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宝可梦》可能面向低龄层,但它并不幼稚

李思园

2017-11-11 15: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精灵宝可梦》与《海贼王》《名侦探柯南》《哆啦A梦》《蜡笔小新》这些人气动画作品一样,每年上映一部剧场版新作已成惯例。这部也被称作《口袋妖怪》《神奇宝贝》的动画,在我们小时候更常用的名字是《宠物小精灵》或“Pokémon(Pokcet Monster)”。
《精灵宝可梦:波尔凯尼恩与机关人偶玛机雅娜》(2016年7月剧场版)
《精灵宝可梦:波尔凯尼恩与机关人偶玛机雅娜》于11月11日在中国上映,作为该系列20年来首部在中国院线正式上映的作品,值得纪念。不过在介绍之前首先要提醒读者注意的是:本片并非2017年7月日本上映的系列最新作品,而是2016年暑期的那一部。
1996年2月,“Pokémon”作为适用于任天堂掌机Game Boy的一款游戏诞生,从掌机游戏发端——最初只是在电子音乐伴奏下,由点状电子图像组成的如今看来十分怀旧的RPG游戏——在小学生之间获得绝高的人气后迅速被动画化、电影化。1997年1月电视动画开播,1998年暑期推出首部电影《超梦的逆袭》,自此每年在7月的第二个周末上映一部动画长片。2011年7月16日甚至在同一天推出了《比克提尼与黑英雄》《比克提尼与白英雄》两部作品。
电视动画运用Jump式的少年漫画模式,讲励志成为“神奇宝贝训练大师”的少年小智与皮卡丘一起踏上修行之旅,途中经历种种考验,结交了许多伙伴,小智与皮卡丘间的友谊也不断加深的故事,现在已经播出到第六季。周围的同伴和冒险的世界不断改变,主人公小智和皮卡丘,以及剧情的展开依旧延续着最初的模式。电影版除了规模更为宏大,每部以一个传说中的宝可梦为中心构建,全新的角色也会在新发售的游戏中联动登场。
1998年第一部剧场版《精灵宝可梦》获得72.4亿日元票房,是当年日本国产电影第一名。比较同年上映的《名侦探柯南——十四个目标》18.5亿、《哆啦A梦——大雄的南极冒险》21亿,就能看出当年《精灵宝可梦》人气一时无两。在最初游戏世界观中,皮卡丘只是151个宝可梦里的一种。动画的成功,让皮卡丘的形象被与游戏无缘的人们所认识,甚至用于全日空飞机涂装,成为象征日本的符号。
全日空“Pokémon”涂装飞机(1998年)
在Game Boy “Pokémon”诞生20年后,手机游戏“Pokémon Go”成为2016年夏季的一大现象。增强现实技术让虚拟世界的宝可梦融合在现实环境中,只要拥有一部GPS定位的手机,就能与精灵世界联通。玩家们走到街上,不分昼夜,沉浸于捕捉宝可梦的活动中,一时间热潮席卷全世界。
精灵宝可梦为何能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人类学家中泽新一曾经用拉康精神分析的“对象a”理论予以阐释,认为宝可梦对儿童在认识自我、他者、世界的关系中起到了心理补偿的作用。由游戏玩家到动画观众固然是一种标准路径,但动画版《精灵宝可梦》的观众,特别是海外观众,没接触过游戏的人不在少数,他们更单纯地关注角色和剧情。
小智的终极目标“神奇宝贝大师”具体是什么,动画中从未出现过明确解释。“神奇宝贝大师”是一个尚未确定形态的遥远理想,而旅途中的遭遇将其具体化。小智投入全部心力去追求远大理想,依靠着伙伴皮卡丘的帮助,始终保持初心——从这个角度来看,《精灵宝可梦》是一个人生寓言。
究竟是“精灵”,还是“妖怪”、“宠物”——中文译名的选择成为难题,最终官方确定为中性的音译“宝可梦”。但如何定义“宝可梦”、如何理解它们与人类的关系,仍然存在多种阐释。有别于迪士尼的动物角色——从《米老鼠》到《疯狂动物城》,迪士尼的动物角色大多操着与人类共通的语言,以拟人形象出现。而皮卡丘和其他宝可梦用人类无法听懂的语言,或直接用电流进行交流(反派团伙“火箭队”的喵喵算是例外,它不但可以和人类无障碍交流,还经常忘记自己的精灵身份)。如何跨越语言障碍与异物种交流,亦是贯穿动画始终的隐藏主题。因此,尽管《精灵宝可梦》常被视为面向低年龄层的作品,但它并不幼稚。
仅就剧场版的票房成绩而言,《精灵宝可梦》系列再也没出现超越第一部的作品,票房收入近十年持续下滑,如今不仅输给《名侦探柯南》《哆啦A梦》,还败给了同样出自于任天堂游戏的《妖怪手表》。
《精灵宝可梦:就决定是你》(2017年7月剧场版)
《精灵宝可梦》陪伴着一代人的成长,当年玩过Game Boy、观看过《超梦的逆袭》的孩子们早已长大成人,成为父母世代。2017年7月在日本上映的《精灵宝可梦:就决定是你》作为具有纪念意义的第20部作品,故事回到原点,从小智与皮卡丘的相遇开始讲起,与《哆啦A梦:伴我同行》异曲同工。《精灵宝可梦:就决定是你》成为唯一一部止跌上扬的作品(截止2017年11月累计票房31亿日元)。
或许与游戏不断追逐新刺激点的本质相反,电影要依靠一些怀旧感伤元素来调动人的情绪。二十年来,在全系列中登场的宝可梦数量超过800种——对新加入角色的新鲜感,与对既有精灵的喜爱,令观众的感官在新鲜与怀旧中交替。从1990年代到2010年代,《精灵宝可梦》成为历久弥新的长寿作品,如今从父母到孩子都是它的受众。《精灵宝可梦:波尔凯尼恩与机关人偶玛机雅娜》在中国上映之后,或许可以期待同系列作品的持续引进。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精灵宝可梦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