差距。比如说高铁,我们到外面去旅游、考察时发现,只要高铁达到的地方,或者从高铁站出来后有半个多小时路程,最适合旅游。虽然,现在石阡县高速公路通了后,从高铁站到这里还要一个半小时,所以说,交通还有一定的影响。很简单,任何地方的旅游业都要发展大众游客,现在很多专家说大众游客消费少,我不完全认同。没有哪个地方一开始就很高端的,必须经历一个中低端过程。
澎湃新闻:你认为,石阡县在旅游开发中还有什么短板?
徐再高:石阡县旅游景区的基础设施还在不断提升,目前看来,县城周边景区要实现门票收入和游客反响,基础设施还是相对短板。其次很多旅游消费配套,相对比较单一。
我们现在发觉和挖掘夜郎文化,肯定要以景区作为拓展,目前看来至少需要一个4A以上旅游景区,可以让游客停留两三天。
澎湃新闻:旅游是一个培养周期比较长的行业,也需要当地政府较大投入。请问,目前石阡县的财政收入如何?
徐再高:石阡县财政收入很有限,主要集中在石材、烟草和部分的农产品加工和工业企业,虽然税收不多,却是主要税种。可以说,我们税收相对拮据,可持续的税源也不多,包括旅游,目前实际上也还处在“放水养鱼”阶段,所以我们需要吸引更多的外来投资。
石阡县正在大力挖掘夜郎歌。
共同开发“夜郎文化”,不怕争议
澎湃新闻:旅游强县是石阡县的一个发展方针吗?
徐再高:我个人理解,应该是个方针,为什么呢?很多人说旅游富民不富财政,但是我们的使命是什么呢?让民众致富嘛,任何一个地方政府的财政,最后都是要花在民众身上。旅游搞起来了,大家富了,目标就达到了。
澎湃新闻:现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希望用全域旅游进行脱贫致富,可是在大家都在搞旅游的情况下,石阡准备怎么打出自己的特点?
徐再高:旅游是一种刚性需求,像以前吃饭一样,现在80%以上的人群都有旅游需求,从儿童到少年、青年到中年和老年,特别是老年人需求特别旺盛。你看年轻人赚了钱以后,先说哪个地方好玩,去玩两天。以前想的是先把肚子吃饱,现在想的是怎样才能玩好,这就说明旅游空间很大。
现在所谓的全域旅游,不都是给外地的人玩,当地人也需要,石阡人泡温泉成为习惯,就说明它是刚性需求。旅游也像买手机一样,到处都在卖,但还是有人买,只要产品有差异化、互补性,就不会存在任何矛盾。
澎湃新闻:你们主要去哪些地方进行招商引资?效果如何?
徐再高: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但是招商引资主要看企业的定位,也不是想招就能招得到,更多是让别人获得信息。现在很多人知道了石阡县主推方向是夜郎文化,所以从上海、广州来了很多考察团,也有人来谈投资旅游。目前,谈的多,落地项目还比较少,旅游是长线投资,它对一个企业的眼光和耐心是一种考验。
澎湃新闻:你们在旅游业方面,未来的布局和目标是什么?
徐再高:石阡计划在十三五期间,至少有一家5A级景区,两家4A级景区,还有几家3A级景区,至少一个地方有一个5A级景区,两个4A级景区撑住,一个地方的旅游就活了。现在,石阡县现在只有两个4A景区,所以带动力不是很强,还存在严重不足。
澎湃新闻:为了推动石阡县旅游发展,现在你们大力推动夜郎文化,可是,你们如何解决“夜郎自大”这句成语所带来负面影响呢?
徐再高:据我所知,“夜郎自大”这句成语由来的本身也存在一定历史的误解,如果要改变大家对成语的理解,不太现实,也不太可能,既然历史印象已然形成,我们也就没必要过度在意,而要想办法把它变成正面信息。虽然,“夜郎自大”说的是一种骄傲无知的肤浅自负或自大行为,但同时它也体现了一种自信,对一个地方发展的自信。按照皮书记(石阡县委书记皮贵怀)的话来说,石阡县应该将“夜郎自大”变成“夜郎志大”。
澎湃新闻:作为一名地方官员,你如何理解“夜郎文化”,并且打算用什么样的力度去推广它?
徐再高:任何地方的发展,文化是灵魂。既然我们已经确定把石阡县打造成一个国际休闲养生和旅游目的地,我们肯定要在文化上有所作为。夜郎文化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通常我们吃饭用的是四只脚的桌子,而夜郎人吃的就是六合三角宴,无论他们坐的凳子,睡的床和文化风俗,在很多方面都与中原文化不一样,他们有一套自己独立的认知和文化系统,我相信会对很多具有吸引力。
澎湃新闻:那么,你们如何防止在景区开发时千篇一律、千人一面呢?
徐再高:在旅游开发过程中,作为地方文化的特征便显得很重要了,石阡县最为重要的便是夜郎文化和仡佬族的文化。我们正在研究他们在吃饭、生活、劳作和语言,给夜郎文化进行研究和准确定性,找出其文化特征和吸引力,这样自然就避免了千篇一律。
澎湃新闻:据说,“夜郎古国”的疆域很宽,那么如何确定石阡县就是夜郎古国的都城呢?这很容易引发争议,你对此怎么看?
徐再高:所以说这段历史需要我们去深入挖掘,不能只用书证和物证,还可以用推理进行论证,那么夜郎国是谁打造的?结论是土著民族,苗族、布依族、侗族、羌族等都是外来民族,那么贵州土著民族是什么族呢?目前学界共识是仡佬族,学界是没有争议的。
现在石阡县是中国三大仡佬族聚集地之一,除了道真和务川两个仡佬族苗族自治县外,石阡县是第三个仡佬族聚居地。早些年,石阡县原本是想申报仡佬族自治县,结果因为各种原因未能成功申报。现在石阡县的仡佬族人数有17万,全国只有54万,所以石阡县也是夜郎之地。
澎湃新闻:既然这么多夜郎之地,那么关于夜郎古国的边界究竟在哪里,是否还是有可能再度引发争议?
徐再高:“夜郎古国”边界,我想应该在不同时期,边界都不一样,事实上我们也无法确认它究竟在什么地方。我们并不在意争议,而是希望所有“夜郎古国”之地都能参与到夜郎文化的推广,并享受它带来的成果。我们即将举办一个夜郎文化论坛,也邀请了相关地方的代表和研究者参与。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郡县之治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