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真的来了怎么办?别怕!负责拯救地球的霍金们来了

澎湃新闻记者 洪燕华

2017-11-06 19: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霍金在腾讯WE大会上的演讲。视频来源:腾讯(12:13)
林尽水源,
便得一山,
山有小口,
仿佛若有光……
混沌天地间,
一束光,
照在一位坐在轮椅的老人身上,
镜头推近推近再推近,
是的,你没看错,这是“宇宙之王”霍金。
“你好,北京!我是史蒂芬•霍金。”

这是2017年11月5日,北京,腾讯WE大会的现场。
因为身体的原因,霍金在视频里向在场观众问好,向北京问好,当然,也向世界问好。
曾经有网友问霍金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可以穿越,选择回到过去还是去向未来?
霍金的回答是——我想去往未来。因为从历史中,我们已经了解了过去。
想去往未来的霍金,为人类想好了各种可能出现的方案,“到2600年,世界将拥挤得 ‘摩肩擦踵’,电力消耗将让地球变成‘炽热’的火球。这是岌岌可危的。然而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我相信我们可以避免这样的世界末日,而最好的方法就是移民到太空,探索人类在其他星球上生活的可能。”
移民太空——是这位以《时间简史》启蒙了一代人宇宙观的智者送来的未来人类的良方。
为未来人类送来良方的不止霍金,“返老还童、重返青春不是不可能,”斯坦福大学神经学教授,老年疾病研究专家Tony Wyss-Coray在会上展示了他的研究成果。针对患有阿尔茨默症的患者,输入健康、年轻的血浆,这项临床研究对阿尔茨海默症的治疗或延缓人类衰老提供重要解决方案。此前2014年,他在年老小鼠和年轻小鼠之间建立了血液循环系统,发现重复输入年轻血浆能够使得老年小鼠的大脑变得年轻。
人人谈之色变的癌症可能可以根治,人类生物时空可以逆龄,人的生命可以延长到200岁——癌症研究科学家、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人类基因组医学研究所所长张康同步他有关早期诊断与治疗的研究成果,他和团队基于大规模的临床数据分析和深度机器学习,开发出一种高效血检方法,能以无创形式快速有效诊断原发性肝癌。
把世界上最令人惊喜的科学发现聚集在一起,让更多人看见不远的未来——这是腾讯WE大会的宗旨所在。过去4年,腾讯WE大会邀请到了45位来自全球的顶尖科学家 ,覆盖了太空探索、生命科学、深海探测、人工智能等几乎所有正在改变人类未来的科学领域。
2013年,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WE大会上发表了演讲《通向互联网未来的七个路标》,提到了“互联网+、连接一切”。两年后,“互联网+”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连接”成了中国社会的热词。
2014年,奇点大学联合创始人Robert Richards带着刚创立的月球速递公司Moon Express来到WE大会。两年后,它成为美国首家拿到“私人登月执照”的私人公司,为人类开采月球资源带来了全新的可能。
2015年登上WE大会的satellogic,是一家微小卫星的发射公司,今年6月在酒泉用长征4B运载火箭发射了第6颗地球观测卫星,它的目标是300颗;
2016年,Barry Barish来WE大会讲引力波,今年就因为引力波领域的研究贡献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
2017年的腾讯WE大会告诉大家,星际迁移、返老还童、癌症免疫……这些只在神话里才会出现的事,正一步步成为现实,你信吗?如果还是有那么一点怀疑,没关系,不妨看下“霍金”们的一道道关于人类未来的良方——

第一道良方来自
剑桥大学物理学教授、著名宇宙学家霍金 ,他告诉我们,为什么要考虑探索其他宜居星球?
“我今天的目的,是问大家两个问题。首先,我们需要做什么才能够确保,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人类的未来达到尽可能完美?其次,我们为什么要考虑探索其他宜居星球? ”这是霍金在现场抛出的问题。
接下来,霍金指出了人类移民太空的原因所在——一个原因是,对我们来说,地球变得太小了。在过去二百年中,人口增长率是指数级的,即每年人口以相同比例增长。目前这一数值约为1.9%。 这听起来可能不是很多,但它意味着,每四十年世界人口就会翻一番。 2022年,我将庆祝自己80岁的生日,而在我人生的这段历程中,世界人口比我出生时膨胀了四倍。这样的指数增长不能持续到下个千年。 到2600年,世界将拥挤得 “摩肩擦踵”,电力消耗将让地球变成“炽热”的火球。这是岌岌可危的。然而我是个乐观主义者,我相信我们可以避免这样的世界末日,而最好的方法就是移民到太空,探索人类在其他星球上生活的可能。”
“但是理由充分吗?难道留在地球上不是更好?”此刻,你可能有这样的疑问,霍金也替你考虑到这一点。
“在某种程度上,今天的情况就如同1492年前的欧洲。当时的人们很可能坚信,哥伦布的探险注定是徒劳无功。 然而,新世界的发现,对旧世界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对于那些被剥夺权利地位、走投无路的人来说,新世界成为了他们的乌托邦。人类向太空的拓展,甚至将会产生更深远的影响,这将彻底改变人类的未来,甚至会决定我们是否还有未来。它不会解决地球上任何迫在眉睫的问题,但它将提供解决这些问题的全新视角,让我们着眼于更广的空间,而不是拘泥眼下。希望这能够让我们团结起来,面对共同的挑战。”
“当我们进入太空时,会有怎样的发现呢?会找到外星生命,还是发现我们终将在宇宙中踽踽独行?我们相信,生命在地球上是自然而生的,是在漫长的进化后,实现了与地球资源的高度契合。因此,在其他条件适宜的星球上,生命的存在也必定是可能的。即使这种可能性极小,但宇宙是无限的,我们还是可以假设,生命会在某处出现。不过,如果概率很低,那么出现生命的两个星球间的距离,可能将异常遥远。”
“在太阳系中,月球和火星是太空移民地最显而易见的选择。水星和金星太热,而木星和土星是巨大的气体星球,没有坚实的表面。火星的卫星非常小,并不比火星本身更优。木星和土星的一些卫星也存在可能。比如木星的卫星之一欧罗巴,它的表面是冰层,但其下可能会有液态水,也就可能会孕育生命。那么我们如何确定这种可能?是否必须登陆欧罗巴,然后钻一个洞?”
什么时候可以实现星际航行?
“星际航行必然是一个长期的目标。我所说的长期,是指未来二百到五百年。”
但是,还有另一种选择。去年,我与企业家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一起,推出了长期研发计划——“突破摄星”,目标是让星际旅行变成现实。如果成功,在座各位有些人的有生之年内,我们将向太阳系最近的星系——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系发送一个探测器。
“突破摄星”是人类初步迈向外太空的真正机会,为了探索和考量移居太空的可能性。如果“突破摄星”计划能传回毗邻星系中宜居星球的图像,这对人类的未来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人类作为独立的物种,已经存在了大约二百万年。我们的文明始于约一万年前,其发展一直在稳步加速。如果人类想要延续下一个一百万年,我们就必须大胆前行,涉足无前人所及之处!”最后,霍金如此强调说。

那么到底哪个星球可能有生命存在?霍金提出的宇宙命题被突破摄星执行董事、前NASA艾姆斯研究中心主任Pete Worden接住了。

Pete Worden说,“现在我们觉得在太阳系当中唯一有可能有生命的是火星,但是火星上面我们目前也还没有找到任何的生命迹象。另外还有一个土卫2。在土卫2的南半球的部分,事实上有一些涌出的泉水,这就说明了在结冻的表面之下,是有水存在的。
我们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是不是在那里会找到生命,我们要通过后续的任务去解答这样的问题。同时我们也必须要在我们邻近的星系当中寻找生命的存在。”
“科学家已经发现,超级类地行星于半人马座-α,存外星生命宜居行星。近日有科学家称“三体”恒星系统半人马座-α可能存在外星生命,有研究人员称半人马座阿尔法星中可能存在超级类地行星,预估那颗行星已存在10亿年具备 孕育生命的条件,很可能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宜居行星。
我们相信,如果持续寻找,我们可以找到更多这些宜居的星球,问题就在于即便它们宜居了,我们是否真正能够移居过去?我们是不是能够旅行过去?我们如何能够旅行到银河系?所以下一个问题是我们能不能把太空旅行走得更快一点?如果我们能提速到现在的一万倍,我们才能在20年之内走到我们要到的星球。
在突破项目当中,我们还有一个项目叫做突破聆听项目,我们在2015年7月份开启的一个项目,目的就是希望能够寻找外星人可能发给我们,或者说,他们自己发出的一些信号。我们把世界上最大的一些射电望远镜结集起来。我们使用自动的行星寻找器,这个是在美国的技术去寻找可能的行星存在。一年以前,我们与中科院的国家天文局合作,来使用中国FAST望远镜,这是全世界最大的望远镜。通过这个望远镜,我们希望能够找到更多的突破。
我们从射电望远镜上所获得的信号,也许这些信号一些快速射电爆发的现象,说明了外星人他们可能把他们自己的太空船,射向太空的时候所发出来的信号,我们希望更好的观察这样的信号。
如果这个信号真的如他所说的,那就意味着外星人也在试着来到其他的星球去进行移居或者定居,后来经过证明,这其实并不是,不管怎么样,如果我们继续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就可以找到更多临近星球,然后去收集更多我们刚才找到的信号。
像刚才所说的,我们没有任何的迹象完全证明有生命,但是我们持续努力,现在也有一些成绩,我相信可以继续尝试回答我们想要回答的问题:到底在外太空有没有生命存在。”

什么是量子计算机?量子计算机和普通计算机有什么区别?量子计算机就是能破解没办法破解的密码——中国科学院院士、量子计算专家、图灵奖获得者姚期智也来到WE大会现场做了演讲。
“20多年以前量子计算机被发现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功能,大家知道RSA是一个现在常用的密码系统,大家觉得这是一个高度的安全的密码系统,但是这个密码系统如果有了量子计算机以后,科学家证明它就变得不安全了,怎么一回事?
比如说我们想用一个RSA的密码系统,用400位数的整数来做一个密钥的话,用现在用最大的、最好的超级计算机,需要60万年才能够做出来。但是如果在将来有了一个量子计算机有相当的储存功能的话,三个钟头就可以做出来。我这里用的数字是科学家的最保守的估计,一般人都认为它能够用比三个钟头少很多的时间就可以做出来。光是这样你就可以看到量子计算机能够破解现在没有办法破解的密码,这个震惊了世界学术界。
量子计算机它为什么和传统计算机完全不一样。我们中国有一个很古的寓言,是说“杨子见歧路而哭之”,杨朱看到有一只羊走失了,他走到了分叉的地方,他不知道羊在哪一条路上,这个时候他就不能够决定,觉得很悲伤,因为看起来唯一的方法,就是你必须先去走一条路,然后再走另外一条路。这代表着我们在做计算机的一个计算问题的时候,我们想要找一个答案,常常要搜索好几个不同的方向,来看到底哪一个方向才能够给你一个答案。所以说传统计算机就有这样的一个问题。
在量子世界里面,这个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姚期智用了孙悟空对量子计算机做了通俗易懂的解读,“我们可以这样想,在传统的世界里面,杨子看到有歧路,我们脑筋里面出现的一个景象,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什么呢?如果杨子是孙悟空的话,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因为我在头上拔几根毛,变出很多个小孙悟空,每个人都走不同的路。这样的话,大家可以同时搜索,搜索的时间就短了,一个难的问题就变得容易了。”
“而在量子世界的时候,这些最微小的粒子本身就具有孙悟空一样的能力。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事情,在这种最微小的量子世界里面,一个小孙悟空可以一下子变成两个孙悟空,有一半的他走一条路,另外一半走另外一条路。”
“所以在量子世界里面,在这些最小的分子、原子之下,他们这些小孙悟空,如果我们在一种适合的情况下,他们真的能够有一个非常好的配合,能够让他们所有的分身全部分开,大家一起合作。换句话说,这个就是达到了我们的平行计算,基本上等于有无限多个能够运作的计算器给你用。
这里画了一个图,是它的一个方法,一个孙悟空可以变成两个小孙悟空。”
“这种能够分身的魔术,并不是在所有的计算问题里面,都能够达到这个效果,不幸的是,量子物理世界在原理上还有其他结果。但是,有时候它可以做到。”

人可以实现逆龄生长?返老还童?青春永驻?
斯坦福大学神经学教授、老年病研究专家Tony Wyss-Coray 说真的有可能。
Tony Wyss-Coray的话是有依据的。
“实验说明了,如果我们注射了年轻血液以后,老的老鼠的学习能力就可以提高。我们找来了18名得阿尔兹海默症的病患,我们连续四周,每周进行年轻血浆的注射,每周一次,一共四剂,这是在我们临床研究当中的安全性测试,在四周以后我们去测试它的一些记忆和功能性,还有血液的测试。”
“至少经过四年,在安全性的小范围的测试当中,我们可以证明这样的输血过程是安全的治疗方案,并没有造成任何的副作用,我们同时去解答他们功能性的一些行为,比如说他们是不是能够更好的刷牙或者是写支票,或者是系上纽扣。”
“我们的项目目的是希望能够搞清楚,如何让人的大脑返老还童,我们首先要搞清楚的就是这些信号是如何传递的,我们要搞清楚细胞之间它们沟通的对话,我们要破解他们对话的密码,然后我们要知道在一种共生的老鼠它们彼此之间一种共生或者是返老还童背后的基因效果,我们可能要花几年的时间才能够获得我们想要的效果,但是至少目前我们必须要保证我们在以上的这几个领域有所进展以后,才能够把它正式用到人体上面。”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经过几个月的一些实验,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是不是让受试的动物,是不是让鱼、老鼠能够延长寿命,或者改善它的大脑能力,接下来才能够用到人体上面,然后用它来解决我们人类所碰到的神经性老化、退化的问题,比如说阿尔兹海默症。”
此前一天,Tony Wyss-Coray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于网络上有网友称之为“吸血鬼疗法”的说法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说,事实上这是有所偏颇的,“因为吸血鬼是把血吸了下去,从你的消化系统里面试图吸收,事实上他并不会真的从消化系统里面完全吸收,大部分养分可能在消化系统当中都已经被侵蚀掉了,所以这不是一个很合适的昵称,更好的方式应该叫做青春之泉。但是这个青春之泉未来会在哪?看起来是我们每个人身体里面,原来出生就有的青春之泉,随着我们越来越老化,这个青春之泉就干枯了。所以,我们现在在做的这个研究,目的就是希望能够让你重新找到青春的泉源所在。”

让人类的生物时钟逆转,人可以活到150-200年,那么是不是要考虑把一些人送到火星或者月球当中? 癌症和干细胞研究科学家、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基因组医学研究所创始所长张康的研究从侧面也呼应了霍金抛出的命题——人类要太空移民。
张康是研究癌症的,他给世界带来一个可喜的信号——人人谈之色变的癌症可能可以根治。
“现在我们可以一起来减少一半的肿瘤死亡率,我们只要进行早期的诊断治疗就可以做到,现在在美国和中国很多公司已经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只要我们携手,把我们的技术综合在一起,应该是能够实现这样一个目标,如果我们进行抽血的检查,比如说去医院常规的年度体验等等检查,就可以进行早期的诊断。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一期的癌症是比较局部性的,所以可以通过手术去除,就可以治愈,除非你能够在第一阶段采取行动,不然癌症是不可能痊愈的。”
“为了实现这样一个目标,我们不仅仅做了肝癌这方面的研究,我们还对很多白血病人做了研究,我们想通过机器学习等等,对50万的我们冰箱里存的样本进行研究,从而建立非常大的数据库,再去研发一种标志物,用这个标志物来识别出各种各样类型的癌症。”
“接下来,我想换一个话题,介绍另外一个话题,这个话题也是和上面相关的,也就是衰老的问题。”话锋一转,张康谈到人类老龄化的问题。
“我们解决了癌症的问题之后,接下来就是衰老的问题,因为这是我们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会衰老呢?我们出生的时候,我们其实就注定要死亡,到底是为什么,我们只能越来越老,而不能越来越年轻呢?我们怎么样保持青春?”
“通过我们的实验,有时候通过一些基因的编辑或者其他的方式,我们可以发现,真的是可以加速或者减慢这个时钟的,所以我总是希望在我们这一生当中,我们人类是可以活150-200年,当然这个可能会导致其他社会的问题,是不是要考虑把一些人送到火星或者月球当中。”
结语
描绘了关于未来一副又一副图景,11月5日下午5时30分,第五届腾讯WE大会落下帷幕。
走出会场,天色渐暗的北京城仿若有光。让人们感觉从未来又回到了现实,但看未来似乎又近了很多、清晰了很多。
是的,这些伟大的思想和发现为我们打开了透视未来的山口。
其实,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未知的,它们只是暂时被隐藏了。
若有光——也是今年腾讯WE大会的主题。

去好奇,去问,去寻找答案,去改变世界。腾讯WE大会想传递的,不仅仅是这些科学创想本身,还有一种我们作为人类,对科学、对地球、对自己这个物种的未来应该有的态度。
关于未来,可能真的就像陶渊明在1600年前所说——
林尽水源,
便得一山,
山有小口,
仿佛若有光。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腾讯WE大会,霍金,若有光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