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康大民逝世,系公安学学科创始人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微信公众号

2017-11-03 22:37

字号
2017年9月21日,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公布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的通知》,公布了全国42所世界一流建设高校和95所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名单。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入选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公安学入选“双一流”建设学科。
然而,我校为创立公安学学科做出重要贡献的康大民教授没能等到这一喜讯的到来便与世长辞。他因急性肺炎致感染性休克医治无效,于2017年9月19日在北京市逝世,享年85岁,距公布“双一流”名单只有两天!
康大民教授  本文图片均来自“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微信公众号
康大民教授
康大民,1933年4月生,河北宁晋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专业技术二级警监。1951年参加中央公安干部学校学习,后来在中央人民公安学院从事组教工作,主讲公安学基础理论课。
1983年,他首次提出建议,设立公安学课,得到公安部和公安学院领导的支持。他主持并执笔了《公安学概论》的编著和教学任务,标志着我国“公安学”学科的正式诞生。
1987年《公安学概论》获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二等奖;1991年获公安部优秀教材二等奖。1987年,他发表的论文《公安学基础理论研究》,首次提出在公安学中设立“公安学基础理论”学科。他先后出版了《公安论》、《广义公安论》、《理性公安论》(被学术界称为“公安学三论”)等各类专著15部,其中,《公安学基础理论研究》被列入“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科研项目”,《公安学基础理论教程》被公安部认定为“人民警察高等教育规划教材”。他主持的科研课题《论邓小平人民民主专政思想》,荣获中共中央宣传部1994年度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成为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百种重点图书之一。此外,他还先后发表公安专业学术论文150余篇。
2016年12月底,在公安大学“口述校史”活动中,康大民教授讲述了自己和“公安学”的故事,为学校发展史、公安学发展史留下了珍贵的影像及文字资料。
采访中,康老感叹道:回想今生,能够献身于公安教育与公安研究事业,留下公安学之初页,也堪称幸事。
康大民教授生前自述
从师大附中到中央公安干部学校

我的初中是在北京育英中学读的。上高中,我当时最向往的、首选的是师大附中,此校的招生录取率很低。经过紧张备考,我考了第9名。在师大附中读高中时期,我十分重视全面发展,有广泛的兴趣,确立了献身于科学事业的志向。我的课余生活很丰富多彩。高三时,是班俱乐部主任,负责组织班的课余文体活动。我也是班篮球队长,下了课我组织大家练球、赛球。我还写大歌篇、办壁报、练画画,今天回忆起来,那些课堂之外的校园生活,很多是我难得的养成教育之事。
1950年11月,受“抗美援朝”的动员影响,我报名参加了人民公安工作,经师大附中班主任毛鹤龄老师的推荐,我来到了中央公安干部学校。
成为体育课教员 初涉公安教育
在中央公安干部学校经过一段时间学习,我被分配到警干大队当办事员。我渴望成为科学研究人才,以知识和技术武装自己。1953年,中央公安干部学校改建为中央人民公安学院,要开体育课,我主动争取去当体育教员。我虽然素日参加体育活动,会点技能,我是校篮球队队长,还拿过跨栏冠军,跳高第三名,400米跑冠军,但根本不够体育教师的水平。我就上北京体育学院去听课,学了体育课教学法,懂得了制作体育课堂教案,边学习,边备课,边上课,就这样边学边教,在公安学院开创了相当正规的体育课,从而受到学校领导的表扬。这阶段,女生罗高辉是校运动会径赛冠军,是女子篮球队成员,参加过女子体操队的表演。她毕业分配以后,我们结婚了。
转向新的目标 提出建立公安学
我的体育教学任务完成后,发展兴趣转到公安业务课程上。1981年以后,我暂时没有教学任务,我发现我们的公安业务课并没有同国际上的警察教育接轨,便先后到学校图书馆的内部资料室和北京市各大图书馆,研读那些不外借的国际国内警察学名著(达三十余册)和警察刊物,并摘要作笔记。从金国珍的《市公安》,我看到北伐战争时期的警察局改为公安局的历史,领悟到我党关于公安机关的称谓符合世界治安部门发展的主流趋势。我那时形成坚定的思路——只讲警察学不够,还必须讲公安学!
我意识到,公安事业突出地体现公益性、服务性的特征,与警察学有所不同,以公安事业为研究对象,适应其发展,我认为应改称为公安学,我们的公安业务课应称为公安学课。1983年,公安部的《内部参阅》发表了我的文章《应尽快创立公安学》。当时的公安部副部长兼公安学院院长王文同采纳了我的意见,并于1984年决定将我参加主编的《公安学概论》(被称为中国公安学第一书)列入“公安部教材编审委员会”书目。1987年上海召开的公安学研讨会上确立了我参加主编的《公安学基础理论》置于公安学科的带头学科的地位,我也被认为是“公安学学科带头人”。
上述教研成果,仅用了我积累资料的很少部分。后来我将读书笔记中积累的素材,加以连缀,即汇成一册《公安论》,付诸出版。
进一步的研究中,我特别关注了现代警察中救助服务职能的发展,收集、阅读了介绍法国的治安警察、意大利的宪兵、美国的社区警察、奥地利的生态警察、巴西的护妇警察、澳大利亚的划船卫队等方面的材料,体会到警察具有的公共福利性是不可忽视的,2001年,我写了《广义公安论》。
之后,国际上兴起了理性的思潮,国际警界也突出了理性意识的论述。经进一步研究国际警界的新论述,我写成《理性公安论》于2009年出版。原公安部副部长王文同看了说:“看到康大民教授的新作《理性公安论》很高兴。这是他继《公安论》、《广义公安论》之后又一本研究公安学基础理论的著作。这三部连起来可以称‘公安三论’”。(见王文同为《广义公安论》写的《序》)
期待公安学蓬勃发展
公安学自建立以后,受到公安系统以及社会科学界、教育界的高度重视和支持,有着较快的发展。2011年3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印发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中,公安学和公安技术分别被列为国家一级学科。2012年7月,教育部批准公安大学的公安学和公安技术为一级学科国家重点学科。在我83岁时,见到了公安大学校园中立起了公安学和公安技术的学科纪念碑,这是公安教育和公安科学的光荣。我已年逾古稀,对于公安学的发展再难有作为,但仍关注着这个学科的发展,看到其日新月异,现在的心境,正如“待到山花烂漫时”。
就在康大民教授辞世的第三天,我们迎来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入选世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公安学学科入选“双一流”建设学科的消息,康老期待的“山花烂漫”正在逐步盛开,相信在后来者的努力下,公安学学科会不断发展,真正迎来百花齐放的繁荣景象。
愿康大民教授一路走好! 
(原题为《深切悼念为创立公安学做出重要贡献的康大民教授》)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逝世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