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常股份申购前夕遭竞争对手举报突袭,举报者称两公司没矛盾

澎湃新闻记者 戴高城

2017-11-09 17: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已经拿到IPO批文的江苏天常复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天常股份),在上市前夕,再遭常州当地的竞争对手阻击。
11月8日,新三板挂牌企业常州市宏发纵横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宏发新材”,833719)在上海召开发布会,实名举报它的竞争对手天常股份,称天常股份招股说明书存在严重不实、虚假披露,并指该公司涉嫌利益输送的情况。
眼下,天常股份已经拿到上市批文,并计划于11月14日进行申购。目前还不清楚宏发新材的这次举报,对天常股份的上市进程会造成何种影响。
目前天常股份对于举报人所举报的问题尚未作出回应。有投行人士表示,作为拟上市公司,此时处于缄默期,不回应比回应好,关键还是看证监会的态度。
根据宏发新材提交的证明材料显示,证监会已经收到相关举报材料。
举报了四个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天常股份主营业务为玻纤增强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天常股份拟于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3000万股,计划募集资金2.56亿元,用于投资年产46000吨产业用多维多向整体编织复合材料织物项目、玻璃钢管道及配套管件项目,以及研发中心项目。
从记者获得材料来看,宏发新材举报天常股份的内容,主要有三个方面:招股说明书存在不实、利益输送、虚增利润情况。具体来说:
一,招股书第50页披露,天常股份的前身是成立于2008年3月24日的常州天常玻纤复合材料有限公司,由股东蒋坚萍、王占洪、肖宝新各出资200万元。宏发新材举报称,其中蒋坚萍是陈美城的配偶,代实际控制人陈美城持有公司股份,陈美城实际出资并享有公司股份。
根据招股书披露,陈美城历任圣戈班技术材料(常州)有限公司任常务副总经理、总经理,圣戈班技术材料亚太区总经理兼复合材料中国区总经理。2008年11月至2012年8月,历任昆山华风复合材料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2009年5月起进入常州天常玻纤复合材料有限公司,直至变为天常股份,至今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是法定代表人。
宏发新材认为,陈美城代持股份这段时间涉嫌违反竞业禁止。
二,招股书披露,江苏润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润源控股”)于2014年9月至2014年10月份拆借发行人资金壹仟万元;发行人副总经理郭品一于2014年1月至2014年3月拆借发行人资金伍佰万元。润源控股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是天常股份的第二大股东王占洪,王同时也是润源控股的实际控制人。
宏发新材认为,资金拆借行为说明在报告期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
三,招股书页披露,2016年6月6日,天常新材料(原名成锐玻纤)与中国巨石(600176)就债务纠纷达成《执行和解协议补充协议》,天常新材料向中国巨石支付现金35万元以及一台经编设备以清偿债务118.88万元,由此产生债务重组收益52.87万元。据财务计算,用于抵债的经编设备的账面净值约为31万元。
宏发新材提供的天常股份将玻纤织机(型号:50英寸多轴向经编机RCD-50,购置原价:2085348元)折抵给中国巨石的协议。
宏发新材认为,账面净值31万的话,即便算上计提折旧,那么,2008年的购买原价应该是138万元上下。但从宏发新材提供的发票显示,润源控股同时期销售给陈美城担任总经理的昆山华风的同型号机器,价格却是368万,举报人认为,中间涉及利益输送及虚增利润。
四,独董的独立性问题。宏发新材将矛头指向了常州中瑞会计师事务所审计部经理郑伟,她于2014年10月至今任天常股份独立董事。
招股书第63页披露,天常股份第二大股东王占洪前妻控制的常州市锦兆泓物资有限公司(也是发行人并列的第二大股东),2016年度数据经常州中瑞会计师事务所审计。
宏发新材认为,天常股份的股东,是郑伟所任职的会计师事务所的客户,这样的独立董事缺乏独立性。
两项质疑
除了上述向证监会举报的4个问题,宏发新材给媒体的材料中还提出了两项质疑,一是天常股份毛利率偏高,有造假嫌疑;二是业绩下滑并非暂时,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针对11月5日天常股份更新后的招股书数据,宏发新材董秘仇志平指出,天常股份多项财务数据打架,毛利率偏高,有造假嫌疑。
宏发新材给出的材料显示,天常股份披露,2016年毛利率为24.58%,2017年1-6月综合毛利率为26.47%,呈上升趋势。招股书披露的主要原因是,“公司主要原材料无碱玻纤的采购价格较上年下降幅度较大,超过了公司主要产品销售单价的下降幅度,提升了公司的毛利率水平”。
但宏发新材称,毛利率上升原因不符合风电行业和公司实际经营情况,系公司人工调节。
天常股份2016年无碱玻纤的1200tex(线密度)市场平均价格为5600元/吨,2017年上半年约为5400元/吨,该产品采购成本下降为9.58%。宏发新材称,这一降幅大幅高于市场价格的降幅。
仇志平称,产能利用率下降,而人工在上涨,却出现了毛利率升高的情况除非造假,在行业内是不可能出现的。
宏发新材质疑的另一个方面是,天常股份2016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比2015年下滑约49%,且随着国内风电行业下滑,2017年上半年公司各项财务指标进一步恶化,2017年全年财务预测不符合行业和公司实际情况。
其理由是,2017年上半年,天常股份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进一步下滑,而应收账款大幅增加。截至2017年6月30日,天常股份应收账款余额为2.32亿元,比2016年12月31日增加52%。其中,2017年上半年,天常新材对前五大客户的应收账款高达18258万元,而该公司前十大客户中的南通东泰和美泽风电目前均已停产,宏发新材认为,天常股份存在通过延长信用期来换取业绩增长的情况。
另外,宏发新材称,招股书披露的天常股份的业绩预测称,2017年营业收入下降13.04%-17.15%,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会增长1.25%-9.33%,缺乏合理解释。根据风电行业的实际情况,2017年的四季度及全年,天常股份很难达到这一水平。
两家公司矛盾由来已久
需要指出的是,这已经不是宏发新材第一次举报天常股份。
作为竞争对手,宏发新材分别于4月28日和5月9日,给证监会提交了针对天常股份的举报材料。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4月25日,天常股份的IPO申请就已经通过了发审委的审核。但直到半年后,天常股份才拿到上市批文。
资料显示,宏发新材成立于2003年,主要生产国内高性能纤维经编增强复合材料,产品广泛应用于风电叶片、交通工具轻量化、造船、建筑、体育等行业领域,产品在风电市场的占有率约达30%。
宏发新材和天常股份可谓直接竞争对手。天常股份、宏发新材和中国恒石是国内经编织物的主要厂商。
按天常股份招股书,该公司与宏发新材、泰山玻纤等玻纤增强材料生产企业凭借高质量的产品、优质的服务,获得了国内主要风机叶片制造商的认可,实现了风电用玻纤增强材料的进口替代。
而且,江苏常州是国内主要的风机叶片用玻纤增强材料生产基地,天常股份和宏发新材这对冤家的总部也都在常州,且业务规模颇为接近。
据中国恒石2015年12月发布的招股书,按2014年销量计算的全球前五大风机叶片用玻纤织物供应商中,中国恒石名列第三,全球市场份额为13.7%,宏发新材与天常股份分列第四和第五位,全球市场份额均为12.5%。
在招股书中,天常股份也在各项指标中多次和宏发新材进行了比对。
对于举报天常股份的原因,宏发新材董秘仇志平表示,并不是两家公司有什么矛盾,只是对比两家公司的市场份额、营业收入后,发现净利润数据相差明显不合常理,这也是公司觉得有义务举报的原因。
常州一位熟悉两家公司的人士表示,作为竞争对手,两家公司都认为自己常州行业内的老大,“互搞”也是由来已久,这中间或许还牵涉到两个老板之间的纠葛。
上述投行人士也表示,资本市场本来就是硝烟弥漫,而且也有过像今创集团这样因质疑而倒下的先例,对于宏发新材来说,这样低成本的运作何乐而不为,现在关键是看证监会这几天的表态。
责任编辑:周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