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 #国际交流# 绿会秘书长会见国际鹤类基金会……

中国绿发会

2017-12-04 11:28   来源:中国绿发会 微博

字号
#公益# #国际交流# 绿会秘书长会见国际鹤类基金会吉姆·哈里斯、斯派克·米林顿一行

12月2日,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在京会见了国际鹤类基金会(ICF)资深副主席吉姆·哈里斯(James T. Harris)先生和ICF亚洲项目主任、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区伙伴关系(EAAFP)前首席执行官斯派克·米林顿(Spike Millington)先生一行。
#国际鹤类基金会# 是一个以#保护鹤类# 及其所依赖的生态系统、湿地和迁徙路线的国际组织,在世界范围内的50多个国家的将近300多雇员,是一个针对鹤类的全球保护协作网络。绿会秘书长首先对来宾的到访表示了热烈欢迎。他祝贺吉姆·哈里斯领导的ICF获得境外非政府组织代表机构登记证书,并感谢了斯派克·米林顿在EAAFP任职期间对绿会中华保护地志愿者工作的鼓励和支持。
双方重点讨论了水鸟和湿地生物多样性、迁徙物种保护、公众意识提升几个话题。吉姆·哈里斯和斯派克·米林顿都强调公众环境教育是非常重要的,目前ICF已在鹤类保护方面开展了大量的公众教育工作。
绿会秘书长说,中国绿发会对以鹤类为代表的迁徙鸟类的栖息地保护非常重视,并介绍了中国绿发会“中华保护地”(CCAfa)立足于社区和当地志愿者,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的努力和探索,尤其重点介绍了“中华水鸟保护地·唐山”、“中华遗鸥保护地·天津”、“中华白鹤保护地·白洋淀”、“中华大鸨保护地·长垣”的主任及当地志愿者们为保护湿地和鸟类作出的卓越努力,受到来宾们的高度称赞。
绿会秘书长强调,鸟儿,特别是那些迁徙的候鸟,并不知道哪儿被划定为了保护区(Protected Area); 它们在落脚的时候,未必能够落在保护区里面。这就涉及我们怎样有效对它们进行保护。因此我们支持建立了“中华保护地”体系,这种基于社区和人民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体系,有效地推动了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目标——“构建生态廊道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网络”。
斯派克·米林顿对因故未能参观2017年4月初由中国绿发会与保利文化共同主办的“19世纪法国传教士手绘中国鸟类图谱展”深表遗憾。他感谢绿会的邀请,并对展览的成绩表示祝贺。
绿会秘书长介绍了这套800余张鸟类图谱的鉴定结果。他说,中国一共有约1400种鸟类。2017年初在发现这套150年前由法国传教士韩伯禄主持绘制的鸟类图谱时,我们当时就在猜测,这约800张图中一共涉及了多少种鸟?其中是否已经有一些鸟类过去曾经存在、但现在已经灭绝了呢?后来,经中国绿发会顾问John MacKinnon推荐,我们请Terry Townshend成立专家组对其进行了鉴定。在鉴定出来的734幅画作中,我们发现至少包含了416种鸟类。其中在中国出现过的鸟儿有406种,约占中国已有纪录的鸟种总数的30%。其中仅有一种鸟类曾在中国出现过但现在可能已经局部灭绝。当时拿到这个鉴定结果我们是比较惊讶的。他谈了自己对于鸟类生物多样性丧失趋势的反思。
由此,绿会秘书长接下来介绍了绿会“宏观保护说”(MacroConservation)的理念。他认为,生物多样性保护应该从大的尺度(不光是空间尺度,还有时间的尺度)来考虑。他以麋鹿重引入、穿山甲野放、唐家河羚牛、保护中华对角羚的基因多样性、“筷走筷走”公益倡导为例来谈了自己对于宏观保护的看法和设想。
吉姆·哈里斯介绍了他在湿地和水鸟方面的有关工作,特别是在鸟类摄影方面的一些观察和思考。比如人们都喜欢看到鸟儿展翅飞翔的美丽图片,但是从某些摄影图片里面,专家一眼就可以看出被拍摄的鸟儿其实是处于惊恐状态。双方对观鸟伦理进行了探讨,并一致认为,摄影和观鸟让人们能够更加亲近大自然,这一点毫无疑问;虽然不能说鸟儿的惊恐飞逃是摄影师们导致的,但是我们希望欣赏这些人类的羽毛朋友们时它们是处在一种自然放松的美好状态,而非惊恐夺路而逃的样子。这就涉及我们在生态旅游和观鸟时,要尽量不去打扰大自然。
对于来宾邀请绿会参加即将在江苏盐城举办的滩涂湿地会议,绿会秘书长表示非常感谢,并真诚的邀请他们也参加中国绿发会观鸟工作委员会的年会。双方将继续探讨未来携手一起推动水鸟保护和生物多样性教育等工作。
文/Linda 核/王华 编/小梁
图一:James Harris向绿会秘书长和Spike Millington展示了一组鸟类摄影图片,介绍怎样分辨鸟儿所处的是自然状态还是惊恐状态。摄/Linda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