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戏剧节落幕:11天的戏剧梦让人不愿醒来

澎湃新闻记者 潘妤

2017-11-01 12: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2017年第五届乌镇戏剧节闭幕短片 主办方提供(02:18)
经历了11天近乎沸腾的小镇时光,10月29日,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在众人的狂欢庆祝中闭幕。乌镇戏剧节发起人之一黄磊说,“乌镇戏剧节第五年,就上演了一场戏,叫做乌镇戏剧节。”
11天里,乌镇西栅的老街似乎永远水泄不通。除了奔跑中去剧场看戏的观众、围观嘉年华的游客,戏剧节里也时刻上演着各种温暖的画面。诸如青年竞演的剧场门口,永远都有急切想入场却又井然有序的排队人群;诸如户外的诗田广场大戏开演前,全场观众总会努力地把台阶座位挤出十几个空位,让场外等待现场票的观众能够进来一起看戏。
嘉年华活动
在小镇偶遇各路明星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林青霞、李立群、王珞丹、王学兵、韩童生、吴越、黄舒骏又或者刘恒、三谷幸喜,在剧场里,或者排队的人群中,不时就能撞见这些熟面孔。而很多参与者在最后一晚都不约而同感慨:“11天就像做了一场梦,不愿醒。”
林青霞
黄舒骏
经历了五年的积累,乌镇戏剧节已经成为中国最成功也最有影响力的戏剧节。在闭幕前夕,戏剧节的三位发起人黄磊、孟京辉、赖声川以及年度艺术总监田沁鑫,和两位国外嘉宾一起进行了一场“小镇对话”。对五周年进行了回顾和展望。
“小镇对话”现场
对于乌镇戏剧节走到今天,赖声川感慨万千,他说,“我的感受其实很神奇。真的是A乌镇+B戏剧=完全不可想象以及预料的C。”
在乌镇看戏,几乎没有迟到早退的观众,也很难发现在剧场看手机的场景。孟京辉说,“乌镇戏剧节真的是一个亲人的节日,所有戏剧人的节日,在这里,我们有了全中国最好的观众。”
而黄磊则笑谈戏剧节给乌镇带来的变化,“这五年,乌镇带给世界一个戏剧节,这个戏剧节带给世界一个乌镇。以后在这个地方,在桐乡乌镇有一个信仰,如果你不懂戏剧,是找不到男朋友、女朋友的。”
颁奖现场
在闭幕当晚, “青年竞演”的评选结果也尘埃落定。小镇奖特别关注奖为《月潮》,小镇奖最佳个人表现奖获得者为《离家出走》的王梓和《徐娘梦》的高轶男,小镇奖最佳戏剧奖为《花吃了那女孩》。
第六届乌镇戏剧节宣布定档2018年10月18日-28日,主题为“容”。
“小镇对话”现场,左起:黄磊、孟京辉、史航
孟京辉(乌镇戏剧节发起人之一,戏剧导演):这真的是所有戏剧人的节日
我觉得乌镇戏剧节就像过年一样,在过去的一年里,当做十几年的节日来度过。那么过年是一个什么概念?就是亲人聚集在一起。我们是属于戏剧亲人,亲人很多时候只有互相关心、互相呵护。
我也很感动,经过五年来我们从戏剧开始,我们有了全中国最好的观众,除了手机掉地上的时候,几乎就没有看手机的人。
这真的是一个亲人的节日,所有戏剧人的节日,
再一个,我觉得除了亲人的节日,这里还有艺术想象力的年轻人——真正的年轻人的乌镇戏剧节。还有我们的国际视野和这个深度是合在一起的,也是我们乌镇戏剧节的特别点。
那么往后怎么发展,我的感觉应该是更加多元化,更加多地跟我们的现实生活发生一些联系。
另外我们应该有一个信念,我们把最纯洁、无私的东西,在这个地方酝酿出来一些东西,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个人感觉会很美好,把一些想象力留给我们的后人。
赖声川(乌镇戏剧节发起人之一,常任主席):希望每年都有一个重要的世界首演在乌镇发生
今年我们做了一个比较不一样的东西,就是我们做了一个重要的演出的世界首演。它就发生在乌镇,《黑夜黑帮黑车》在我们眼前,创作了一个新的艺术形式,这是我们都觉得很开心的事情。未来有了一个方向,如果每年都有一个重要的世界首演在乌镇,就很好。
《黑夜黑帮黑车》剧照
乌镇戏剧节上的工作坊、竞演及嘉年华活动
特拉维斯·普雷斯顿(《黑夜黑帮黑车》导演,加州艺术学院戏剧学院院长):乌镇戏剧节是艺术家在主导,他们是真正关心世界上艺术的发展
这个世界上没有另外一个这样的戏剧节。我在爱丁堡参加过戏剧节,但是在某些方面,这已经变成一种官僚化。不同的是,这个乌镇戏剧节是艺术家在主导,他们是真正关心世界上艺术的发展。
这整个结构是很聪明的,因为整个艺术方面的领导是固定的,但是也有一定的变化,所以所有的艺术家在这里都可以完全针对艺术往前走,完全地奉献自己,对于要新起来的艺术家的关注。只有在乌镇,全世界其他地方没有看到这样的“关心”。
我必须说,这个戏剧节和其他所有戏剧节不同的是,这是一种开放和诚恳地面对戏剧家的工作,所以这次在乌镇跟整个乌镇团队一起工作,让我的这个作品向前走,我在别的地方没有办法有这样的成果。
我一辈子大部分事业都在欧洲工作,但这样的创意在亚洲在中国出现,我觉得很惊艳。乌镇就是这一切的中心点。
嘉年华活动
丽萨·雷诺(演员,学者;《评论的舞台》《第四场》评论家、资深编辑):乌镇能够让不同文化的创作者来一起谈话,在全世界都是特殊的
我是一个观察者。我到过全世界各地的戏剧节,不说别的,我觉得乌镇的小镇对话就是特殊的,有这个机会让文化不同的创作者来一起谈话,而不是新闻发布会,我在其他地方看的都是新闻发布会,无法深谈。
我非常喜欢看到别人思考的过程,我喜欢看到演员在舞台上思考,这是很有趣的,我也喜欢看到小镇对话的人在思考的状态。在乌镇的小镇对话里面,我永远有机会看到人们在思考。乌镇给了一个机会,让大家一起合作、一起工作,所以我就给了机会让大家一起思考。
展望未来,希望来参加戏剧节的剧团有更多机会可以看到其他人的戏剧,也能有更多机会展开没有目的、更自由的对谈。
工作坊活动
嘉年华活动
史航(乌镇戏剧节评委会成员、编剧):乌镇戏剧节是一个没有成见的、四通八达的戏剧节
我觉得戏剧节的真正意义不仅在于戏剧,还有一个节,一个节日的气氛。节日就是大家都在忙,这个忙呢,不管有所得无所得,但都不后悔。
乌镇戏剧节五年了,我越来越深刻地注意到一件事情,乌镇戏剧节他是一种无水印的管理,就比如说我们看一张照片,如果底下没有孟京辉、黄磊这样的人名,没有这样一个标记、无水印,我觉得这样的照片更为有益,乌镇戏剧节就是不要水印。
所以我们就知道,在这里只有没有水印的戏剧节、四通八达的戏剧节,是一个没有成见的戏剧节,所以你可以看到专业的、业余的、走过江湖的、在寝室排练的或者年龄大的,还有我们这样测量不出心理年龄的,都在里面。
所以像我们这种在一个无水印的戏剧节里头,希望每个人不轻易标签化一切。
我们所有的推荐都是你可以拒绝。因为在乌镇你可以绕开我们每个人的推荐,找到你自己最有趣的地方,哪怕你只是在深夜食堂、似水年华还是在戏剧夜场,在乌镇戏剧节有一个泛戏剧节的概念。
田沁鑫
田沁鑫(乌镇戏剧节年度艺术总监):能够大家一起玩,看到这么多的好戏,在一起谈戏,真的太幸福了
乌镇戏剧节是新鲜跳跃、活泼的。我做了五年,我也感受到了乌镇的变化,我们来的时候有一些小变,后来越来越有艺术的气质,我也很喜欢这个温婉多情的小镇。不但能够有大家一起玩,大家一起看很好的中国元素,同时看这么多的好戏,那么多的朋友所有的人都在谈戏,这个真的太幸福了。所以我觉得特别珍贵,这种记忆。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