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深切缅怀玛雅•博伊德:总有那么一个人,使我们热泪盈眶

中国绿发会

2017-11-10 10:00   来源:澎湃新闻 问政

字号
初到绿会工作,想承办一场麋鹿回归纪念活动,查阅了资料、咨询专家和同事,知道了有一位女士——玛雅•博伊德。
很快约了一个时间见面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她的中文名叫冰雪玉 ,这不禁让我想到----冰雪为肌玉为骨这句诗词,清代张潮“东方人生智慧珍品”《幽梦影》中,对美人有如下形容:“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以翰墨为香”,看到玛雅女士本人,当然我说的是她带给人的气质跟感觉,我再也无法忘却“冰肌”与“玉骨”的说法。她的冰肌,除了白种人与生俱来的因素,还有她身上清冷的气息,严谨的态度。她的玉骨,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坚毅和纯粹。
1984年,玛雅女士受英国乌邦寺庄园塔维斯托克侯爵委托,为了麋鹿回归中国第一次来到了北京,来中国探讨将麋鹿重新引进中国的可能性。身为牛津大学动物行为学博士的她是麋鹿重引进项目的联络人和当年中英联合专家组重要成员。玛雅女士在1985年陪同乌邦寺把满载中英两国人民友谊的22头麋鹿送回到它们的故乡,并一直留在中国致力于麋鹿的研究和保护工作,为麋鹿回归家园发挥了重要作用。得知当年的很多工作细节,我十分动容。一个外国人,为让与故乡分离80多年的麋鹿回到了它的原产地而尽责尽力,并把自己一生20多年的时光都留在了中国,从未停止对麋鹿的研究和保护工作。跟随玛雅女士来到中国的第一批麋鹿中有20头被送往大兴南海子麋鹿苑,受到了精心的照顾。现在,这些麋鹿的后代已经遍布中国大江南北。
1985年,第一批被送回来的麋鹿。图/玛雅·博依德
随着接触的深入,发现玛雅女士的做事风格跟我很不一样:我当时的想法是把举办一个麋鹿回归的纪念日,想把时间定在2015年5月,同世界环境日、机构诞生日、生物多样日放在一起隆重纪念一下。结果被她果断拒绝了,很直接,没有任何中国式的委婉含蓄,没有商量的余地。她告诉我,贝福特公爵日程已定,无法参加。当时纪念麋鹿回归30年活动,地点确定在了钓鱼台国宾馆,活动还邀请了时任环保部副部长李干杰(现环保部部长)、联合国助理秘书长、《生物多样性公约》执行秘书迪亚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主席章新胜出席并做重要发言 ,我想无论如何也要请公爵安排一天时间来中国参加活动,因为这件事情太重要了,但是她咬定青山不放松,十分坚持。
2015年5月22日,英国乌邦寺庄园贝福特公爵代表玛雅·博依德女士(左)在中国绿发会举办的麋鹿回归三十周年暨中国绿发会成立三十周年活动上。图/中国绿发会档案
之后结合了她的意见,我们请公爵录制了一段视频,在活动现场进行了播放。我们把纪念麋鹿回归的活动定为一系列活动,并互相支持。邀请石首、大丰以及北京麋鹿苑一起合作,麋鹿纪念活动紧锣密鼓进行起来。我们互相提意见、密切配合、互相支持使活动不断改善进步,就这样,我们的合作也有条不紊的开始了。
30年后的2015年,贝福特公爵应邀来华,并与中国绿发会负责人亲切会见。前排(中)为玛雅女士。
每当我想起这些,都会由衷的敬佩。一个青年人陪着麋鹿在中国度过了人生中最难忘的美好时光。并在我们首次见面时,就给我分享了她给石首麋鹿保育的规划设计工作。她对麋鹿的关心和这份坚守,真的很了不起。 
我很清楚的记得,当我再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已坐在了轮椅上,那个时候她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太好了。玛雅在很疲惫的状态下坚持与我完成交流谈话。再后来我去伦敦参加一个保护组织研讨会,为此我希望去乌邦寺庄园去参观。玛雅是乌邦寺庄园贝福特公爵在中国的代表,我再次联系了她,她的语气依旧如故,诚恳严谨。时间不巧我在伦敦仅停留三天,尽管如此在公爵的热情邀请下还是同意去参观庄园。但是到了英国之后工作日程紧迫无法协调,我们联系到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中间还去了瑞士,另外伦敦到乌邦寺庄园需要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加之公爵不在种种原因我没能到访,本想在乌邦寺庄园联合开展的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摄影展也没有成行。虽然客观条件实在是不允许,玛雅女士依旧对此次爽约直率而严厉的批评了我,她说这件事情应该提前一年告知她而不是提前6个月。
再后来,有一次聊天时无意中得知她喜欢吃榴莲,于是我记住并买好让司机送到玛雅那里,想用细微的举动表达我对她的尊敬 。我想把这些细节说出来,点点滴滴的纪念,是很温暖的回忆。
噩耗传来那天,是2016年9月,玛雅女士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那天我不能接受自己有任何重要的理由和借口,早早赶到八宝山。在听致悼词的时候才知道——早在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包括在举办麋鹿纪念日、给石首做设计的时候——她就已经罹患癌症。在接受药物治疗与癌症作斗争期间、在癌症手术之后,我难以想象她忍受了怎样巨大的病痛,坚持不断的工作。病痛的折磨,加上爱之深责之切,让她过去近乎不近人情的严苛要求,化成她为麋鹿事业奉献一切的柔情。想到这里,我无法控制热泪满眶。
陆游有诗云: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用这句诗来纪念她对中国麋鹿工作的贡献甚为妥帖。她的中文名字洁白细腻,她的性格朴实无华,她的贡献却绚丽多彩。
玛雅·博伊德,中文名冰雪玉,她是当代丝绸之路上最美的人之一。她令我们难以忘怀!   
文章发表的这一天,也将成为我们对玛雅女士的纪念日。
整理/linlin  审/卡秋  编/Angel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