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寻战友儿子”老人被接离救助站,其爱人称无法和他面对

彭亮 杜玉全 /成都商报

2017-11-05 09:26

字号
身佩一柄1米多的长剑,拿着一杆1米长的大烟枪和两大袋烟叶,背着35万现金,这位身份信息显示为“黄云彪”的9旬老人,引来众多网友关注。
最新动态
亲友到达河北接人

黄云彪被接走
11月4日,黄云彪户籍信息上的户主陈小勇以及老人的亲属王鸿达来到河北无极县救助站。下午4点08分,两人将老人接走。 在现场,成都商报记者看到,黄云彪老人确实显得身体不太好,起立坐下动作缓慢,拿烟时手也一直在抖,在谈话时,他时常搞不清记者的问题而自答一通,又或者对同一个问题给出前后矛盾的回答。
“我要回成都去。”这是老人仅有的一句态度清晰而不断重复的话。
黄云彪据身份证信息生于1924年,如记录属实的话目前已经94岁高龄,10月31日,他被发现在湖北仙桃一家酒店附近“流浪”,随身物品是一杆大烟枪、一柄长剑、两袋烟叶,还有近三十五万现金。据当时老人自称,这笔钱是其战友去世的抚恤金,他携带这笔钱到湖北仙桃,是为了找到战友的后人,将这笔钱交给对方。但因老人无法说出战友的姓名及住址,当时也联系不上亲友,当地民政部门不得不采取救助程序,他随身携带的现金在工作人员帮助下已经存入银行,随后武汉救助站联系到老人家登记的户籍地石家庄无极县救助管理站。
老人户口所在地为河北省石家庄郭庄镇,挂在郭庄镇郭庄村村民陈小勇名下。当地民警介绍,老人曾在2009年与陈小勇的三哥做过生意,为做生意方便将户口迁往河北,但未在河北生活过。
老人的亲属王鸿达称,自己受老人妻子委托,来无极县接老人回家。由于老人身份证丢失,王鸿达在帮老人办理身份证明,打算5日带老人返回成都。
亲属王鸿达将老人接离救助站
爱人称已无法和他面对
11月4日,成都商报记者找到了黄云彪在成都的住址:成都市成华区八里桥路的一个小区。在邻居们的指引下,记者来到黄云彪的住处,房间大门紧闭,反复敲门后没有反应,房间的阳台上挂着洗过的床单等。信息显示,这间屋子登记的房主并不是黄云彪,而是一名杨姓(化名)女子。
辗转联系上这位杨女士后,她表示,自己今年是“奔6”的年纪,十多年前通过介绍认识了黄云彪,“当时了解到,他没有其他亲属。”之后杨女士和他组成了家庭,并育有一女。
杨女士告诉记者,她现在并未和黄云彪住在一起。对于从家里搬走的原因,杨女士说,因为房子十几年了,黄云彪平时在家中不爱收拾,家里脏乱,考虑到自己和女儿的身体健康,所以搬出来了。杨女士称,自己曾经和黄云彪商量,先在外面租一套房子,找人简单装修下八里桥这边的家,再住回来。“他坚决不愿意,说死都要死在这里。之前把他接出来了,第二天他又跑回去了。”
怀疑他有老年痴呆症
对于此次广受质疑的近35万现金一事,杨女士并未正面回答。“你问他嘛,我一概不晓得。”
杨女士提到,黄云彪平时在家中常常会自言自语,“一个人在家里叽里咕噜,问他在念啥子他又不说,经常说话颠三倒四的。”杨女士甚至怀疑他有老年痴呆症。“几十岁的人了,估计有点老年痴呆,间歇性的”,不过并没有进行检查确认。
杨女士说,黄云彪是自己离家出走的,现在新闻报道出来后,自己压力很大。“所有的朋友都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回事。我脸面往哪儿放?人家还以为我把他撵出去的。我和他没有矛盾,他和我有没有矛盾我也不晓得。”
去武汉之前,黄云彪曾去过一次重庆,说是要去找自己的妈。“当时他说要去重庆找他妈,我们就开着车去。”她表示,车到了重庆后黄云彪又喊返回,“早上8点多出发,下午4点多又回来。”她说,去了重庆后的第二天,他就自己一个人出发去了武汉。
至于黄云彪身上的现金来历、是否当过兵、有过战友,以及两人是否领过结婚证,杨女士表示自己不想回答,“你们去问他吧。”
对于黄云彪这次的事情,她直言:“对我和娃娃的影响很大,我真的,无法和他面对了。”
成都商报记者试图提出和杨女士见面的请求,被杨女士婉拒。
邻居
大家都叫他“江湖郎中”
“这个就是他。”2003年小区交房的时候就入住的赵先生告诉记者,黄云彪几乎和他同时住进来,“他的房子大概70多平,当时小区的房价是1750元每平方米。”
黄云彪老人被小区里的邻居称作“江湖郎中”,赵先生告诉记者,早些年的时候黄云彪确实会卖药丸一类的东西。赵先生表示,黄云彪喜欢抽叶子烟,“所以他也经常把别人给他的中华、苏烟什么的,送给我们。”门卫李大爷告诉记者,前段时间老人来找他修水壶,“之后还给了我一包20多块的烟。”几年前,黄云彪还喊他去黄龙溪玩,“没让我花钱。”
门卫:临走前说“想回老家”
小区门卫李大爷回忆,他最后一次见到黄云彪,大概在几天前,“他说老婆对他不好,他想要回自己的老家。”
黄云彪的生活习惯与小区大多数老年人无异,“每天早上8点多钟,拿着烟杆,端着茶杯就往那边茶馆去了。”李大爷说。
出了小区大门左转,通过一个路口,再走上约200米,便是黄云彪常去的茶馆。“来了几年了。”茶馆老板告诉记者,每次来黄云彪就点一杯3块钱的茶坐着,“也不多说话,不打牌。”
赵先生和李大爷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此前确实有两名女性和黄云彪一起生活,“是他爱人和女儿。”不过最近几个月的时间,黄云彪多数时候是自己生活,“他爱人隔段时间会回来给他打扫。” 
对话其亲属
确实当过兵 钱是多年行医挣的

成都商报记者(以下简称记者):这笔钱是战友车祸的赔偿金吗?
王鸿达:不是的,他瞎说的。钱是他自己挣的,多年来他一直在行医,有时会给人开药方配药,别人就会给他一些钱,有的时候看他年纪大了,除了成本价,也会多给一些吧。他其实也没有怎么跟人做过啥生意,只是前些年想跟朋友合作,在河北这边开建个厂房。
他岁数大了,当时可能害怕,头脑也不清楚,才说的那些话,实际上就是跟家里人闹了矛盾出走的。打电话来问他事的人也挺多的,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就不要过多关注了。
记者:老人到底有没有当过兵?
王鸿达:当过兵的,新中国成立前当的兵。
记者:他说想找到战友儿子?
王鸿达:一个老头,过去当过兵,他想带着钱去资助他战友的儿子,这个初衷是好的,现在(他战友的儿子)起码也是在60岁上了,但是他战友不在了找不到了,战友也比较多,到底找谁我也不清楚。当时从成都出来,可能别人帮助他上了车到了武汉那边。
记者:他的剑是哪里来的?
王鸿达:他本人以前就习武,爱健身,剑是自己收藏的,有几十年了,以前就一直有。
记者:为什么会要随身携带?
王鸿达:他爱健身,可能就带上了。
(原标题:《“剑是健身用的 钱是卖药挣的” 负气出走?》)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老人,健身,背钱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