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犀牛》作者教你如何围猎灰犀牛:要有一位“首席质疑官”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2017-11-07 18: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金融领域尚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违法违规乱象丛生,潜在风险和隐患正在积累,脆弱性明显上升,既要防止‘黑天鹅’事件发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风险发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一文中这样写道,该文是《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中的一篇。
周小川提到的灰犀牛是指发生概率高、影响巨大、容易被忽视的危机。该概念由美国财经作家米歇尔·渥克在2016年4月出版的《“灰犀牛”:如何应对大概率危机》一书提出,并在今年7月16日,出现在了中国官方权威媒体人民日报的头版上。
“人民日报有一篇文章讲到中国的‘灰犀牛’,有这个表态之后,我的电子邮箱马上就满了。”11月6日,米歇尔·渥克在北京参加了CF40·孙冶方悦读会,第一次面向中国读者详解“灰犀牛”的概念。
渥克指出,她很庆幸看到中国政府识别出来的这些问题,比如房地产泡沫、企业债务、影子银行等等。她认为中国非常聪明,及早地应对了这些问题,这样就可以避免出现金融冲击。
渥克指出,灰犀牛事件的第一阶段是“否认”。因为人的本性往往是对面前的事情视而不见,认为是常态,而且会以此为自己辩护。基于此,渥克建议,公司里要有一个总是说反话的首席质疑官,给公司带来不同的意见。
在渥克看来,当前全球存在一头很大的灰犀牛是围绕金融市场波动性的问题。在全球金融危机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全球都实行了非常低的利率政策,该政策补贴了借款人却惩罚了存款者,这也助长了不平等。对这种不平等的抱怨或者对不平等加剧的担忧,在过去英国、美国、法国等国家的选举中可以看到。同时,这些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也造成了债务水平的上升。而现在,货币政策周期开始转向,随着利率收紧,债务问题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中国已经开始行动。周小川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一文中,就提出了防控金融风险的诸多策略,比如推进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改革开放、健全金融监管体系等。渥克表示,目前还是处于灰犀牛的早期阶段,中国采取的行动将会得到全世界的密切关注。
以下是演讲实录
非常感谢主持人热情洋溢的介绍,也非常感谢大家今天晚上来到这里,非常高兴看到这么多的人满座,而且再次回到中国,有这么多特别关心“灰犀牛”的热心读者。我也知道你们都已经知道了“灰犀牛”这个词,但是我想仔细来说一下到底“灰犀牛”是什么?“灰犀牛”和“黑天鹅”到底是什么区别?为什么“灰犀牛”事件如此得重要?不光是对于中国,对于世界来说都非常重要。“灰犀牛”是一个有非常巨大角可怕的,很巨型的,有两吨重的大动物,很难谁去忽视它。但是人们经常就会忽视它,虽然不是完全忽视它,但是会轻描淡写的把它一笔带过,或者忽视它或者否认。我们经常会假装最明显的事情好像并没有发生在我们面前,我觉得重要的是我们要重新审视一下我们面前的世界,通常我们不会说给它给予足够的重视,这样很有可能更加的危险,比那种无法预测的事件更加危险。
“灰犀牛”它是大概率事件,比如说3000米之内它就要冲过来,你可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冲过来,但是它是大概率事件,而且也是一个可变的事件。理想情况下你会看到“灰犀牛”要做一些事情,这样的话,可以来避免它,它可能就没有那么得可怕。但是很多情况下,如果一个领袖能够来抗拒“灰犀牛”,如果说它做的这个事情是对的,但是会带来很多惨痛的后果,可能领袖也会觉得他们做得不对,会责怪他们。实际上很多现实情况下,他们的这些预测是可以使很多人来避免一些很多可怕的情况,这些预测有些时候也不见得说是完全特别得准确,比如说在几几年的时候很有可能会出现股市崩盘等等。但是很多人预测,是大概率的一些事件,“灰犀牛”实际上是有选择的,我们十年前就听过很多“黑天鹅”的事件,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有很多事件可能是我们无法能想象到的。确实那些低概率的事件可能它发生的概率比我们想象得要高,但是这也是很难做一些对策的。但是大家反而忽视了“灰犀牛”的事件,虽然“黑天鹅”是不可预测的,大家非常重视,但是“灰犀牛”反而大家却忽视了。但是经常会在事件以后说这是“黑天鹅”事件,没有人能够预测。我觉得当时使用“黑天鹅”事件并不是这样的初衷,“黑天鹅”是一个非常切实的概念,让大家可以把这些抽象的概念能够具体化,我希望我提出“灰犀牛”这样的概念,也是能够让大家重视那些我们忽视的那些事情。比如在美国,有很多的火车,很多时候如果说是没有火车,就无法出行。比如说大早上的时候,火车如果发出一些进站的声音,大家习惯了也就好了,也就是说,不会去注意。所以就像“灰犀牛”一样,因为经常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你就不会去想,就习以为常了。
所以我们就需要跳出来想一想,什么是“灰犀牛”?我们面前最大的可能发生的事情是什么?但是我却没有给它足够的注意力。“灰犀牛”如果说我们能够开始重视的话,我们就会对现实有更大的把握。我们在金融界,特别是在政策制定方面,我们经常发现政策制定者特别喜欢数据和分析、图表、事实,但是一般的公众实际上并不去重视这些干的东西。如果说有人给你来解释特别详尽的一些细节,很多情况下人们听得特别无聊,就不会再去听了。所以我们要给大家讲一些有共鸣的事情,这样的话,我就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概念,让全世界的人,能够像应对“黑天鹅”概念一样,能够应对“灰犀牛”大概率的事件。这样的话,希望能够在中国,能够有这么多人喜欢我这本书,我也是非常高兴。我并不是给大家提出解决方案,但是我这本书是给大家提供了一个蓝图,我们希望大家想一些什么问题,能够有什么概念可以用于各个方面,比如有金融危机,为什么有些国家可以预见到会有大的债务危机,做了一些应对,为什么有些国家没有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异?对于企业来讲也是,可能他的产品在五年以后就不行了,那我们怎么办?或者出现一个丑闻,公众得知了以后怎么办?或者有些安全问题他没有很好的处理,怎么办?
说到中国、欧洲、美国的“灰犀牛”事件,很多人就会来问我,我如何在我的个人生活当中应用“灰犀牛”这样的概念,今天我主要跟大家讲一下金融行业“灰犀牛”事件,但是我特别希望,也是大家能够把“灰犀牛”概念也应用于个人的生活。我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思维的框架,我们要在合适的阶段,合适的情况下,来识别出“灰犀牛”。什么是“灰犀牛”呢?首先我们来进行头脑风暴,因为“灰犀牛”不光有一个或者两个,在野外经常是一群的“灰犀牛”。到底有什么样的大问题呢?我们来看一下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就是我们要进行一些优先的排序,哪些是我们先要处理的,还是说一次可以处理很多不同的“灰犀牛”事件。下一步就是要看一下“灰犀牛”事件的阶段,我在进行分析事件和企业“灰犀牛”事件的时候,我会看到它在不同的阶段,它会反映出不同的特点。在每个不同的阶段,它会有不同的战略,帮助你处理“灰犀牛”事件。
第一阶段,否认。有一本书中说到,我们在缅怀一些事情的时候有五个步骤,第一个步骤就是否认。否认是什么意思?就是有很大的问题我们无法确认,这样会影响到我们每日的运作。拒绝问题的存在,会发挥重要的作用,但只是暂时性的作用。很多问题在拒绝问题的阶段停留的时间太久了,我非常高兴地看到,就金融风险而言,中国远远超越了拒绝问题的阶段,所以我不重点讲这个阶段的有害性。对于大家管理的机构和组织来说,一旦出现了否认问题出现现象的话,你一定要考察一下你的决策机制,以便于你在决策当中能够听到很多的声音,能够听到不同的声音,而且确保你能够用多个角度对同一问题加以分析,如果在你的公司当中没有人敢提出不同意见,那你就要一个个跟他们私下谈,希望在私下场合当中把他们的表述意见听出来,信息听出来。同时也要打造一种氛围,让你公司当中的人把那些难以面对现实的实话说出来,因为这些实话对我们生存是很重要的,因为你没有及时看到“灰犀牛”的话,就会被它踩死。在美国我们经常会说,这些显而易见的问题我们会要处理的,如果你不会处理显而易见问题的话那你就是白痴了,我觉得这些说法是大错特错的,正是这样的一批人要注意“灰犀牛”的到来。因为人的本性往往是对面前的事情视而不见,把我们面前发生的事情都认为是常态,而且会以这样一种现象是常态而为自己辩护。要想拒绝问题的存在,方案就是在我们决策过程当中,一定能够对于警报的信号提起警惕,而且预先加以讨论。我经常建议大家采用的一个策略是公司里要有一个首席质疑官,就是总是说反话的人。如果我们身边的人不能带来相反的意见,我们就要在整个公司当中经常做这样的练习,甚至像游戏一样。让每个人都去练习一下,怎样从反面来说话。如果以一种建设性的方式提出了一个真正存在问题的话,如果你做表率的话,在同一个会议室当中别人也会这样做。
接下来你知道是有问题了,但是这个时候你不知道该怎么做,没有做你该做的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很多原因。因为有的时候利益相关方还没有出现,解决问题的政治意愿还没有到位,或者资源还没有划拨到位,或者你没有一种现成的方式帮助你解决问题。有的时候有一些既得利益在抵制采取解决问题的措施。在有些时候,战略上含糊不清,比如我们对工作做出计划的时候,有些混淆不清,没关系,一步一步做。我刚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我认为欧洲2012年到2016年就是这种混乱不亲最好的例子,因为那个时候美国很多人认为欧洲应该果断采取行动,纠正他们经济发展当中的失衡。我跟一些欧洲朋友聊,为什么你们会这样得过且过的方式,因为在欧盟我们要找到共识才能够采取行动,这样我就懂了。而且中国也多次使用这样的策略,而且中国用这样的策略是成功的,所以得过且过的策略有可能是成功的策略。但是另外一种得过且过是人们不知道怎么做,这就要进入诊断的阶段了。中国正处在诊断的阶段,中国现在正在分析有关问题,现在我们到底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在问题当中有哪些利益相关方,他们的利益是否一致?他们是否同意我的观点?我们的本质是什么?我们要分出轻重缓急,但是首先你要知道要做什么。
接下来是恐慌,我在美国在的一些报告和讲演当中,人们会跟我说恐慌是第一阶段,因为前三个阶段人们往往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到了恐慌阶段我们才知道问题的存在,就惊慌失措了,什么时候呢?就是“灰犀牛”冲到你面前了,你才意识到要做什么,你会恐慌,这时候你要采取一些反应,如果你没有计划的话,很可能你会做出错误的反应。所以我们的目标是要建立起紧迫感,当然恐慌会建立紧迫感,但是如果你提前采取措施的话,会对混乱当中恢复过来的。
最后是行动,我们什么时候要做行动?还是仅仅摆脱危机就足够了?第二,你是不是会被“灰犀牛”踩到?会让公司崩溃?比如你的产品过时了,是不是需要市场将你的产品淘汰才是一个选择。那么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很多公司采用设计性思维,他们找到问题,通过解决问题来获取利润,以公平的,建设性的方式解决问题。同时你要问自己一个问题,一旦解决这个问题有哪些利益相关方,能够施加他们的影响力,他们都处在问题的哪个阶段?你如何对他们施加影响力?
接下来我会将得更加具体一些,不光讲全球性“灰犀牛”,来讲讲中国所在的环境,我也会简单讲讲中国的“灰犀牛”,因为讲中国的“灰犀牛”肯定会引发大家很多提问和讨论。每年我都会梳理全球的顶级风险,有些是从商业角度看的风险,有些是政治风险,有些是行业风险,有些是从具体的视角梳理出来的风险,每年都会梳理一下。我每年都会看看哪些风险是最大的,是居于榜首的,是被什么提到更多的。我把这些风险归纳到一个清单当中,今年1月份,我们看一下这几个顶级的风险。第一,美国的政治环境。因为今年1月份美国政治环境仍然是排在榜首的风险。第二,中国。中国在今年1月的时候也是处在敏感的政治周期的节点。另外人们对于中国自己已经指出的很多问题怎么解决,人们也有想法。然后担心欧盟会破裂,一旦欧盟破裂,会给欧元以及欧盟的经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也是主要的风险点。但是我们知道法国大选尘埃落定以后,这些风险也消除了。第四,网络攻击。我们看到现在美国广大企业对于网络攻击的担心是有所下降的,但是我们看到在美国出现了一些巨型的黑客攻击,可以将它比作“灰犀牛”。还有人工智能带来什么影响?以及其他技术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是全球性的影响,我们现在看到人工智能已经出现它的一些影响,将来这些影响规模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加速。最后一个是市场波动性,市场波动性应该把它再往前提,我们看一下市场上的信号。比如有一些市场资产的估值,以及市场股市市值水平远远超过GDP增长水平。而且随着美国开始进入包括世界很多国家开始进入加息的周期,货币政策挽救我们走出金融危机的货币政策开始渐渐收回,我们看到经济周期发生的变化。或者是能源以及电力的变化。
我们在看这些“灰犀牛”的时候,这里面有一头很大的“灰犀牛”,就是围绕市场波动性的问题,而市场波动性又引出一个更大的问题,这样的问题也是很中国现在担心的很多问题联系在一起了。那就是货币政策周期的转向,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看到非常低利率的环境,这样的低利率环境对借款人来说是补贴,而且是惩罚了存款人,这样的低利率环境也是助长了不平等。有一本畅销书是讲不平等的,在英国、欧盟和美国选举当中,很多选民都在抱怨不平等,看到了人民对于不平等担忧的加剧。而且在美国政策讨论当中,政策讨论的主流好像是在朝一个错误的方向发展,这让人感到非常担心,这些量宽政策和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带来不平等的现象,让人感到非常得担心,而且也造成了债务水平的上升,IMF已经对于美国公司负债,企业负债上升过快提出了警告,我们该担心的因素是很多的。而且随着利率收紧,债务会变成越来越严重的问题。那谁在处理这些问题呢?我们看到中国正在进行诊断,我们希望有诊断之后还能够带来行动,目前还是在早期的阶段,我们拭目以待。但是中国采取的行动会得到全世界的密切关注,中国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能够取得多大成果,来化解中国的金融风险。
欧洲的增长采取的行动非常得缓慢,但是又是非常得稳健。我在欧盟的一个预防未来金融危机的民间机构会议上,我也是做了这样的表述,而且欧盟建立团结也在取得缓慢的进步。美国回应金融危机的方式,是精准的,有针对性的措施行动。我们看到美国是在后退和否认的过程当中,否认金融监管的重要性,甚至华府有人说所有监管都是坏的。很多和我谈论的经济学家说监管本身不坏,但是需要改进,但是金融危机以后我们采取的很多改进是很有道理的,也有点过于严格了。但是现在的倾向是你要泼洗澡水的时候,把洗澡的婴儿也泼掉了,要把整个监管都取消。然后我对美国股市感到有点紧张,目前美国股市估值不应该那么高,周五美国股市估值又创下新高,所以我对美国的情况是很担心的。
今年夏天我从纽约来的时候,我知道人民日报有一篇文章讲到中国的“灰犀牛”,有这个表态之后,我的电子邮箱马上就满了,全都是来和我讨论这个问题的邮件,让我感到深受鼓舞的是,我看到中国政府识别出来的这些问题,是和很多投资者,我与之交谈美国的投资者关注和中国有关的问题,是高度一致的。那些人是很了解中国的,这让我感到非常鼓舞。比如房地产泡沫,因为房地产泡沫对人民有实质的影响,过去来中国总有人说在北京买不起房,还有的房子卖不掉,这我们很担心,而且我们也担心用房地产催生其他借贷,房地产已经成为实体经济当中的重要一环,也很难解决。另外是企业负债,随着利率逐渐上升,我们看到其他的一些东西就会掉下来。今天我见了几个记者,有几个记者也问到了“明斯基时刻”和“灰犀牛”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完美的例子。中国不可避免的就像其他国家任何一个经济周期当中都会碰到的,是不是不可持续呢?但是中国非常得聪明,它是极早得来应对这个问题,这样就可以来避免出现金融的冲击,包括有这种影子银行,实际上世界其他国家也都非常担心这些问题,这些问题都是比较合理的,有意义的问题,我也非常得期待能够一会儿有我们的点评人,以及和各位观众一起来讨论这些问题。
经常有人问我如何进行排序,因为我面前有很多的“灰犀牛”,我觉得有些做法比较有意义。首先要看它有多大?它的潜在影响有多大?它的速度有多快?它和其他风险之间的联系有多么紧密?到底有多少紧密联系的风险?如果有这样的“灰犀牛”,它有一些所谓的相连的这些下游的问题,我们是要一块都解决吗?还是说先解决最顶端的风险。举个美国的例子,去年夏天的时候,我一说有一个“灰犀牛”,比如在野外,比如在澳大利亚大家会看到这个“灰犀牛”。RINO是什么意思呢?在美国是说名义上的共和党人,也就是特朗普。实际上我的书是在这个事件之前,也就是RINO这个说法出来之前就出来的,所以大家就说是不是特朗普也是一个“灰犀牛”呢?有些人说他是不是橘色的犀牛,发现橘色的犀牛是反学校霸凌的概念,无论是橘色的犀牛还是“灰犀牛”,美国权威人士们会说绝对不可能发生,那我就会觉得你怎么能说得这么绝对,而且这是英国脱欧之前,当时说是17%脱欧的可能,所谓的低概率事件,但是结果发生了,所以你不能说绝对的不可能发生。所以我们要仔细来看一下这个事件的背后,我们现在全球不平等越来越严重,世界上最贫困的人是不是更好了呢?还是说富人更好了?而我们中产阶级越来越没有了所谓的有人所说的大象曲线,也就是中间是空的。人们就觉得越来越没有力量了,而且觉得政府不倾听他们的声音,政治越来越两极化,华府那边什么事情都做不成,美国越来越没有能力,能够就一个事情进行搁置分歧的讨论,所有这些现在都存在。特朗普就算没有成为总统,美国仍然存在这些问题。但是他上台以后有一个好处,大家突然发现确实比较恐慌,美国怎么办,何去何从,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我们社会架构是什么。所以大家开始了重要的讨论,但是大家还是不知道我们如何解决问题,大家还是不知道我们的经济后果是什么。今天下午记者问我美国现在最大的经济危险是什么?我说我们面临的问题还是相似的,比如包括我们的债务,还有市场的价值高估,但是所有这些问题如果你要解决的话,你必须要解决内在的生存问题才可以,所以非常重要的是,你要想一下到底什么是“灰犀牛”的时候。
说到个人,我最近在了一个工作坊,一个年轻男子说,工作当中时间的管理好像非常不顺利,管理得不是特别得好,所以他想用一个App帮助他管理时间。觉得好像可以让他集中精力,非常有生产力。我就问他你的问题是工作当中的问题,还是说你现在做这个事情,并不是你喜欢做的一个事情,所以这是两个问题,所以在进行诊断的时候就要看你的“灰犀牛”到底是什么,可能是不同的“灰犀牛”导致了你面前的这个“灰犀牛”。那我们是否有这样的意愿,有这样的政治意愿解决这个问题?叙利亚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我们很难说来达成一致意见,找出一个解决方法来解决叙利亚问题。最后谁来做什么?谁有能力来做这件事情,你是否有这样变革的能力,谁有做出变革的能力,如果来影响他们的决定?所有这些因素全都可以帮助你进行优先的排序,让你解决“灰犀牛”的问题。
我们在进行讨论之前,我想说一下中国同样的问题,包括债务的问题,影子银行还有资本市场的波动性问题,所有这些问题都是非常得具体,非常得重要,而且需要一些具体的措施,我们不会说进入这些专业细节的讨论,但是我们媒体当中也会说,这些问题的源头到底是什么。我们说一下货币政策,一直以来货币政策都是比较宽松的,是不是我们全世界都应该退后一步?现在有这么多宽松流动性进入到了房地产,进入到了证券市场,进入到了投机,反而没有进入到实体经济。美国一个受人尊敬的分析家说,美国三轮货币宽松都实际上进入到了金融市场,而没有进入到实体经济。所以美国很多人就会觉得经济发展中他们并没有受益,这样的话,这就是很大的问题,中国也面临类似的问题,我们如何使更多的流动性,能够引导到实体经济当中,我们如何能够合理的、公平的解决这样的此消彼涨的问题。我们“灰犀牛”的事件之后,是有多少事件我们需要来解决,我们是不是要一次性的多看几个事件,中国如何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的衡量标准是什么?来判断中国做得是否成功。我是先提了一个问题,有更多的人他们比我在经济和金融方面更有权威,我相信他们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答案。说到“灰犀牛”不光是书上的一个概念,而是大家能够在他们个人生活当中加以应用,应用于他们的组织以及国家,问自己一些问题,而且不丢感情色彩的来问问题。
下面我们进行讨论环节,我要问大家你的“灰犀牛”是什么?谢谢大家!(以上实录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订。)
责任编辑:郑景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