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者|人民调解员戴岱元:当24年“老娘舅”,调解上千纠纷

澎湃新闻记者 王乐 实习生 刘一霖 丰凤鸣

2017-11-07 07: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法者,治之端也。”这句话出自战国末期思想家荀子,意为法律制度的制定与执行是实现大治的起点。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大决策。法治,被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法律的公平、公正与人们的安定、幸福息息相关。依法治国,离不开每一个公民的学法、守法,也需要每一个执法、司法者的维护和坚守。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寻访全国各地的法治人物,记录他们的故事,触摸法律的刚性和温度。是为“法者”。

戴岱元终于找到了那棵树。
跳下“小电驴”,他径直走进农家院摘起树叶。有人告诉他,这种树叶能治妻子的病——抗争21年,妻子的癌症再度复发。
可巧,主人出来了。戴岱元连忙上前,发烟道谢,自报家门。
“你就是老戴啊,我知道你,你做了好多好事!”
在上海市嘉定区外冈镇,乡邻们有了“急、难、愁”,总是第一个想到这位前镇司法所所长。24年来,戴岱元调解过的纠纷有上千起,人称“老娘舅”。
“你放心,下霜前你还来摘,树我给你看好了。”主人家说。
年过花甲的老戴有些哽咽,“那一刻我真觉得这辈子没白活。”
担任司法所所长期间的戴岱元,在布置新一轮的工作任务。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调解动迁纠纷12年,确保矛盾“不上交”
2016年,戴岱元刚从外冈镇司法所所长任上退休,区司法局给他举行了一个热烈的欢送会,上上下下都来了人。
这年,他刚满60岁,已在外冈镇司法干线工作了二十多年。事实上,加上早年就做村团委书记、村党支书,他深耕基层已有整整41年。
“我在外冈奉献了青春,也奉献了一生。”其实,外冈镇司法所里仍留着戴岱元的办公桌。
退休手续还没下来,戴岱元就已经签了返聘合同,担任起镇司法所的专职人民调解员。调解工作,正是戴岱元的老本行。威望高、人头熟,哪里有了着急上火的纠纷,公安、法院、企业、社区村委、邻里亲朋,都要来敲老戴的门。
“我们就是要保证矛盾不上交。”戴岱元说,司法行政系统的人民调解工作,正是维护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
外冈镇地处上海北部嘉定区区划内,毗邻昆山、太仓,下辖19个行政村,常住人口约9.4万。自2005年起,随着城镇化建设加速,当地工业园区开发带来的动迁计划使得纠纷事件一度猛增。
“宅基地置换一开始,矛盾就上了一个量级。”戴岱元介绍,动迁带来的纠纷种类众多,房屋买卖、家产析分、老人赡养、继承、离婚……这其中涉及到的法律关系繁杂,矛盾易激化,调解难度很大。
宅基地置换的头几年,外冈镇某村的张氏父子就曾闹得抄起了刀。
张老伯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离过婚育有两子,小儿子只有一个孩子。大儿子主张按照孩子的数量分家产,自己该多分一套房,而张老伯不同意,坚持平分。父子俩吵红了眼,大儿子竟拿起了刀。
戴岱元闻讯赶到,“你们是要把一个好好的家毁了吗?”
戴岱元把张家父子约开,分别做工作,还借势发挥张某亲戚的作用,最终劝得张家同意,兄弟二人均分家产。
这样的事情,戴岱元举不胜举。子女分到动迁房后,推脱赡养老人,想把空房出租;兄弟间早年买卖房屋,动迁分房后反悔要房;叔侄间谁该继承老人的房产……类似的情节,在各个村子里接连上演。
“每个人说的都有道理,不对的人也有道理。”戴岱元到现场后一般一声不吭,只听不说,哄闹的气氛很快就严肃起来。其后他简明扼要说清法理、人情、后果,力求当场打印下人民调解书。
至今,外冈镇已有数千户人家动迁,但却一直是宅基地置换的示范单位,没有因此发生过一起重大群体性事件或是刑事案件。
“任何矛盾总有一个解决的方法,办法总比困难多。”戴岱元说。
难免遇闹事、威胁,但从不低头
外冈镇司法所全员8人,其中专职人民调解员只有2人,戴岱元即是其中之一。此外,镇里各个村居委中也都设有一名人民调解员及多名信息排查员,以便及时摸排并处理基层纠纷隐患。
外冈全镇,专职人民调解员共有25位,信息排查员有282位。他们就地调解不了的矛盾,往往还得戴岱元出马。
“我就像医生开方子一样。”对于报上来的繁多隐患,戴岱元要求基层调解工作人员事先列好一份“问题清单”,把每家的矛盾焦点理清,他再写下针对性的处理建议,交其尝试。若是还调解不了,戴岱元才会亲自处理这些“疑难杂症”。
“调解没有套路,就像打仗一样,一旦开始了就看临场发挥。”最多的时候,戴岱元一天要连调6家。“每家都要换个脑子。”
等他去到现场,往往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当事家庭、邻里亲朋、村居委、派出所民警……每一次调解,也就成了一堂生动的普法教育课。“这就逼着我平时不断去看书、学习。”有关房屋产权、婚姻、继承等领域的法律法规,戴岱元早就烂熟于心。
与此同时,向司法所电话咨询或直接来访的人也是络绎不绝。镇司法所的工作人员都当起了“全科医生”,无论主要职责何在,调解工作需要时都能顶上。
2016年全年,外冈镇司法所成功调解民间纠纷112起。而就嘉定区来看,截至今年10月,全区各级调解组织共受理民间纠纷15095件。
“真是累,但一定要换位思考,我要是遇到了这种事呢?”戴岱元经常对所里的年轻人强调:“学会讲话。”
“人家过来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可能想了好多天,过来就是想解决问题。接待就要客气端正,讲得清楚,暖每一个人的心。”戴岱元说。
多年来,当众闹事、电话威胁在工作中总难避免,但戴岱元从来不低头、不服软。“我站在正义的一面,有什么可怕的呢?”
一次,戴岱元接到了一家辖区企业求助,有一伙小混混赖在厂区里大摇大摆要酒喝。原来是打头的年轻人与妻子因利益纠纷闹矛盾,其妻正在该企业打工。见面后,对方气势汹汹地撂狠话。
“在这块地头,你还叫不上名!”戴岱元一句话给对方泼了盆冷水。
平息了情绪,问清了诉求,事情到最后,还是戴岱元帮这位年轻人争取到了权益。
“人不能有闲的心,空下来就要钻研”
戴岱元卸任所长后,继任者正是所里的后起之秀邱茹萍。
在邱茹萍看来,老所长戴岱元就是自己的“师傅”,“我是他一手教出来的。话不多,就是言传身教。”
至今,戴岱元仍然坚持每天早早到岗,而单位的上班时间是8:30。早来的人们经常看到戴岱元正在打扫公共卫生。
邱茹萍到司法所已有7年。她仍然记得刚入职时,调解纠纷的那种“煎熬”。“这本来就是一种妥协,不可能做到人人都满意。”
每次处理完纠纷后,戴岱元总会适时的点拨几句。“我就会反思,这件事怎么做才会更完美。”邱茹萍说,多年来,这已经成了师徒俩的默契。
“人不能有闲的心,空下来就要钻研。”戴岱元习惯于每晚像放电影一样,回忆白天调解的细节,以便总结、完善。
宅基地置工作铺开后,面对矛盾纠纷激增,戴岱元曾连着数周守在村镇中,逐家逐户的收集问题和意见,与老百姓们面对面的沟通。长期总结下来,戴岱元认为各个基层单位“单打独斗”的现状亟待解决。
由此,在他的推动下,镇司法所建立了一套“三调联动”的工作机制。
其一,诉调对接。每周三,嘉定区人民法院安亭人民法庭的法官会来到镇司法所巡回“坐堂”,让咨询及递交材料的老百姓省时省力。其二,公调对接。对于打了110,而又构不成治安案件或是刑事案件的邻里纠纷等,及时就地化解。其三,与当地劳动保障所联动,快速介入处理劳资纠纷等矛盾。
邱茹萍介绍,“三调联动”机制建立后,自2008年起,连续3年当地民事诉讼数量明显下降。“很多纠纷在萌芽状态就化解掉了。”
“本事大小是一回事,你去干总会有效果。”对于所里一批批进来的年轻人,戴岱元总是鼓励他们“放手去做。”
戴岱元深知“基层难干”,接触的多,经历的多,挑战就更多。“委屈会让你成长,让你成熟。没有血的教训,不一定能成才。”经过司法所的历练,不少年轻人走向了职责更重的岗位。
受邀给区人事局新进公务员做报告时,看着台下一张张年轻的面孔,戴岱元不禁想起自己的基层青春。“那时候热情真高。”
“我们穷苦出身,做事总是很谨慎。”戴岱元给年轻人们送上前程的祝福,也不忘叮咛,“老实的孩子不吃亏。”
上街宣传活动中,戴岱元(左一)正在接待咨询。
“我就是一个老头子,认真干了一点事”
戴岱元习惯早起,每天清晨四点多,他就已经起身操持家务。出门上班前,他要把因车祸致残的妻子从二楼背到一楼。
21年前,妻子不幸遭遇车祸,不想次年又查出了乳腺癌,2010年又患输卵管癌。自此,照顾家庭的重任都落在戴岱元一个人的身上。工作之余,他很少参加聚会,总是推说“有安排了”。其实,他给自己的安排,就是“回家加班”。
平日,戴岱元很少对人提起家中情况,即使医院、单位、家里多头跑,只要有人求助,他也是一个电话就走。
工作的急难,戴岱元也会跟妻子讲讲。“我跟你说话,你也可能不高兴。可我要跟闹矛盾的陌生人讲话,还得讲得两边都高兴,你想想得有多难。”
这点,邱茹萍也深有体会。一些“无理取闹”的事情,常让人难以调处。尤其是意外伤害事件中家属求偿的情况,往往十分棘手。
2008年,外冈镇一仓库在施工时,有人因琐事发生矛盾,斗殴后两人意外溺水身亡。在处理民事纠纷赔偿过程中,死者家属几十人从兰州赶到嘉定,坚持要求按照工伤标准进行赔偿。
戴岱元明确告知其诉求理据不足,但家属仍准备了车辆要去市政府上访。连续4天,面对情绪激动的家属,戴岱元极力劝返,不断做工作,最终促使双方达成调解协议,避免了一起群体性事件的发生。
“普法工作要做的还有很多。”戴岱元回忆,自己刚加入司法政法工作时,“四五”普法正在推行,如今“七五”普法已经展开。
邱茹萍介绍,人民调解、矫正安帮、普法宣传是司法所工作的三大块。在她看来,人民调解仍有一定的“被动性”,而加强普法宣传才更有助于把工作“做在前头”。“现在还有不少老百姓认为父母和出嫁的女儿,不是第一顺序继承人。这种基本法律常识的缺乏,往往会产生很多矛盾。”
“老百姓只有知法懂法,才会守法用法。”戴岱元感叹道。
退休后,戴岱元终于可以腾出更多时间照顾妻子。有时半夜从医院回来,看到年过八旬的老母还等在门口张望,戴岱元也会一阵心酸。
“每个人都有难处,这就是命运,你要自己扛着。”虽有压力,戴岱元还是选择接受了返聘,他笑称这是“废物利用”。
“人活着要有点意思,要千方百计地把工作干得有意义。”这些年,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纷至沓来,可戴岱元说,过了六十的当口,“光环”已不必再回首。所取得的荣誉,是全所共同努力的结果,与领导的支持密不可分。而他只是履行了份内的职责。
“我就是一个老头子,认真干了一点事。”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戴岱元 人民调解员 上海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