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艺术节|英国先锋派舞团用嘻哈讲《雾都孤儿》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实习生 赵知乐

2017-11-12 16:21

字号
《雾都孤儿》是英国作家狄更斯1838年出版的长篇写实小说,以雾都伦敦为背景,以少年奥利弗为主角,讲述了孤儿悲惨的身世及遭遇。
然而在英国先锋派舞团的《雾都孤儿》里,主角变成了曾经的大反派费金,讲故事的方式也变成了时尚嘻哈。
2017年11月10日,演员在彩排。当日,英国先锋派舞团带来的剧目《雾都孤儿》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大剧场上演。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赖鑫林
11月10日-12日,作为上海国际艺术节参演项目,《雾都孤儿》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连演三场。
英国先锋派舞蹈团由艺术总监托尼·阿迪贡创建于2001年,嘻哈是舞团立世的风格,也是他们创作的手段。
在狄更斯的小说《雾都孤儿》里,费金是一个枯瘦如柴、长着一大团乱蓬蓬红头发的犹太老头,幽闭、孤独、阴险、狡诈。他传授奥利弗偷盗技巧,将毒汁一滴一滴注入奥利弗的灵魂,然而身为贼首的他又照顾起一帮流浪儿的生活起居,让贼窝里充满欢声笑语。一点温情的善意,让费金的人物形象变得立体丰富,成为小说里最值得玩味的角色。
在舞蹈《雾都孤儿》中,阿迪贡以费金为主线,讲述了他不为人知的童年。
“大家都知道《雾都孤儿》最主要的角色是奥利弗,但如果我们选他作主角,就太简单了,太容易了,有点无聊。”谈起反派为主的安排,阿迪贡认为,这个故事更让人难忘、更有魅力的角色是费金,“他更复杂,我也不觉得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和朋友聊天时,大家的看法也是一半对一半,有人觉得他恶,有人很喜欢他,就喜欢他有‘人’的这种感觉。”
选费金当主角后,阿迪贡不禁探寻他之前的故事,孩子时期的他有过怎样的经历?深入挖掘后,他们也更能理解费金为什么会成为后来的费金。
《雾都孤儿》彩排现场。
费金反客为主,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怎么处理原来的主角奥利弗?“他们两个调换过来了,费金还是保留了小说里的样子,没有太多变化,奥利弗反倒成了阴影里的那个角色,我们挖掘出他阴暗的那一面,他的贪婪以及对权力的欲望。”
舞蹈是嘻哈的,在配乐的选择上,《雾都孤儿》也是嘻哈的。
阿迪贡说,他对音乐的热爱甚至大于舞蹈,每当做一个项目,他放在首位的是先听音乐,而不是先考虑编舞。他有个爱好是收集音乐,把iPhone充满,分门别类,每当要创作,他就回去看音乐库,寻找灵感和刺激。
《雾都孤儿》彩排现场。
“了解音乐以后,音乐会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所以编舞的过程相对来说非常快,因为一切都在音乐里面了。”踩着音乐的流动、音符和节奏,阿迪贡将之化为舞蹈,而他的作品也像是不同风格音乐的一个拼盘。
作为诞生于美国贫民区的一种街头文化,嘻哈其实很少用于舞台创作,更盛行于潮牌和夜店,是一种社交舞蹈,英国先锋派舞蹈团选择用嘻哈叙事,是有难度的。
“在英国几乎没有人在做这件事,但正因为难,我才要挑战,如果简单我就不会做了。”阿迪贡说,创作过程中,他们会尽量保持嘻哈的原貌,同时结合现代舞,加入戏剧元素,每出来一部新作都是一次先锋的尝试。然而基础和核心,仍然是嘻哈。
阿迪贡希望,将嘻哈这种舞蹈推向一个更高的高度,成为一种新的身体表现方式。
《雾都孤儿》彩排现场。
嘻哈诞生于贫民区,而《雾都孤儿》讲的恰恰也是贫民区的故事,从这点来看,用嘻哈来诠释这部经典未尝不是一次有趣的尝试。
看完这部嘻哈舞剧,有观众评论:“原本以为对《雾都孤儿》的名著改编会比较生涩难懂,但是嘻哈无国界,整个气氛一嗨起来,没想到会如此轻松独特。”
也有观众表示,无论好看与否,“它在我的观舞经验上都是一次延伸,让我重新思考舞蹈与戏剧、音乐之间的关系。”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