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晓群︱五行占:服妖之发与妆

俞晓群

2017-12-01 16: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晋书•五行志》服妖中,记载“发型”变化二则:其一,吴妇人修容者,急束其发而劘角过于耳,盖其俗自操束太急,而廉隅失中之谓也。故吴之风俗,相驱以急,言论弹射,以刻薄相尚。居三年之丧者,往往有致毁以死。诸葛患之,著《正交论》,虽不可以经训整乱,盖亦救时之作也。其二,太元中,公主妇女必缓鬓倾髻,以为盛饰。用髲既多,不可恆戴,乃先于木及笼上装之,名曰假髻,或名假头。至于贫家,不能自办,自号无头,就人借头。遂布天下,亦服妖也。无几时,孝武晏驾而天下骚动,刑戮无数,多丧其元。至于大殓,皆刻木及蜡或缚菰草为头,是假头之应云。
《宋书•五行志》一则:宋文帝元嘉六年,民间妇人结发者,三分发,抽其鬟直向上,谓之“飞天紒”。始自东府,流被民庶。时司徒彭城王义康居东府,其后卒以陵上徙废。
《新唐书•五行志》也有三则记载:其一,元和末,妇人为圆鬟椎髻,不设鬓饰,不施朱粉,惟以乌膏注脣,状似悲啼者。圆鬟者,上不自树也;悲啼者,忧恤象也。其二,僖宗时,内人束发极急,及在成都,蜀妇人效之,时谓为“囚髻”。其三,唐末,京都妇人梳发以两鬓抱面,状如椎髻,时谓之“抛家髻”。又世俗尚以琉璃为钗钏。近服妖也。抛家、流离,皆播迁之兆云。
《宋史•五行志》有一则:建隆初,蜀孟昶末年,妇女竞治发为高髻,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