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天》:命运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Erma冯

2017-11-13 09: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期的国产新片中,《七十七天》的票房倒是出人意料地逆势而上,目前已经接近5000万元。
《七十七天》海报
这部由赵汉唐参与编剧及自演自导的处女作,筹备多年,拍摄周期亦长达三年有余,成片效果总算是没有白费心血。不过尽管影片的文本不算弱,吸引观众的主要仍是影片中的羌塘无人区风光。电影的价值也更多是在对藏地糙砺景观的影像留存上,而非对人物命运的投注与烛照。对于一部故事片而言,多少还是意犹未足。
一个巧合是,《相爱相亲》与《七十七天》的摄影指导都是李屏宾。相较于讲述家长里短的《相爱相亲》,《七十七天》留给摄影师的发挥空间更大,也更适合在大银幕上观赏。李屏宾近年来参与摄影的电影作品,佳片不断,从2015年的《刺客聂隐娘》,到2016年的《长江图》,再到2017年的《七十七天》,几部影片中各具魅力的国土风情,足够剪辑出一部《美丽中国》的风景片来。
不同于《刺客聂隐娘》中气韵悠远的中唐气象、《长江图》中滚滚滔滔的千里奔袭,《七十七天》的风景不牵涉进厚重的人文历史,纯以蛮荒之美而惊心动魄。大量的全景式展现和俯拍镜头的运用,强化了自然空间里人的渺小与孤立无援。即使不刻意构图,也足以震撼人心。高饱和度的色彩,层次丰富,倒更显出风光的极致纯净,仿佛隔着银幕也能感受到高海拔地区空气的稀薄与凛冽。
影片倒并不仅满足于如实记录绝美的自然风景。摄影充分利用到在多样的自然环境里,光线随昼夜交替和气象变幻所产生的复杂与敏感的游移和调整,制造出细致精妙的光影效果,配合情节发展,营造情境氛围,丰富了对人物情绪的表意。
《七十七天》剧照
尽管是冒险题材的故事片,影片的叙事并不具备激烈和戏剧化的冲突。电影避免成为冗长沉闷的独幕剧的方法,是采用交错的双线叙事。
男主角杨(赵汉唐饰)独自穿越羌塘无人区的主叙事线,以时间顺序为轴,用字幕提醒观众注意日期的流逝和空间的转换;杨进入无人区前,与客栈老板蓝天(江一燕饰)相识相交的副叙事线,则以片段式闪回,穿插在主线叙事的各个叙事段落之间,调剂和平衡影片节奏。
影片片名为《七十七天》,当然不可能如实逐一交代主人公的每日行程——毕竟不是户外真人秀纪录片,何况如此漫长的旅程,势必大多数时间都是枯燥乏味,数日如一日般度过。电影选择呈现的几个情节段落,显然颇有讲究,避免雷同,又不至太过离谱与猎奇。
观众看冒险故事片,诚然是奔着“奇人奇事”、“奇观奇景”而来,也还是只接纳合理范围内的真实与不真实。《七十七天》中,杨独行期间先后遇牛、遇狼、遇熊、遇鹰,以及遇沙尘暴、遇洪水,尽管大部分观众都不会有相似的真实生活经历,还是能够建立起对人物处境的情感认同。不过,电影中杨遭遇龙卷风的一幕,由于并非真实拍摄而以特效制作而成,即使技术足够逼真,也还是多少让观众觉得是在“看戏”,脱离出影片苦心营造的临场实感。
《七十七天》剧照
电影叙事有真人真事打底,在细微处的处理总体算是用心和写实,不至于想当然地美化徒步旅行艰苦困窘的真实面貌。一些看似无心的白描镜头,也绝非闲笔,有助于增进观众对特定情境下人物行事动机的理解。杨试图用金钱“贿赂”上天以求雨的一小场戏,幽默而生动,活现出绝境中人茫然无告又心存希冀的复杂心态。
在重要情节处的故作停顿,也成功制造出小的悬念,留给观众以自我代入情境和猜测人物行为模式走向的想象空间。杨饥肠辘辘多日,镜头给出杨对所收养小狼久久凝视的眼神特写,似乎是在暗示人物的生存本能即将压倒温情怜悯。镜头一黑、一转,观众看到小狼依然活泼如初,自然松一口气,对人物的好感则又增进几分。
《七十七天》剧照
电影的拍摄周期过长,也并不一定严格按片中所呈现的时间顺序拍摄,以致在剧情中长达七十七天的时间维度里,主角身形却未见明显消瘦,面部亦未见明显沧桑。尽管从拍摄制作角度,完全可以理解,多少也还是降低了这个冒险故事的说服力。既然选择了这个吃力不讨好的题材,观众也还是有理由期待主创对自己狠一点、再狠一点。
对影片的结构来讲不可或缺的副叙事线,虽然并不十分吸引观众,也还是有力地冲淡了影片主叙事线的孤寂冷峻气质,让影片多了一份生活气息与烟火味。不过这一条副叙事线的推进,瑕瑜互见,一些台词的设计也还是有欠琢磨。杨与蓝天两人在雪山下饮酒高喊的一场戏,拍得太过口号主义,给角色和观众灌鸡汤,是影片的自我降格。
电影在叙事的中间段落,安排坐在轮椅上的蓝天情绪崩溃,甚至打算放弃掉与生活的抗争。这一段落写得极见人性,本来是成功的反鸡汤。编剧最后还是忍不住,给人物一个重新振奋下去的理由,但太矫饰牵强。有的台词糟糕得不忍听,更像是在自欺欺人。
《七十七天》剧照
《七十七天》尽管也可以归类到西藏题材影片,但电影基本不涉及少数民族元素。杨与蓝天看上去也都没有强烈的宗教信仰。影片避免过多探讨杨独自穿越羌塘无人区的动机,人物从电影的一开始就始终“在路上”。近乎自然主义的拍摄手法,虽然有杨一路的絮絮叨叨作为画外音,也还是将人物直接甩给幕天席地的野外,一切“听天由命”。
电影对杨这一角色的冷静与抽离态度,并不意味着影片缺乏人文关怀,目的仍是让观众自行代入情境与判断。相反,电影在对蓝天这一角色态度上的心有不忍,就造成了同情心的失去节制,泄了影片苦心积蓄的气氛。2015年讲述珠峰山难的故事片《绝命海拔》,以悲天悯人的出发点塑造人物群像,也还是不代人物立言,交给人物各行其是,保持了与人物的适度距离。《七十七天》试图进入人物内心,奈何角色本身情绪有余而深度不足,没能跳脱出一般文艺青年自伤身世的调调,格局还是局促了些。
电影数次让杨陷入险境,而终于在尾声处不再“留情”。看似开放式的结局,其实人物命运不言而喻。影片没有长篇大论地做生死之谈,几个带有魔幻色彩的镜头,斑驳拼贴出这段漫长苦旅的亦真亦幻。
电影片尾字幕打出训诫标语,避免误导不自量力的旅游者一时兴起。其实命运就是不问值不值得。《七十七天》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为观众留存下一段珍贵的影像记忆,从商业角度看或许也并不划算,但也何尝不正如影片中杨毅然决然地踏上旅程,心安处即是归途,穷途坦途,终将成为过往,也尽皆值得。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七十七天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