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闻|民警跨省解救陷传销男子被悄悄塞一千元,反复登门退还

“慈利公安”微信公号

2017-11-07 17:06

字号
为了退还当事人悄悄塞在车座垫下的一千元钱,湖南省慈利县民警贺林反复登门,11月6日,在村治保主任的陪同下,他终于把钱成功退掉了。
钱是90后慈利县青年朱某武的母亲叶某秀为表感激给的。此前,朱某武赴陕西与网友见面,却陷入传销组织。他母亲报警后,龙潭河派出所所长贺林、副所长莫洪鑫带着叶某秀跨四省赴陕西解救。
慈利办案民警在当地警方配合下,根据已经掌握的传销窝点情况,一个接一个打窝点,寻找解救朱某武,最终将其成功解救。
第一篇章
越跑越快的人影

11月4日凌晨一点,慈利县公安局龙潭河派出所所长贺林、副所长莫洪鑫带着满身疲惫,刚从陕西回到慈利县。
就在驾驶警车回所的路程中,贺林突然感觉驾驶座的皮垫子下有些异样,他停车将手伸进去一摸——一叠整齐的百元大钞,整整一千元。
贺林立即调转车头,朝着刚刚停车的地方往回开,只见到远远的两个模糊影子在往前走,贺林和莫洪鑫停车大喊:哎!把钱拿走!
谁料,“影子”听到这个声音,反而越跑越远......
上门退,被拒绝不见面。贺林只好拨通了龙潭河镇红星村村支书的电话:您还是帮忙,代我把这个钱给朱某武家退过去,我都退了3次了,怎么也退不掉!村支书憨厚地说:群众认可你们才给,你们就拿着吧!这个忙我不帮。贺林只好“威胁”起了村治保主任:这个钱必须帮忙退掉,情义我领了,钱不能要!
11月6日,这退不掉的一千元,终于在治保主任的再次陪同下退掉了。
本文图均为 慈利公安微信公众号 图
第二篇章
异地失联的儿子

一千元的主人翁,是90后青年朱某武的母亲叶某秀。
51岁的叶某只有朱某武这么一个儿子。9月19日当天,朱某武跟母亲叶某秀丢下一句“去陕西西安见朋友”就匆忙离家了。20日开始,按照行程应该已经到了“西安”的朱某武却没给母亲叶某秀打来电话,之后的3天时间,母亲打烂了儿子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依然是令人焦急的“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儿子是怎么回事?手机干嘛关机呢?正在叶某秀焦急等待之时,儿子朱某武打来电话,声称自己“胃穿孔,急需手术,希望妈妈给打钱”,听到儿子声音,不疑有他的母亲迅速通过儿子账号汇过去钱。
过了几天,母亲叶某秀想电话问问儿子好些了没,每次打电话过去就会被挂断,之后儿子要么给她发短信、微信语音,就是不直接接电话。更为离奇的是,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内,儿子总是以“不小心将别人手机摔坏了”等等之类的借口要钱,甚至有朋友上门询问叶某秀:你儿子遇到什么困难了?最近一直在找我借钱。叶某秀联想到儿子近一个月的表现,糟了,儿子是不是被人控制了?
叶某秀赶紧报警。
第三篇章
辗转四省的解救

接到报警后,龙潭河派出所所长贺林、副所长莫洪鑫迅速展开调查,根据叶某秀的描述和朱某武的种种异常表现,民警判断,朱某武很有可能进入到了传销组织。一开始,民警试图让叶某秀联系朱某武,让朱某武提供自己的具体位置,但只要问到具体地点,朱某武就支支吾吾,转换话题,问得太多又怕打草惊蛇。
通过对朱某武的调查民警发现,朱某武近期的落脚点为陕西省商洛市,但具体位置不详,一边是要到一个人口200多万的大市去找到朱某武,其难度无异于大海捞针;一边是一个母亲期待的眼神,叶某秀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民警这里。
龙潭河派出所所长贺林迅速跟分管局领导党委委员史江山汇报了这一情况,县公安局迅速做出答复:全力支持解救。
在县局的支持下,2017年11月2日,龙潭河派出所所长贺林、副所长莫洪鑫带着叶某秀跨四省直扑陕西省商洛市。
11月3日,民警到达商洛后,先后多次与西安市、商洛市当地公安机关衔接,就现已掌握的情况开展工作。发现当地地形复杂,流动人口多,传销组织反侦察能力强,隐蔽性高,情况一度陷入僵局。当日,获悉情况的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钟佳君,副县长、公安局长屈辉,公安局政委谷佶晖同志分别给民警打电话,过问情况并做出重要指示,要求民警一定要克服重重困难,将人民群众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办,将受害人安全解救回慈。
11月4日,民警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根据当地警方已经掌握的传销窝点情况,一个接一个打窝点,寻找解救朱某武。当日11时,在连续打掉多个传销窝点的情况下,成功解救了被传销组织控制的朱某武。
打掉的传销窝点
第四篇章
抱头痛哭的母子

看到民警和母亲,听到熟悉的家乡话,朱某武忍不住与母亲叶某秀抱头痛哭。
回程路上,朱某武将事情原委一一告知了办案民警:原来,朱某武闲来无事玩微信时,认识了一个四川籍妹子。一来二去,妹子表示愿意与朱某武处对象,条件是要朱某武去陕西见她,朱某武满心欢喜出门,没想到刚到商洛见到妹子,就被跟妹子一同来的几个彪形大汉控制了人身自由,甚至被蒙眼带回了该传销机构。
会见网友的朱某武就这样陷入了传销魔窟。
被控制人身自由的朱某武无法逃脱,只能在传销人员的控制下和家人联系,发给母亲的微信和短信文字,都不是朱某武自己编写的,只有语音是朱某武在控制之下发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母亲每次打电话来都会被挂断,除了被控制人身自由,朱某武甚至连自己手机都拿不到。
被解救后,朱某武为民警辗转两三千公里解救自己感到非常惭愧,他表示以后再也不会轻信网络陌生人。
接到儿子的母亲叶某秀尤其热泪盈眶:感谢我们家乡的好民警,这么些天,我是看着你们工作的,知道你们工作的不容易,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小老百姓,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11月5日凌晨,民警将朱某武和叶某秀母子送到了县城其亲戚家附近,开车返程的过程中,发现了叶某秀母子下车时塞入驾驶座座垫下的一千元现金,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民警与被解救出来后的朱某武
(原题为《【今日关注】龙潭河派出所:警车座垫内的一千元钱》)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传销 陕西 暖闻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