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中国“新时代”如何把中美关系“新起点”的黏合剂做强

澎湃新闻记者 于潇清 朱郑勇

2017-11-11 14: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昨天,美国总统特朗普结束了他的中国之行,前往越南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五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特朗普此次访华引起了世界的瞩目。这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首次访华,也是十九大后中方接待的首次国事访问,此次访问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获得各方的积极评价。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他在与特朗普总统会谈时说:“中美关系正处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的“新时代”与中美关系的“新起点”,如何理解这两个“新”的联系?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动力和关键何在?各位专家有话说。
专家简介(按姓氏拼音顺序排名):
楚树龙: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国际发展与全球治理研究所所长;
崔立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前院长;
达巍: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长江学者;
宋伟:中国海外安全研究所副所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新起点上的中美关系开了个好头
达巍:这次访问,从中国角度来说,有两个东西对我们来是特别重要,一是时机非常重要,十九大刚刚闭幕,而且宣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习主席在与特朗普的会谈中说,“中美关系正处在新的历史起点上。” 今天我们讲进入到新时代的中美关系,从中国的角度来说我们站在中国的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希望中美关系在这个起点上能够开好局起好步,这点我们已经达到目的。
第二个,中国想要平稳的中美关系。特朗普当选以后的一系列言行我们都比较担心,过去十个月的时间,中美关系发展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是比较平稳的。但是我们还是有点担心,会不会有一点逆转。从这次访问的成果来看,足以延续平稳的势头。
崔立如:这次特朗普访华,两国元首突出强调的“战略引领”很重要。中国国家主席与美国总统是全世界经济体量最大的两个国家的领导人,中美两国领导人达成战略共识很重要。这次特朗普访华起了一个比较好的引领。
新时代中美关系新在哪里?
崔立如:中美两国关系相互互利才会发展起来,互利关系的发展很大程度上逐渐形成了国际格局中越来越具有基层性的发展,这种发展表现在大国国际关系就是开始形成机制化、体制化的东西,跟以往历史上是大不一样的,这是我们讲的中美之间提出新型大国关系的基础。应该认识到这么一个发展趋势。中美关系之所以这几年有巨大发展,就是求同的结果,在新的形势下,这个原则也会有新的挑战,我们也应该有新的思维。
宋伟:十九大以后,中国迈入了一个新时代。无论是从国内发展,还是对外政策的角度来看,它都有新时代的含义。我个人理解,主要是中国要更主动积极地参与全球治理,建立一个和平的、繁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相比之前(2012年以前),我国外交更多还是服务于经济建设,一切以国内发展为中心,而外交是用来为经济发展服务的,这是以前的总体思路。
现在来看,我国已经开始有更高的外交政策目标,追求更高的国际地位,在全球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我认为,中国外交有了新的目标,这是“新”的体现之一。
具体到中美关系层面,新在哪里?我认为,在新的时代下,中美两国在全球治理方面应该有更多的合作。从全球化的角度讲,在互联网时代下,我觉得“新时代”的意义就在于: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方面,中美两国,特别是中国,将更加积极主动地发挥在全球治理中的建设性作用。而这也是中国外交政策新目标的应有之意,这是第一个“新”。
第二个“新”,中美的双边合作可能进入一个新时代。目前特朗普在国内施政也受到一定阻碍,在很多方面,他也迫切地需要通过中美合作,来提升在国内的支持率。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现在也有了很多先进的技术成果。所以中美的双边合作应向一个更平等、互利的方向发展。它改变了我们对中美关系的原有认识:中国只出口落后的初级产品,美国则卖给我们先进的波音飞机。现在来看,无论是从中美两国的出口结构,还是从双边合作的领域来看,都不应限于这一种局限认识了。与此同时,经贸结构也将更趋于平衡。
总体来讲,我认为中美双边应该是一种更平衡的关系。两国合作的广度和深度都应该是前所未有的。
精心维护两强关系,做强“黏合剂”
金灿荣:中美关系是需要精心维护的,近年来中美之间竞争面上升,但双方都在努力维护,目前为止还是成功的。我认为中美可以跳出“修昔底德陷阱”,这应该是可以做到的。中美应该在现实可能性中争取有限伙伴关系,这个是可以争取到的,我觉得我们也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崔立如:中美之间的竞争是避免不了的,因此如何避免把这种竞争变成零和竞争就很重要。如何使中美为了共同利益的合作需求大于分歧,双方要进一步挖掘。
达巍:中美关系实际上是“too big to fail”(太大以至于不能失败)。这是中美关系的一个动力,中美两国真的太大了,两国关系经不起失败。这些年中美之间的竞争面的确有所扩大,但现在还没到临界点。要保持合作成为主流。说到中美关系发展的动力,我们确实找不到一个外力来拉动中美战略合作。过去这几年,中美关系确实成为了一个两强的关系,我们怎么去管理这种关系是现在要考虑的。
楚树龙:今天的中美关系和过去的中美关系比有天壤之别。中美能合作的方面都已开展了合作,再扩大合作面确实有难度,那么现在重要就是管控分歧了。四十多年来,中国领导人管控中美关系分歧的能力也是非常强的。这次特朗普访华我们的接待,包括精心安排的故宫之行,最主要的是能够使美国领导人更好更多的了解中国,减少对中国的误判和一些错误的认识,使双方领导人有更充分的力量和能力在今后相互沟通,防止一些误判,防止一些消极面。当然,管控分歧随着中国的崛起也越来越难,这个确实我们要认识到。
宋伟:从长远的角度来讲,中美两国还是会继续维持一个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关系。但总体来讲,合作是主流,这是基本的发展趋势。这是我们研究中美关系应该有的一个起码认识。之所以这么说,我认为有这样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中国现在的外交战略有一个基本思路,即走一条新型国际关系的路子:我们就算是强大了,也不争霸、不扩张,重心还是把国内发展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参与全球治理,为国际社会做贡献。因为我们走的是一条合作共赢的路子,所以,在很大程度上,传统的国际政治竞争已经被消解了。
第二,改革开放近40年以来,中美两国已经有了巨大的共同利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分割。而且经过40多年的相互交流,很大程度上,两国人民都对对方有了比较客观的认识,这个也是很重要的方面。
第三,目前还有一些基本的结构性因素的制约。比如中美两国都是核武器大国,一旦发生军事冲突,这个代价是谁都不能承受的;两国在热点问题上也有很多共同的利益。如确保亚太地区的安全稳定等。我们在安全问题上也有很多共同利益。
达巍:未来中美之间确实有一些合作机遇,比如反恐、网络安全、联合探索太空和经贸,中美经贸虽然不是那么稳定,但这么大体量的中美贸易始终是双方关系的压舱石。我们说too big to fail其实更多地是说贸易。
宋伟:中国最近刚成立了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来在整个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方面,中美肯定还会展开更多的合作。还有些合作还可以进一步地去考虑,比如怎样更有效地打击跨国犯罪、管制恐怖分子的资金流动等。
楚树龙: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新的动力,主要还是在中国,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也将给美国企业带来越来越多的机会。随着我们今后改革的深入,国内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将成为中美关系一个新的增长点。
达巍:中美关系里面有很多美俄关系没有的东西,比如民间的密切的人文交流,比如在很多全球事务上的合作,中美之间是有黏合剂在里面的。我们要把黏合剂做强。我同意金老师说的,中美只能做到有限竞争,有效合作,中美一定有竞争,但是要限制,可以合作的程度上一定要有效合作。
(澎湃新闻记者参加了11月9日举行的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海外安全研究所第二期海外安全圆桌会及新浪国际与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办的“顶尖学者把脉特朗普亚太行”两场活动,本文据澎湃新闻记者对与会专家的采访及专家在活动现场的发言整理而成。)
责任编辑:宁希巍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访华,中美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