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上市:市值900亿的IPO背后,是千亿内容市场吗?

宋祺

2017-11-08 17: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1月8日上午,阅文集团在港交所正式挂牌。在开盘前,其市值就已达到498.52亿港元;而今日正式开盘后,短短一小时涨幅翻倍,市值已超过900亿港元。
阅文集团在资本市场受到的热烈欢迎,再一次将网络文学带入我们的视线,也让数字阅读行业备受瞩目。近年来,凭借移动互联网行业的蓬勃,数字阅读企业上市已不是稀罕事;但这次阅文集团的上市让人们看到了市场对原创内容的极大肯定。
阅文港交所上市现场,图片来源:腾讯新闻直播
早在2015年1月21日,中文在线(北京中文在线数字出版股份有限公司)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被称为“国内数字出版第一股”,国资背景及中文在线与各大出版社密切的合作,使其自2000年起就在数字出版业务方面独占鳌头。
作为中国数字出版的开创者之一,中文在线上市依托的是数字技术为核心的传统出版商业模式。截至2014年,中文在线与国内近300家出版机构、2000余位知名作家及畅销书作者签约,将其内容转化为电子书,即数字出版,拥有独家版权的图书达3.47万种,并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等运营商有稳定合作。这意味着,我们在亚马逊Kindle、咪咕阅读等各大电子阅读平台所下载的电子书版权,有一大部分都来自于中文在线,其上市优势可想而知。
中文在线旗下虽然也有网络文学原创网站17K,但17K并未在激烈的网络文学市场化竞争中发展起来。因此,成立于2000年的中文在线,其上市背景或许也代表了十几年前数字阅读的主流——传统出版行业的数字化。
2017年9月21日,掌阅科技(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上市后连续涨停,市值已过两百亿。成立于2008年9月的掌阅科技,移动阅读用户再熟悉不过,“掌阅”阅读APP几乎是伴着手机的普及一同流行,根据移动互联网数据研究机构QuestMobile2017年数据显示,掌阅读书是安卓端渗透率排名第一的移动阅读APP。
对于数字阅读产业来说,移动端的发展不仅带来了网络文学的流量,还使得便捷的付费成为可能。自2009年起就专注于移动端数字阅读的掌阅科技,其用户数可想而知。而QuestMobile《2017秋季大报告》则显示,掌阅也是数字阅读内容分发的重要平台。因此掌阅科技上市的基础是自有移动平台的大分发资源,用户多、流量大,这也代表了近几年里数字阅读行业的主题——流量。
 
图片来源:QuestMobile 2017秋季大报告
阅文集团在其招股书中提到:“我们的文学内容库是业务的核心。”成立于2015年3月的阅文集团,由腾讯文学与原盛大文学整合而成,旗下拥有创世中文网、起点中文网、云起书院、红袖添香、潇湘书院等网络原创与阅读品牌。
阅文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截止至2017年6月30日,其内容库中的原创文学作品有920万部,涵盖200多种题材,是其专有文学作品库的主要内容。从2016年12月31日至2017年6月30日止六个月,阅文平台的作者更新及创作近3360万新章节,共计新增进615亿字。根据东方证券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16年阅文集团主营业务中内容成本占比高达56%,可见内容于阅文的意义。而传说中的网文作者“日更5000字”的连续创作,就是阅文内容库的基石。
 
图片来源:东方证券研究所研究报告
阅文集团被股民看好的收入来源中,近八成来自于在线阅读的付费收入,为阅文的核心业务,与其原创内容直接相关。而备受关注的版权运营及IP开发业务,也强调了内容的重要性——在近千万部网络文学作品中如何脱颖而出,如何升级为有价值的IP,都取决于原创内容的质量、创新、不可复制的特点。
图片来源:东方证券研究所研究报告
今年的热门IP《全职高手》,早在2011年就拥有一批自己的拥趸,作者蝴蝶蓝创作的多部游戏题材网文小说,在以玄幻、言情为主流的网文环境中显露头角,就是以自成风格的题材和剧情引人关注,收获好评,其后续IP的强力拓展也是因为有优质的作品内容做基础。
十年前,优秀作品如九州系列,还需要作者们亲自奔走于各个IP投资方之间,而现在许多优秀的内容公众号作者,还需要耗费不少精力去运营,或犹豫是否去为流量运营。而如今,在阅文这样的平台上,可以相对有效地保证优秀作者所创作内容的引流及后续IP开发,中小型作者可以无太多后顾之忧地将精力投入到作品创作中去。
 
阅文旗下移动阅读APP用户数可为其作者保证流量,图片来源:QuestMobile 2017秋季大报告
阅文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的基础是原创内容,高达900亿的市场估值也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或许是现在和未来数字阅读行业的重点——内容。而在数字阅读这块大蛋糕面前,谁也不甘示弱,百度文学、阿里文学、中文在线、掌阅以及磨铁文学等联合成立的“原创联盟”,在IP产业链上下游中的资源和渠道,与阅文之间会有竞争还是合作呢?
此外,虽然阅文可以帮助中小型作者实现他们的价值,但上市后,与那些“大神”作者如何继续合作,也广受行业内关注。更重要的是,上市融资后,阅文将如何打造网络文学的差异化、多元化,满足不同人群需求?千万部作品的内容,在IP版权拓展方面如何精细化运营?作为内容创作者的作者们,会受到上市怎样的影响?阅文会如何鼓励新人新作,又如何保证已签约作者持续的创作活力?在数字内容的版权改革进程中,阅文会投入多少到聚焦争议的版权管理业务中?在上市的欢呼声之外,这些问题也值得进一步关注。
阅文的内容是否能真的承载起市场900亿的想象犹未可知,但毫无疑问,阅文上市让文化市场中的“作者”和“内容”之重要性得以凸显,这是划时代的。
最后,从2016年阅文集团公司分业务收入占比数据中,可以看到其销售纸质图书的收入部分和版权运营收入部分占比所差无几,阅文的大量网络文学作品也陆续出版了纸质书,2017年版权运营收入增长快速,但纸质图书业务依然可观。所以大可不必因为数字阅读企业的纷纷上市,而唱衰传统出版行业;我们应该可以期待传统出版行业和数字阅读行业共同发展,给予优秀内容创作者更肥沃的土壤。
阅文集团两位联席CEO吴文辉和梁晓东答记者问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直播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阅文,上市,内容,网文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