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岁长征老红军吴清昌逝世,攻夺泸定桥时被打断半截食指

客家新闻网

2017-11-03 10:29

字号
102岁的赣南籍长征老红军吴清昌于10月28日在江西赣州逝世。
目前,健在的赣南老红军可谓屈指可数,老红军的离去,让我们又失去一段“活的历史记忆”。
长征老红军、原赣南航运局局长吴清昌同志(离休,享受副厅级政治、生活待遇,副省部长级医疗待遇,按省部长级标准报销医疗费)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10月28日在赣州逝世,享年102岁。
吴清昌同志系江西省会昌县人,1933年4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4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98岁时的长征老红军、抗战老兵吴清昌。资料图
吴清昌简介
吴清昌,1917年10月出生,会昌县清溪乡密坑村人。1933年,加入少共国际师,任团部通信员、警卫连班长;1934年2月在红一军团2师4团3营7连任班长、排长。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长征。攻夺泸定桥的战斗中,一颗子弹将他手指打断……
到达陕北后,所在的团遭遇国民党军队一个师的阻击,英勇无畏,殊死拼杀,终以少胜多消灭了敌师,但他被一颗子弹击中头部,险些牺牲。康复后,进入红军大学学习。1937年任中央军委一局警卫排班长。1938年先后任山西晋西北新兵大队大队长、晋西北抗日决死队第二纵队5团3营营长。1940年后在抗大总校、中央党校学习。抗日战争结束后,历任热河纵队3旅7团2营营长,哈尔滨卫戍司令部太平区大队长,东北六纵独立4师6团1营营长、团长,东北野战军12纵146师教导大队大队长,四野49军149师代理参谋长,先后参加了辽沈、平津、衡宝战役。大军南下到广东后,调任汕头军分区参谋长(后因故未赴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广西桂林市公安局副局长。抗美援朝时,调回中南军区第四高级步校,后任中南军区军运部衡阳铁路军运处党委书记,广州航务处军事代表,赣州市兵役局局长、市委常委。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获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同年11月转业,任赣南航运局局长。1961年10月离休。
让我们跟着老红军的生前回忆走进那段战火岁月……
延安,难忘的抗大生活
抗日战争爆发后,为了锻造抗日救国人才,中国共产党先后在延安创办了30多所干部学校。非常有幸,1936年夏,我进入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第三科步兵队学习。
抗大的前身是1931年创建于瑞金的红军学校,1933年扩建为红军大学,1934年随中央红军长征,改称“干部团”。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红大恢复创建于陕北瓦窑堡,红军干部团和陕北红军学校合并,组成“中国工农红军学校”,不久改称“西北抗日红军大学”。1936年5月,为迎接即将到来的抗日战争,中共中央决定以中国工农红军学校为基础,创办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以下简称“抗大”。次年改为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
1936年6月1日那天,“抗大”在陕北瓦窑堡米粮山的旧庙前举行了开学典礼,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出席并发表讲话。
抗大一期学员绝大部分来自红一方面军和红十五军团,具有丰富的战斗经验,经受了生与死的考验。6月21日,由于国民党的进攻,我们迁到了保安城南寨子山下的石崖里。石壁是黑板,膝盖是课桌。毛泽东来讲课的时候,幽默地说:“你们过着石器时代的生活,学着当代最先进的科学知识。”7月中旬,搬迁到保安县城后,我们的课程除了军事教育,还有政治教育、文化教育、生产劳动和体育活动等。12月底,我们又搬回到了延安。
1937年3月,我从“抗大”毕业,调到了中央军委一局警卫排,先后肩负护卫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的工作任务。
1950年,吴清昌与48军野战医院的护士徐英秀在汉口结婚。资料图
空袭,延安城被日军炸毁
1938年3月,日军第二十六师团携20余门大炮及渡河器材进抵神府河防对岸,猛烈攻击八路军留守兵团河防阵地,并以10余架飞机狂轰滥炸3个小时后,开始强渡黄河,企图攻入陕甘宁边区,进攻延安。八路军以猛烈的火力,击敌于半渡之中;同时分兵一部,迂回袭击敌之侧背,使其溃退。4月至11月,日军又陆续进行过多次大规模的进犯,但屡次受挫。八路军留守兵团河防部队在边区人民的支援下,坚守阵地,以火力封锁河面,使敌军难以越过河心。
日军侵略受阻后,开始疯狂报复。11月的一天,恰逢集市和周日,延安街上群众密集。宝塔山上防空古钟急促响起,日军7架飞机突然出现,时高时低,不停地向人群扫射、投弹。顿时,房倒屋塌,弹石与血肉横飞,哭喊声一片,惨不忍睹。通往书店的土坡上,横竖躺着不少残肢断腿的尸体。3名“抗大”女学员躺在血泊中,身边是散落的抗日书籍和笔记本。当晚,机关、学校等都迁到城外。第二天,日军飞机再空袭时,群众有序疏散隐蔽,就再无人伤亡了。
12月中旬,第三次空袭,军民提早隐蔽,城防高射机枪齐发,日机仓惶投弹逃跑。再来空袭就增加飞机,由每次上午来空袭,改成下午或全天空袭,有时一日多次轮番轰炸。1941年后,日军才停止了对延安的轰炸。延安这座建郡设府1300多年的古城就这样在日军不停地空袭中被炸毁。我永远忘不了日本帝国主义犯下的侵略罪行。
吴老生前看报不需要戴眼镜。资料图
抗日,战斗在晋西北前线
1940年起,抗战进入最艰苦的岁月,日军抽调大批兵力回师华北,对抗日根据地频繁地进行扫荡,企图彻底摧毁华北抗日力量。8月,我从山西晋西北新兵大队大队长岗位上,调至晋西北决死队第2纵队担任5团3营营长。
8月8日,八路军总部发出“百团大战”的战役行动指令。决定在华北进行一次大规模的破袭战,重点对正太铁路,同时对白晋、同蒲、平汉等铁路及邯长、太汾公路进行破袭。8月14日,我们决死2纵队奉命由临县玉荐一带出发转至汾(阳)离(石)以路北侧待命,参加百团大战。烧毁枕木、运回钢轨、破坏电线、击毁火车车厢……从20日夜间开始,我们对汾离公路分段进行破坏,还袭击了汾离、离(石)岚(县)公路沿线的大武、吴城、王家池及文水西关等敌据点,一度使敌运输中断,配合了主力部队对正大、同蒲铁路的大破袭。
9月20日开始了百团大战的第二阶段。中心任务是扩大第一阶段战果,继续破坏交通线,重点攻占交通线两侧深入我根据地内之日寇据点,将晋西北、晋察冀、晋冀鲁豫联成一片。决死2纵队继续活动在汾离公路、离石至军渡公路和临县、方山以南地区,积极打击日寇,严防日寇对我后方袭击。
晋西北,虽然只是这次战役的一个侧面,但是由于它和这次战役的正面——正太线紧密连接,是敌人增援最便利的一条交通要道,所以,在同蒲线上的配合行动,对于争取整个战役胜利是有重要意义的。
10月,日军在遭到八路军连续两个阶段的攻击后,调集重兵,开始采取“铁壁合围”“梳篦式清剿”“马蹄形堡垒战”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疯狂地报复性“扫荡”晋西北八分区山地和三分区娄烦、米峪镇地区。
八路军总部下达了反“扫荡”作战命令,要求各根据地党政军民密切配合,实行坚壁清野,坚决歼灭进犯之敌,并派出部分主力部队,协同地方游击队和民兵,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坚决粉碎敌人“扫荡”。
以我们决死队二纵队为主的第八军分区立马组织力量,先后将交城的兰芝、岔口敌人赶走,取得了胜利。但是,1941年1月初,敌人在拂晓时再次进占了兴县,又放火焚烧民房。日军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见东西就抢。万间民房被烧,五千余无辜群众被杀。其杀戳方法以刺刀刺死或枪杀,或投入井中淹死,或挖眼剖腹身首异处,遇到妇女,不论老幼皆奸淫,有的甚至被抓去当“劳军队”。
在反“扫荡”过程战斗中,我们饱一顿、饿一顿,在冰天雪地里没有棉衣穿、没有鞋子穿,但始终保持了旺盛的斗志,令日寇增设据点、修筑公路计划破产。敌后方据点和交通线不断遭我军袭击和破坏,将进入根据地内的日军陷于粮弹不济困难境地,迫使他们从1941年1月6日起开始分批撤退。至24日,进入根据地的敌人全部退回原据点。至此,冬季反“扫荡”战役遂告结束。
1941年起,我从晋西北调回延安“抗大”总校和中央党校集中学习。
数年前,吴老将回忆录赠送给前来聆听革命故事的年轻人,并要求他们多看书多学习。资料图
敌后,发动大生产运动
晋西北本来就地瘠民贫,人口稀少,百团大战以前,根据地的几万军队和党政机关人员的衣食就是严重的问题。1940年,国民政府对陕甘宁边区的贸易实行统管,进行军事封锁、军事蚕食、经济封锁。加之华北等地连年遭受自然灾荒,致使整个抗日根据地财政经济发生极大困难,军队供给濒于断绝,陷入没粮吃、没衣穿、没被盖、没经费的困境。1941年1月,皖南事变发生,国民政府完全停发军饷,并禁止外界钱款汇往边区。
为了战胜困难,坚持抗战,党中央提出了“发展生产,自力更生”“自力更生,克服困难”的方针,号召边区人民群众和部队、机关、学校全体人员开展大生产运动。
1941年,进入“抗大”学习的红军,第一件事就是马上投身到大生产运动中:扛着锄头、铁锹,边开荒边上课学习。为了推动生产劳动活动迅速开展,学校进行各种形式的劳动竞赛。开荒比赛时,同学们争先恐后,手打血泡也从不叫苦。有些红军老干部负过伤,身有残疾,仍然带头劳动,作出表率。
在之后为期3个月的中央党校学习期间,我们也是边学习边劳动:第一个月挖窑洞,第二个月砍柴火,第三个月种小米和山药蛋等。
大生产运动中,许多干部白天生产,夜晚办公。一些有技术的同志,白天开荒,晚上还加班制作和修理工具。劳动热情十分感人!尤其是八路军359旅在南泥湾的生产自给搞得最好,为边区大生产运动树立了一面旗帜。
大生产运动的开展,粉碎了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顽固派“困死”“饿死”我抗日军民的企图,不仅克服了根据地严重的经济困难,而且基本实现了军民的“丰衣足食”,从而为争取抗日战争乃至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必要的物质基础。
进入1944年,各根据地军民普遍对日、伪军展开局部反攻,恢复和扩大原有根据地,并向敌后进军,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一年中,我军共作战约2万次,歼灭日、伪军近20万人,攻克县城20多座,解放人口1700多万。1945年,在延安总部的统一指挥下,解放区军民以迅猛之势在华北、华中、华南和东北全面展开了大反攻,收复了大片失地。东北抗日联军还配合苏联红军从苏联境内打回东北,解放了被日伪军统治了14年的东北地区。
老红军一路走好! 
(原题为《悲恸!102岁长征老红军吴清昌逝世!他曾把半截食指留在长征路上…》)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逝世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