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古村“敲钟议事”沿袭数百年,村民多为明代戚家军后裔

胡清/辽沈晚报

2017-11-01 18:27

字号
辽沈晚报 图
在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大山深处有这样一个村,“村在长城下、长城在村中”,这个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古村落不仅老式房屋较多,民风淳朴,村里有啥大事小情商量仍然沿袭数百年的敲钟习俗。只要钟声响过,村民们就会陆续聚集到这里。“‘敲钟议事传信儿’不知道传多少辈了,但我们村民都早已经习惯,都觉得这个传统保留至今很有纪念意义。”
因修建长城而诞生的古村落
坐落于葫芦岛绥中县永安堡乡的西沟村是一个因修建长城而诞生的村落,村民大多是明朝修守长城名将戚继光率领的义乌兵的后裔。400多年前,爱国将领戚继光率领英勇善战的浙江义乌兵,跋山涉水来到这里修建长城,戍守边关。从此,戚家军及其后裔就在这长城脚下繁衍生息,至今戚家军后裔还经常往来浙江和辽宁相互寻亲联谊和旅游观光,留给后代子孙的家国情怀和记忆从未磨灭。
西沟村党支部书记叶德红告诉记者,该村由立根台、骆台子、小河口、东沟、西沟、金家沟、榆树湾七个村落、8个村民组组成,全村有321户857口人,有叶、金、曹、王、胡五大姓氏。其中立根台、骆台子、小河口屯已经设为保护区,一类古民居有20多座。在祖辈当年守护长城的地方,他们守护着自己的村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目前村里留存下来的古民居有坡顶与囤顶两种,其中坡顶房屋大多是清代所建,装饰上更为精致,特色也更鲜明。为探访更加古老的村落,叶德红把记者一行带到骆台子屯,刚一走进屯口拐弯处,一棵古老大榆树便映入眼帘,树下两只黄狗慵懒中透着悠闲。大榆树高约数十米、两个人才能合拢。在距离大树1米多高处居然挂着一个类似犁杖底下的长形大铁片,树下放着几块石头。看到记者对这个特殊“犁杖”有些疑惑不解,叶德红说:这实际上是一口大钟,大榆树上挂着的这只铁钟可绝不是个摆设,而是个类似和“消息树”一样的东西。屯里有啥大事需要集体商量时,只要一敲钟,村民就会陆续聚集到这里集合。
村民“敲钟议事传信”沿袭数百年
该村60岁的村民组组长施德岐说,他祖辈就生活在这个山沟,到他这辈多少代已经无从考证,可他对着村口的这口大铁钟记忆深刻,那绝对是该村的一道风景。以往钟声一响,全村男女老少就都往这里赶,这里俨然就是全村的中心和“大本营”。“我小时记事儿开始到现在一共用了3口,第一个大约是在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那时可是一口纯粹生铁铸的铁钟,和电影《地道战》里的差不多,重约三四十斤,是用绳子拽的,后来破坏了;第二口铁钟是用铁道道轨道铁代替的,长约近2尺,重约数十斤,用铁棒啥的敲,也用了10余年。那两口钟,当时由于小我还不敢敲,都是长辈们或拽或敲。只要钟声一响人们都到这里集合,那时就觉得这大钟声很有魔力,儿时的记忆里觉得这大钟特有意思,而用敲钟传递信息到目前为止至少沿袭了数百年。”
对于如今保存下来的这个“铁钟”,施德岐说,它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该口“铁钟”大约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安”上的。“当时还是有生产队时弄的,这口铁钟是用‘犁杖’代替的,半生半熟的铁,长约近2尺,重约三四十斤。村里有个大事小情,我们就用石头‘当当’敲几下,大家就都过来了。”
除了开会、传达相关会议信息以外,这口“铁钟”还担负传递着提醒村民接水的重任。“现在我们村也都吃上了自来水,但是定时的。如今我们规定,秋冬一般都是傍晚5时多敲钟,春夏时是7时左右敲钟,那个钟声是告诉大家来自来水了,赶快接水。”
记者请村民敲钟试试还真灵
为了试探究竟,记者让附近66岁的村民骆文山敲钟试试。骆文山担心没事儿敲钟会落埋怨,记者说会帮助他解释。这样骆文山才来到大树底下,顺手拿起一块石头“当当”,只敲了两下,附近有好几个村民先后走出来询问:“又有啥事情啊!”“咋的了!”得知是记者在试验敲钟后的效果,村民有些不高兴地说:“这是我们村沿袭下来多少年的规矩,都使用多少年了,你咋还不信啊!”
青砖灰瓦的古朴民居、载着故事的门楼、云纹装饰的屋脊、刻满福字的滴水、精致规整的木棱窗户,还有这个沿袭了数百年的敲钟传统,西沟这个北方古朴村落散发着淡淡的江南古韵,这里出门可望得见山,看得见水,更会记得住那久违的乡愁。 
(原题为《古村落“敲钟议事”沿袭数百年》)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古村落,敲钟议事,传统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