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电影节:在东京,电影节是小众的节日

李思园

2017-11-04 11: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为时两周的东京电影节在11月3日落下帷幕,评审赵薇亲手将最佳男演员的水晶奖座颁给段奕宏;此外本届电影节媒体关注度最高的当属中日合拍的《妖猫传》,作为开幕影片,六本木会场最显眼的位置贴着《妖猫传》明年2月在日本各院线公映的宣传海报,提前近4个月,实属例外。中国电影在东京亦成为不可忽视的存在。
《妖猫传》日本海报
与中国媒体的热情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东京人对电影节的反应是平淡的。电影节是小众的节日,对于参加过北京和上海电影节的笔者来说,尚未习惯这种冷淡。
向普通观众放映的场次在10月中旬开始预售,价格为1500日元,比一般院线更低,但大部分场次到放映当日基本都还有零星余座,如果是学生身份,当日500日元即可买票入场。在东京,不存在放票当日把官网挤到崩溃的情况,也见不到拿着放映时间表穿梭于几个会场赶场的热情影迷。
剧组在露天中心广场举行观众见面会,不会有多少路人感到好奇围观。行人们走在六本木街区看到“Tokyo Film Festival”的道旗,才发觉:“哦,原来在办电影节呢”。在一场宫崎葵本人出席的《人造天堂》重映会之后,笔者接着去日本桥的东宝电影院看了刚刚上映的《银翼杀手2049》,直观感觉到普通观众对后者的热情更高——结束一天工作的上班族让影厅一席不剩。而令北京和上海影迷们趋之若鹜的的经典影片4K重映,在东京,入场者寥寥。
《人造天堂》海报
大概是年轻人都去了涩谷参加万圣节狂欢,年长些的去了神保町古书祭,让位于乃木坂和欅坂之间的六本木变成了外国电影人的世界。托动画电影之福,日本本土电影近两年的景气向上,但动画、改编热,实写、原创冷,国际评价高、国内反响冷淡是不争的事实。
曾为是枝裕和导演《无人知晓》等电影做过制片、发行的在日韩国电影人李凤宇不久前参加完釜山电影节回到东京,也表示能直观地感受到日韩之间对电影一冷一热的差距。今年共有41部日本电影入选釜山电影节,数量打破历史记录,导演特辑环节举办了今年2月去世的铃木清顺回顾展,在釜山,苍井优、瑛太、有村架纯、是枝裕和成为了最受瞩目的影人。
日本电影离自己最辉煌的年代已经过去太久——1958年电影动员观众总人数为11亿,当时全日本人口只有9千万,意味着当年平均每个日本人在一年内看了近12场电影。随着电视热潮的兴起,电影观众人数逐年减少,票价上涨的速度超过通货膨胀。单价上涨后院线收入倒是频刷新高,电影从大众娱乐转变为少数人的爱好。曾经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一度占领日本电影市场近70%的以好莱坞为主的外国电影,在2000年后逐渐式微,在2006年前后经历“邦洋倒置”。只不过真正具有大众影响力的电影很少,“平成”导演或许只有宫崎骏一人可称为“国民级”。
第30届东京国际电影节特别企划——4位荧幕缪斯(摄影:蜷川实花)
本次日本电影节最成功的企划是“当代日本4位荧幕缪斯——安藤樱、苍井优、满岛光、宫崎葵”的环节。听取演员本人意见并与策展人商讨后,四位演员各有一新一旧两部代表作参加展映,映后与导演一同参加交流。宫崎葵在出道作《人造天堂》的映后谈中说,14岁的自己永远活在电影里,尽管如今看来对银幕中少女就是自己的意识几乎为零。“只是暑假1个月郊游一样的感觉在拍电影,不知不觉就在延长线上走到了今天”。《花与爱丽丝》的映后谈中铃木杏自嘲,距离电影完成过去了13年,已经变成“像模像样的中年人”了。剧中人、演出者、观看者,三个不同次元中的生命在“看电影”的行为里短暂交汇,这正是电影的魅力所在。
作为一个旁观者,对于东京电影节的悄无声息会产生暴殄天物之感。有政府资金支持,有最专业的策展人选片,完备的场地、活动企划、同声传译、媒体,在本土却影响力甚微。幸好在这个时代,无论开闭幕式、发布会、舞台见面会都可以实时向全世界传播,通过网络在世界的另一头获得反响,也仍意义非凡。
电影评论家町田治浩借哈里森·福特宣传《银翼杀手2049》来日之机,与他进行关于一系列老电影的对谈,在即将结束时哈里森·福特说:“你真是看了不少电影啊。人生可还有更多有趣的事情呢。”此话从演了一辈子电影的哈里森·福特口中讲出令人哭笑不得,别人说生命在于体验,迷影者只肯自我宽慰,电影延长三倍生命。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东京电影节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