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夸夸胡歌新剧《猎场》,但很遗憾……

青豆

2017-11-08 16: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剧本筹备多年,播出延期一年,电视剧《猎场》终于来了。
曾创作出《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潜伏》等好作品的姜伟导演,再一次的自编自导;胡歌、孙红雷、张嘉译、祖峰等众多实力派演员的出演;发了好几年的通稿中,再三强调《猎场》是如何深入调查了人力资源这个职业,力争呈现最真实的职场……这些信息,都无限拔高了我对这部剧的期待值。
甚至,我都想好了看完首播,我要怎么夸这个剧,夸它制作态度的严谨认真,夸它才是真正的行业剧,夸导演专业的功力……
但可惜的是,看完前两集,我发现预先准备好的台词,用不上了。
不信邪的我,又看了第三、第四集,只能忍痛接受了,确实夸不下嘴的现实。
为小店站台的郑秋冬(胡歌 饰)
郑秋冬的人生导师刘量体(孙红雷 饰)
《猎场》前四集的剧情,如果概括起来,乍听是很吸引人的。
胡歌饰演的郑秋冬,是个非常爱钱的人。他为了钱,去尼泊尔走私,去工厂做鸡血演讲,给三无产品站台,跟回收垃圾的讨价还价,同时开着家小小的职介所,渴望有朝一日成为真正的成功人士。
与此同时,他和前女友罗伊人、师哥老白之间,有一场纠缠不清的三角恋。为了骨癌晚期的老白,郑秋冬和罗伊人克制着对彼此的爱。等到老白去世,两人终于可以在一起时,郑秋冬却因为参与传销被捕。
狱中,郑秋冬遇到了神秘导师刘量体,刘量体看准郑秋冬是个人才,说服他在狱中自学人力资源,考取相关证书,郑秋冬于是奋发向上,获得了多次减刑。
出狱后,郑秋冬为东山再起,冒用了一个死去大学生的身份,准备正式踏进猎场般的职场……
剧情是不是没毛病?人物有缺陷,有特点,经历特殊,感情纠葛,分明具备了好剧的品相。
连房租都付不起的职介所
但实际去看剧,这剧情的观感却远比听上去无聊,让人只想感叹,太慢了,实在是太、慢、了。
我仔细想了想,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发现第一点可能是,表达的重点错了。
单看前四集的剧情,进展其实是不慢的。第一集搞出轨,第二集搞传销,第三集入狱,第四集出狱,男主角的人物命运在这四集中,起起落落了好几次。
但是,真的仔细去看每一场戏,会发现,创作者重点表达的,竟然全是抒情场面!
祖峰饰演老白
第一集,男主角的道义和情难自抑,女主角的真心和责任心,老白的装傻或真傻,明明是非常有戏的。我期待看到的是通过事件,表达他们理智与情感的碰撞……但创作者不干,他偏偏把重点放在了互飙情话上,放在了男女主角轮流看《挪威的森林》上。老白更是匆匆滚下楼梯,除了给郑秋冬介绍了一个坑爹工作,在这场三角恋中毫不知情,毫无作用,就这样迅速领便当了。
第二集,郑秋冬意外进入传销勾当,明明又是非常有戏的。我期待看到的,是他如何在钱与原则间挣扎,是他遇到了什么困难又怎么克服,然后是怎么渐渐迷失……但创作者不干,一段MV式的剪辑,草率交代了郑秋冬很快便适应了工作,成为了金牌讲师,拿钱拿到手软。那重点场面是什么呢?依然是男女主角互飙情话(这次是用手机),男女主角轮流看《挪威的森林》。
第三集,郑秋冬入狱,还碰上个神秘导师——这完全是可以做一整部电影的好设定!我期待看到的,是郑秋冬和导师如何建立起信任,郑秋冬是如何一蹶不振,又是因为什么重新振作,振作途中有没有再次被打压……但创作者还是不干,又一段MV式的剪辑,交代了郑秋冬很快就开始自学了,很快就考出证书了,很快就开始给犯人上课了,毫无障碍,毫无困难。
第四集,郑秋冬出狱,明明可以更多地做他如何四处碰壁,明明可以写他如何更努力地争取重新开始的机会却又失败……但创作者依然不干,让他顺顺地帮了导师的忙,顺顺地听了下导师悲壮的人生故事,顺顺地拿到了第一桶金,最后顺顺地获得了新身份。重点场面是什么呢?是男主角在浴室里黯然神伤,在酒吧里黯然神伤,又一次看着《挪威的森林》黯然神伤……
《挪威的森林》比胡歌更抢戏
电视剧是讲故事的,是需要靠一个又一个小的事件,小的起承转合,来推着人物向前走,完成命运的大变化的。
但《猎场》的创作者,在前四集中本末倒置,过长地展现了本该作为点缀的抒情场面。每一集都缺乏事件,缺乏好好设计的起承转合。而人物大的命运变化,又统统只通过MV式的剪辑一笔带过。
这导致的问题是,剧情全像交代,情节全部顺拐,男主角如此倒霉的人生,因为这样的叙事方式,甚至让我觉得他有点太顺了。
可不是么?仔细想想他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啊。第一集他爱女主,女主的现任就死了;第一集他穷,第二集他因为做传销马上就富了;第三集他想重新开始,导师马上出现指了条明路他也顺利走上了;第四集他发现自己受歧视,新身份立马递到他手里了。
这种顺法,几乎是杰克苏的待遇了。
我不相信经验老到的姜伟和主创团队会犯这么低级的叙事错误,唯一的解释是,这前四集,也许是注了水的前四集,本来只是一段男主角的人物前史。
人物前史是可以用MV式的剪辑,用画外音,而不需要用事件,来交代的——但人物前史的交代,绝不应该占据四集160分钟的时长。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让创作团队把一段人物前史剪成了四集剧,最终都导致了观众受罪。
而第二个让观众感到度日如年的原因,是创作者重点表达的抒情场面,实在太过时太尴尬了。而尴尬的原因,是“文艺”。
我知道剧情发生在2009年,男女主角是当时的文艺青年,但是,即使是2009年的文艺青年,也早不再开口闭口村上春树,并且只谈《挪威的森林》了。这类细节的刻画,让人感受不到文艺,而只有老土。
女主角甚至还念了一段王家卫作品《重庆森林》的台词:“如果记忆是一个罐头,我希望它不会过期。如果一定要给它加一个日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诸如此类的文艺腔台词在剧中层出不穷,让人几度怀疑,说好的职场剧呢,怎么成了文青摘抄本。
最要命的是,主创还要再给这些台词配上超级宏大的音乐,于是一切就更加不合时宜了,让人有种正在撸串的男女主角,下一秒就要奔赴战场的错觉。
郑秋冬入狱后和女友分手。
我明白姜伟是一名有个人表达的电视剧导演,并不满足于制造流水线上的娱乐商品,而希望输出价值观,实现自我表达。
可是,等到他终于有了些自由表达的权力,能够在作品中,透露一些他的审美趣味,他的文艺爱好时,这些趣味和爱好,却停留在他做文艺青年的那个时代没有进化,他此时此刻再表达出来,便只剩脱节的尴尬。
不过,虽然说了这些缺点,但我还是在灾难现场的缝隙中,看到了偶尔闪现的光亮——这光亮,就是郑秋冬这个人物。
在姜伟导演写剧本,又压了一年才播出的这几年间,我国的电视剧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趋势,就是追求主角道德上能力上甚至是灵魂上的“零缺陷”。他们必须一心一意爱一个人一辈子,绝不出轨,绝不分手——有时候一辈子都不够,必须三生三世。他们还必须毫无污点,不犯法犯罪是最基本的,甚至一点点自私的念头,一丝丝失败的经历,都是不被允许的——于是,荧屏上升起了一个又一个男神女神,就是没有人类。
所以,这时候又要感谢《猎场》的迟到,让它没来得及赶上这个趋势。郑秋冬这个充满缺陷的人物,这个会犯错的失败者,总算让我看到了真实的人类回归荧屏。
胡歌继《琅琊榜》的梅长苏之后,再一次饰演了一个不得不隐姓埋名,重新开始的男人。而且这个人物,有了更复杂的底色,他曾经为了钱不择手段,曾经为了女人背叛兄弟,曾经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好人。他要如何从最低处一点点往上爬,成就事业的同时,原谅自己,救赎自己,将是我把《猎场》继续看下去的动力。
我祈祷,让这个人物少开点外挂,多靠靠自己。
我很想夸夸《猎场》,但很遗憾目前还夸不了几句。这种遗憾的情绪,是你去服装店看中一件正面设计简约的外套,结果翻到后背,发现上面用廉价珠片绣了两大条青龙和一连串英文花体字的遗憾。
但我依然期待,前史交代结束的《猎场》,能终于进入正题,节奏正常、事件丰富、剧情跌宕地打我的脸,告诉我,这绣的龙和英文字,是可以拆卸的。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猎场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