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那些让人“难以忘怀”的书名

阮玄墨

2017-12-05 18: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盘点每年出版的新书,都会发现一些仅凭书名就能让人印象深刻的图书。那么2017年有哪些让人“难以忘怀”的书名呢?笔者抱着“猎奇”的心态,从1000多种新书中选出了30种。这些书名各有千秋,很难一言蔽之,姑且就用“难以忘怀”来形容它们吧。
被标题党的名家作品
从有限的书目阅读经验来看,沈从文决对是今年特色书名的大赢家,可被封为“标题帝”,而且这很可能只是个巧合。
仅从《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想牵着你的手,在青山绿水间》《遇见你之前,我以为我受得了寂寞》这些书名来看,绝对想不到作者会是沈从文,但这的确是真的。
《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是沈从文的小说精选集,收录了《萧萧》《三三》《丈夫》等作品。
《想牵着你的手,在青山绿水间》是其散文精选集,其中《一封未曾付邮的信》《流光》被置于《偶然的凑巧,宿命的必然》一章中,《小船上的信》《滩上挣扎》被置于《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章名下,可见并不只有书名被标题党了。
《遇见你之前,我以为我受得了寂寞》一书为沈从文与妻书和情感小说的集结。
不光是书名,有些内文的篇章改名也是让人哭笑不得。沈老先生如果看到,不知道心中会作何感想。
比如《生命的光影形线:人生感想录》《古人为何要留胡子:谈艺论文录》这两本都是沈从文的文集,书名看上去还算正常,但看过目录才发现,很多文章的标题都被改过了。下面选取最具代表性的《生命的光影形线:人生感想录》一书目录,诸位可以充分感受一下“标题党”的冲击力。
除了沈从文,“躺枪”的还有丰子恺和朱光潜,不过“伤势”没那么严重:
《丰子恺愿你一生清澈明朗》是丰子恺的散文漫画作品集。
《一升露水一升花》是朱光潜的美学散文精选集,虽然文章标题未被改动,但还是被添加了诸如《温和地坐在黑暗里》和《“无目的”的人生清凉》的篇章名。
妙笔生花的译名
发现今年出版的一些译本,被不平凡的书名吸引后,发现原作名往往平淡无奇:
《你杀不死一只老狐狸》是一部描写二战的小说,原作名为We Die Alone(我们孤独死去)。
《我脑海里住着一个自我怀疑又自作聪明的人》是一本关于人生思考的随笔集,原作名为The Point Is :Making Sense of Birth,death,and Everything in Between(关键在于理解生死和这之间的一切)。
《我遇见了人类》是一部英国作家写的小说,讲的是一个外星人来到地球并爱上地球生活的故事,台版译为《我在地球的日子》,原作名为The Humans(人类)。
《你要像喜欢甜一样喜欢苦》讲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在纽约闯荡的故事,台版译为《苦甜曼哈顿》,原作名为Sweetbitter(甜苦)。
“巧借东风”的书名
还有一些书名改动了常见语句的一两个字,既带有亲切感,又有幽默感。
《金庸十二钗》,一开始差点看成《金陵十二钗》,后来才发现是有关金庸小说的评论文章。
《加油!你是最胖的》,一本讲胖姑娘恋爱的小说,书名很讨巧。
《假如生活糊弄了你》是一本漫画书。“假如生活糊弄了你”貌似比“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更加俏皮。
《春风十里,不如食你》是一本讲美食与爱情的小书,书名巧妙借用了“春风十里不如你”。
《文以载车:民国火车小传》是一本以晚清至民国时期文学作品中的火车为主题的文化批评随笔集。“文以载道”最为中国传统文人所看重,将“文以载道”改为“文以载车”,的确十分幽默。
《早读过了》是学者杨早有关阅读与文化的文集。“早读过了”,一语双关,趣味横生。
语不惊人死不休
每年都会有数量不少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式的书名出现,似乎都不能算作“新闻”了。笔者从众多“标题党”中精选了8本。
《青春好似大脸狗》,描写航空职校生校园生活的故事集。
《别把蟑螂放心上》,留日博士讲述海外经历的文集。
《这本书能救你的命》,美国作家写的通俗小说,讲述富豪宅男无意间遭遇的另一种生活。
《学习做一个会老的人 : 终有一天,你我都会步入荆棘之地》,一本讲述衰老的非虚构作品。不是书名“可怕”,是变老的事实“可怕”。
《如果没有今天,明天会不会有昨天?》,书名一看就不简单,原来是一本讲述哲学家思想实验的书。
《如果觉得委屈就成为你想要的光》,此类人生故事每年都会有不少,在这里选了标题最霸气的一本。
《愿你迷路到我身旁》,情感治愈系文集,书名适合用来许愿。
《爱就是我们一桌两人三餐四季》,治愈系散文合集。
“活泼”的严肃非虚构
今年还有一些较为严肃的非虚构作品用了轻松活泼的书名,也在下面一一列出。
《我们曾吃过一切》,从历史学家的角度讨论西方各种菜肴和美味的来历。书名有些“惊悚”,但却很容易引起好奇心。
《黑石头的爱与恨:煤的故事》,讲述了煤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的功与过,这个标题让人想起了《爱与黑暗的故事》。
《熬:极地求生700天》,讲述上个世纪初的南极探险故事,“熬”字形象生动。
《活着回来的男人:一个普通日本兵的二战及战后生命史》,如果没有副标题,书名还是能留下悬念。
2017年的“叛逆”书名
最后奉上盘点的“文末彩蛋”,最符合年末气氛的两个书名。
《扔掉书本上街去》,日本导演寺山修司的作品。
《最后一个故事,就这样啦》,以色列作家埃特加·凯雷特的短篇小说集,以其中一篇的篇名为书名。
责任编辑:臧继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出版业,沈从文,标题党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