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胖子的自述:甩掉几十斤赘肉,我才有资格和你们跑上马

疼叔

2017-11-12 18: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马拉松从来不是属于胖子的运动,但肥肉也挡不住胖子想跑步的心。
从接近300斤的体重狂减90斤、从跑500米就要跪到完成10K挑战……为了一圆自己的上马梦,跑友“疼叔”可谓是使尽了浑身解数。
在今年上马成功完赛后,他就写下了自己的心路历程,和各位跑友及“胖友”们共勉。
跑友“疼叔” 本文图片来源:疼叔
我曾是一个胖子。胖了26年。
从我记事起,我就是一个圆滚滚的小男生,幼儿园老师发肉圆能一口一个,肉嘟嘟的我一动就喘,一喘就歇,一歇就胖。
在那个还没有流行喂芥末的年代,我顺利成长为了一个大胖子。小学体育课同学跳山羊,我只能当山羊;初中体育课马路跑一公里,才跑一百多米,路上冲出来几个大妈,拉着我们体育老师说:“那个胖小囡不能再跑了,当心跑出心脏病……”
肉肉的我初三体重突破200斤,高中顺利突破240斤,大学……
对于那时的我来说,跑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虽然一直自诩为灵活的胖子,平时也打个球,游个泳,但在跑步上面,我的极限就是:500米。
在夜跑刚刚流行的年代,我也学着戴头带,绑着髌骨带,穿着时尚时尚最时尚的跑鞋,然而跑个一两百米,接下来的就是午夜散步。
在健身房销售的眼中,我就是一只“待宰的肥猪”。健身房和跑步机,对我简直就是赤裸裸的羞辱。
然而即便这样,每天我依旧快乐地吃着,夜宵羊肉奋力地涮着,啤酒烤串大口地撸着。
很快,我有了重度脂肪肝,我感觉我的身体很沉,身上绑着的大石头将我向下拉拽,我会乏力,会干呕,健康的红灯也已悄然亮起。
直到2016年,我邂逅了改变我人生的人。我决心不当胖子了。
“疼叔”的减肥历程不容易
我鼓起勇气来到了健身工作室,跟着私教小哥从一个小白开始练。一周6天训练,3天无氧心肺,3天自己做有氧,划船机、椭圆机、简易台阶训练。
那时的我想,这辈子我能跑下3公里,该多美好。
减肥,是一个快乐而又痛苦的旅程。单调的菜单和不断减少的体重,成了我每天的生活。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我从走半小时到走45分,从慢速跑5分钟,走5分钟交替,到跑10分钟走5分钟交替。
第一次跑下一公里的日子,已在记忆中模糊,只记得每次跑完,教练都要进来拖地,因为短短的距离,我的汗水就能挥洒一地。
从一公里跑到两公里,从两公里到三公里,从跑步机跑到马路……
看着体重数字变小的感觉是美妙的,即便我依旧会在晚上梦到炸鸡。
减肥后才能一圆上马梦
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我报道过N次上马,但这条赛道却从未属于我。
在减肥的日子里,我心想,如果能在这里完成人生第一次比赛,该多美好。
经过一年的锻炼,我从接近300斤起步,最高时段减下去了90斤。衣服从XXXXL到XL,腰围从4尺变到了2尺9。
我感觉离自己的上马梦想越来越近了。
在减肥的日子里,跑步就是自己每天直观进步的一点点体现,每一步突破都是属于内心的成就。也许跑步不是我的生活态度,但跑步一定是检测自我的真实驱动力。
由于自身自重还是较大,我的膝盖依旧脆弱。在一次踢球后,我甚至一个月不能踏上跑步机。为了上马梦想,我开始苦练深蹲,一晚上蹲200个,负重哑铃最大100公斤。只有腿部肌肉强大了,我才有实现梦想的资本。
在备战本次上马之前,我只在跑步机上完成过10公里,中间还走了接近两公里,而在路上夜跑时,我也是跑4公里就要小歇一下,最远距离也就跑过7公里。
为了保护膝盖,在上马赛前,我近两周都没有跑步,每周用游泳5000米保持自己的心肺状态。而作为一个夜猫子,早起跑步对我也将是一大挑战。
赛前,我按照以往路跑6分30秒的配速,定下了1小时10分的目标。但对于自己,我还是有一丝怀疑——万一岔气了怎么办,万一拉伤了怎么办?
兴奋和紧张,总是一起降临。要做的,只是等待迈开腿的瞬间。
起跑区域人山人海
为了第二天有个好状态,我提前在赛道边定了酒店。赛前一晚9点半早早上床,却一直翻来覆去。
睡前,我为自己定了三个闹钟,每个间隔15分钟,生怕自己一觉睡到大天亮。但也许是大脑早有准备,就在第一个闹钟响起时,我就瞬间弹起。
为了人生第一赛,第一次穿上了耐克压缩裤,第一次用十字护膝,第一次在缓震鞋垫中再加厚支撑产品……
洗漱完毕,推门出去时,对面的小哥也是上马跑者,相视一笑,似乎就有了同袍战友的感觉。
6点刚过,踏着朝霞和大部队一起走入上马赛道。安检小哥在我背包里搜出了剃须刀,他狐疑地问我为啥跑马还带这个,我说,赛前要好好剃胡子,这样自拍才白净好看。小哥一脸错愕。
但作为国际金标赛事,错愕的小哥还是挂着笑容,上马的专业就体现在这些让人温暖的服务细节当中。
上马的赛道组织和引导十分专业,志愿者和安保指引着大家按部就班进入自己的区域,志愿者不停地大声提醒跑友方向和存包处。所有赛事进口处都设有移动厕所,数量多且干净卫生。
进入赛道,有专业教练带大家热身放松,从拉伸到无氧开合跳。在拉伸背部和腿部时,身边的印度小哥还和我互相搀扶一把。
放眼望去,亮色的上马战袍连成一片。我身边就是来自宝岛台湾的跑者,他们背后还插着高高的旗语。身边有不少外国跑友,甚至是拖家带口前来参赛。
虽然清晨的气温依旧有些凉意,但真正站上上马的赛道,挤在跑友之中,一起原地做着高抬腿,心中却很自然地涌起了一股暖流。
开跑之前,跑友们的固定动作就是自拍和各种合影,还要和无人机和现场摄像机摆Poss。我还是有点小紧张,甚至能感到胃里的冷气在往上翻涌。
终于,时间来到了7点整,跑赛准时开始,万人的队伍开始慢慢前行,越过起点的一刻,我也不自主的迈开了腿,开启了真正的上马旅程。
本届上马10K路线
上马10K的第一公里,由于跑友还挤在一起,速度完全拉不开,在慢跑中用7分钟才跑完第一公里。当时心里暗想,如果按照这个配速,自己的目标时间很有可能完不成。
虽然一开始腿部感觉良好,但第一公里后,我就感觉紧张感还是束缚着我的肌肉,左边胸肌明显有酸痛感,我只能一边按压,一边往前继续。
第二公里进入南京路后,队伍差距渐渐被拉开,我也逐渐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身体之外。看着熟悉的南京路,这竟是自己第一次从这里跑过,甚至出现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第四公里跑上宽阔的柏油马路,步伐瞬间快了起来,耳机里“霉霉”的歌声似乎也催促着我加大步伐。我瞄准前面一个健硕的小哥,一路追赶,在第四公里处将配速提高了将近一分钟,抢回了失去的时间。
不过,也正是因为“抢回时间”,在第五公里处我明显感觉脚步有些发沉,只能保持速度减小步伐。
而此时,官方的补给点恰到好处地出现在我面前。
喝了一杯水和运动饮料,路上还快速吞下能量胶。补给完毕,一瞬间就感觉腿上的劲又回来了。在往第六和第七公里时,我的配速都在6分30秒左右。
进入八公里,这是一个我之前未曾企及的距离。心率有些上升,只能告诉自己稍微减小脚步,找到饮水点继续补给。此时,已经有不少跑友选择步行调整。
但在赛前,我给自己定的要求就是:无论如何不能走。
终于挨到了最后一公里,为了成绩,我决定按计划,冲刺一把。
加速的感觉就是左膝出现轻微疼痛,但还好整体的心肺呼吸没有混乱,最后一公里比预定配速还快了15秒。
终于到达终点,我的成绩停在了1小时06分36秒,成功突破目标,并无疲劳感,似乎10k还有些意犹未尽……
上马10K完赛奖牌
完赛后拿到奖牌,也许是上马最开心的瞬间。
因为,这是属于自己的第一块路跑纪念,属于一个曾经300斤的大胖子。
对于很多人而言,10k也许只是跑步的起点,但对于我,却是走过了千山万水,才有资格和你们站在同一个起点出发。
不过,这不正是跑步的意义所在么?
跑步是一场自己与自己的对话,只有自己才能完成这场比赛。奔跑的过程,减肥的一幕幕像电影蒙太奇一幕幕在我脑海中闪回,不停地逼自己努力再努力一点。
无论你是平时踏着朝霞晨跑,还是在黑夜中孤独前行。那些自我否定的瞬间,就像曾经萦绕着我的肥肉,困顿着我的脂肪肝一样,在前行中都会被碾成齑粉。
到最后,胜利的,唯有你自己。
经历过肆意奔跑的上马,留下过刻骨铭心的留念,运动会成为一生的习惯。戴上奖牌的那一刻,我想下一步目标应该是完成一次半马或者半程铁人三项。
也许我的心里依旧住着曾经的胖子,但现在,前方总有点点亮光,照亮着这个胖子跑得更远。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马拉松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