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的诞生》重点不是输赢,所以大家看戏就好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7-11-06 19: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浙江卫视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首期播出后,因为郑爽的晋级,刘芸和黄璐的表演分歧,章子怡和刘烨的吵架,带来了刷屏效果。围绕这一期已经有太多讨论和好奇,到底章子怡是故意说狠话还是演戏?这节目就是为了让流量演员露露脸走个过场?演技高低怎么判定?
尽管现在无法判断《演员的诞生》会不会是今年第四季度的现象级节目,但至少这档节目在目前年轻演员不会演戏、老戏骨被埋没这样的热烈讨论中,因为敢于把各方演员拉到同一个舞台上表演,而获得观众和业界的关注。
《演员的诞生》推荐人张国立,与导师章子怡、刘烨在发布会上的合影。
11月4日下午,《演员的诞生》在杭州举办发布会,章子怡刘烨宋丹丹和节目总导演总监制等幕后人员都悉数到场,并在发布会和采访中解答了目前关于节目的疑问和争议。
台上决定谁晋级,下台就说对不起
首先,为什么要办比演技的节目,以及点评晋级背后到底有没有“黑幕”或者说妥协。
作为这个节目所有上台演员的推荐人,张国立不仅是主持人的角色,更是上台选手和导师之间的沟通者。
“我演了四十多年,又做演员又做导演还做投资人,这是我看到的第一档,用中国最古老的一句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节目,我特别热衷推荐演员来这里去展示自己的演技和才艺,用实力说话。”
张国立是《演员的诞生》节目推荐人,他称每期节目录制前都要认真看每个人的表演视频。
作为推荐人,张国立除了每期都要拿着台本在台上站几个小时,在录制前,还要认真看每个“报名者”的表演视频。
“现在报名有很多青年演员,他们其实是带着流量的,但这些孩子演戏不多,表演的经验也不算丰富,但他们能来这个舞台上过一下,我觉得是特别好的事情”。
让成名演员上舞台PK演技,对节目组和导师来讲,着实有不小的压力,毕竟演员们将来可能有业务上的合作,如何拿捏讲评尺度是最大难题。而前两期中三位导师略显温和的点评,也证实了这种压力。
张国立首先表示,他是其中最难的人,他总要去后台再找补,跟淘汰的演员讲鸡汤话鼓励他们。
“我是站在选手的立场,三位导师是非常专业,有时候他们的语言是很犀利的,不像是心灵鸡汤,是一剂醍醐灌顶的猛药。尤其年轻的孩子不习惯了,身后都带着那么多的粉丝,这么无情地弄下去了。有时候这药可能会一下子把人吃坏了,每次淘汰的演员离开舞台的时候,我总是要去说好多鸡汤的话,这对我挺难的。”
张国立觉得节目组在不断进步,有意地“去除套路,走向真诚”,并且“一扫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好’节目风气”。
评委章子怡说没想到录这个节目“会这么累心”。
章子怡开玩笑道“我们都冒着生命危险的”,她说没想到“会这么累心”,尤其对于比她资深的演员,很难掌握评论尺度,但她表示自己又不愿讲没用的话,“你是认真执着专业的演员,你肯定渴望听到实话和真心话。”
她举例说,自己拍电影每次过程都很漫长,从杀青到电影上映跟观众见面可能时隔一年半载了,每次首映时还是很想听到观众的评价,《演员的诞生》这个舞台却能让这个过程缩短很多,“我们几个导师直接给演员最快的反映。”
第一期播出后,郑爽给节目带来了许多话题。
其次,对于在台上点评的话是真是假,比如她因为郑爽的笑场而发火的桥段,章子怡回应“发火肯定是演的”,但这的确是这个节目最让她头疼之处,在第一期播出前,她预料到有些演员粉丝比较多,所以非常关注观众看完之后的反应,“最主要是观众,如果观众接受,我们负担就小了,如果观众觉得‘你为什么要骂我们的演员,他在我们心目中是如此完美’,那谁也不想得罪人,谁不愿意省事啊。我们每一次下来就使劲地给人说真对不起啊,因为要留一个走一个。这也不是跳高谁跳得高谁拿奖牌,有时候很纠结。”
章子怡最后几乎是皱着眉头希望观众能给他们一些信心,“观众要是愿意听到实话,我想我们的压力可能会小一些,我们就会尽可能把我们的感受认识和经验很无私地奉献给大家,其实那些是很宝贵的,我平常演戏,我从来不会和对手演员说任何事情,但在这个舞台上,我坐在这儿了,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帮助,这都是一件好事情。”
因为自己就是怕别人打击的人,如何点评这个难题在刘烨这也同样难以处理,“你想人家好不容易来一次,平时合作的时候我就老怕打击别人,也不喜欢人家打击我,但有时候年轻演员,你看到他(演)那东西你怎么说,直接说‘你就出去吧’?碰上这种你怎么讲?我的成长习惯,伤害别人的话会考虑很多。还有比我大的,你要叫师哥师姐,怎么说?累啊分歧啊都很好解决,这块是特别累特别难。”
第二期节目中,《我爱我家》剧组的再聚首,再次成为网络热门话题。连《人民日报》也迅速在微博上刊发微评。
这点上导师宋丹丹倒是比较坦然一些,她觉得讲话不见外最好,“这个舞台上除了国立,我是年纪最长的,我很高兴和年轻的孩子切磋演技,我这个年龄没有被忘记,只是去买菜做饭打麻将。我们都像家人一样,一句话重了轻了没关系,大家很直接,我们很坦诚。”
张国立还透露,已经录制过的某一期节目里,三个导师认为两个人演得都不好,最后经过商量,俩人都不许过,“这就很好,你们要坚持,这个节目刚刚上正道,要保持住。”
没播排练过程因为时长,所有演员零片酬参加
除了节目中三个导师的点评和演员晋级问题,关于节目本身的编排剪辑也是目前观众关心的重点。比如如果呈现了黄璐刘芸的排练过程,事后的争议会少很多,郑爽也同样缺乏排练过程证明自己。
对此,总监制周冬梅解释说因为时间有限,“我们节目时长是有规定的,吴彤(总导演)做节目特别执着,要设计得非常充分,每次都做好多素材,我们最大的痛苦就是太丰富放不下,做110分钟版会更好。”
总导演吴彤自己也说,排练素材过长,难以展示,“摄像连续23个小时,郑爽大家看到的排练一分钟不到,拍的素材就是好多小时,黄璐和刘芸的排练素材将近10个小时”。
黄璐、刘芸的所谓表演分歧,也同样是该节目的热门话题之一。
流量艺人显然是节目的一大看点,至少从郑爽的刷屏结果看,效果惊人,未来将出现的王俊凯亦是网友关注的重点。当初请他们来有没有压力?吴彤表示,尽管有一部分“偶像”明星退缩了,但目前来节目的,节目组几乎没有费力气去游说,并且报名的年轻演员非常多。
“我们的邀请几乎都没花钱,很多流量小花小旦出去接一部都是上千万,他们愿意来说明他们对表演是认真热情的,郑爽也是这样的,我们邀请她也是因为她认真,她说我愿意来好好演一把让大家看到。任嘉伦最不屑人家说他小鲜肉。谭松韵说我们每天都在拍戏没有人说我们不好,她觉得在台上听到导师的点评,第一次收获成长。我们不可能请来的都是老戏骨,都是老戏骨还诞生什么呢?”
三个导师里,刘烨受到的质疑不亚于章子怡。
那么对待这些偏偶像的演员,节目组是否提醒过导师,标准要不同呢?不少观众呼吁让余少群复活,就是因为尽管输了翟天临,但他展现了一个好演员的实力,远胜同期其他晋级演员,淘汰了非常可惜。而且余少群和翟天临两个实力派放在一起PK,是否合适?
对此,吴彤表示,标准完全没有不同,“按演技排序,某些演员的确不能进前三,但我们觉得这个节目需要给年轻演员机会,他们来经历的考验和翟天临余少群是一样的,导师的标准是一样的。”
在每组PK演员的安排上,吴彤表示并不一定要类型相似,比如第二期的车晓和周云鹏,就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周冬梅称有时候是演员自己的要求,“可能很多人觉得这对车晓不公平,但演员有时候也会很向往挑战另外的角色,这个每个人都会有技痒。”
总监制周冬梅则称节目本身就没有太考虑过谁输谁赢的问题,观众也不用太在意,“其实PK这个只是载体,谁是冠军不重要,谁赢谁输,我们确实没有想太多,子怡也说这不是跳高,谁高一公分还是两公分。我们不能要求年轻人刚刚走上舞台,比如王俊凯来了,你要求他像一个出道20年的人,不现实。我们当然也跟导师说不能特别苛求,有时候导师也可能出现争论。”
据说这档节目其实立项时主打的是素人,但导演表示因为他们经过三个月训练还不成熟,就只能分到配角。不过在刘芸和黄璐这组表演中可以看到,给她们做配的素人小朋友已经非常会演了。所以,当导师们不方便批评的时候,不妨多放几个素人的镜头展示他们的演技,给观众和台上的演员看看什么是“演员的诞生”。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综艺节目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