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闻丨也门前总统之死与内战泥潭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2017-12-05 20: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也门前总统萨利赫 资料图
75岁的也门前总统萨利赫4日死在了逃往故乡桑汉(Sanhan)的途中。
政治强人萨利赫曾执掌也门长达34年(包括1978-1990年任北也门总统),于2011年被迫下台。过去一周,他的支持者与萨利赫过去3年间的盟友、反政府组织胡塞武装在首都萨那爆发了激烈斗争。较为繁华的首都使馆区成了双方激战的主战场,数百人在交火中死伤。
盟友一朝反目的主要导火索发生在11月29日,当时,萨利赫的支持者拒绝什叶派的胡塞武装成员进入以萨利赫命名的大清真寺庆祝次日的伊斯兰教圣纪节。双方长期压抑的猜忌与不满集中释放。12月2日,萨利赫公开发声寻求与沙特合作,两天后,萨利赫死在了胡塞武装的炮火下。
萨利赫的困境
据半岛电视台12月4日报道,随着冲突激化,胡塞武装成员当日冲入了萨利赫位于萨那的住所,但此时的萨利赫已经同其高级副手坐上装甲车离开首都一路向南驶去,目的地是其故乡桑汉。
就在萨利赫一行出城约40公里后,胡塞武装分子成功地逼停了这辆装甲车,直接扫射,没有给这位政治强人一丝喘息与挣扎的机会。
胡塞武装控制的马西拉电视台(Al-Masirah TV)率先引述胡塞部队官员宣布了萨利赫的死讯,不久之后,社交媒体上开始广泛流传被认为是萨利赫遗体的照片和视频:一名与萨利赫长相相似的男子头破血流、双目微睁,被人们用旧毯子包着抬上了一辆皮卡。《华尔街日报》5日援引一名接近前总统的人士的话证实,萨利赫已经死亡。
这一役,胡塞武装再度展现出其出众的情报收集与精准的军事打击能力。事实上,作为一支于1992年开始由散兵游勇组织起来的非国家武装力量,伊朗支持下的胡塞武装在过去三年间发起了政变、占领了首都、软禁了总统、拖累了沙特,实力与日俱增。
“(近几年来,)胡塞的武器装备和技术都有了稳步的提升,有些武器是在胡塞控制萨那之前没有的。”专注海湾地区研究的清华大学博士生王霆懿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3年前,正是胡塞武装日益壮大的实力使得2011年被迫下台的萨利赫摒弃前嫌与之结盟,以求达成其重返政坛的希望。然而,此举显然吃力不讨好。
国际危机组织中东与北非地区项目主管约斯特·希特曼(Joost Hiltermann)向《华尔街日报》描绘了今年早些时候与萨利赫会面的场景:“他正处于绝望中,两面不讨好:沙特人因为他的背叛而不愿与之打交道,胡塞武装也不喜欢他,因为他当总统期间双方曾长期对垒。”
阿联酋伸出的“橄榄枝”
在此背景下,也门局势的另一个重要“玩家”阿联酋似乎向萨利赫伸出了橄榄枝。
据研究人员尼尔·帕特里克(Neil Partrick)10月底发表于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文章显示,阿联酋坚持认为,常年躲在利雅得的也门现任总统哈迪尽管拥有国际承认的合法性,但似乎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而前总统萨利赫才是目前唯一能够平息也门国内战乱、重新统一南北方的合适人选。此外,萨利赫与胡塞武装并不紧密的结盟关系也被视为其可以被拉拢的基础。
“在阿联酋的协调下,(萨利赫长子)艾哈迈德·萨利赫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的代表在迪拜举行了多次会面,代表父亲萨利赫与沙特和阿联酋‘讨价还价’。”以色列海法大学国际政治学博士研究生、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晋说。
曾担任过也门驻阿联酋大使、也门军队总参谋长等职的艾哈迈德·萨利赫近年来正定居于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据尼尔·帕特里克的分析,曾一度被视为萨利赫接班人的艾哈迈德似乎还可能成为阿联酋未来扶持的新对象。
然而,萨利赫与阿联酋、沙特方面交往的保密工作似有疏漏。
今年9月,发现萨利赫已有二心的胡塞武装宣布任命“救国政府”新的“军队指挥官”、“最高司法委员会主席”和“财政部长”等要职,将萨利赫的人马全部排除在外。彼时,萨利赫发表声明,以胡塞武装的单方面决定破坏双方友谊为由,拒绝承认上述任命。但胡塞武装则直接指出萨利赫站在了沙特一方,并威胁解除双方的政治、军事联盟。
“萨利赫之死,基本上堵死了胡塞武装和沙特的和谈可能,失去了萨利赫这个合适的‘中间人’,其他的政治人物可能无法驾驭也门国内政局,也门冲突势必长期化,沙特只能继续被拖在也门内战的泥潭之中。与沙特关系亲近、且与卡塔尔关系微妙的阿联酋,也能够继续作为中东世界纷争的重要一环,继续发挥重要角色。”王晋分析认为。
伊朗的影响力和低调
与此分析相印证的是,在沙特组织阿拉伯国家联军高调封锁、空袭也门的背后,正是阿联酋深度介入也门事务的身影。
除了积极接触萨利赫及也门南部各部落,阿联酋还罕见地派出了地面部队,帮助该国在也门南部地区的盟友成功地遏阻了基地组织和胡塞武装的扩张之势,并为此付出了122名士兵牺牲的代价。
这一点,就连向来视也门为自家“后花园”的沙特也没能做到。
12月4日,躲在沙特的也门总统哈迪发表电视讲话,呼吁所有站在合法政府一边的也门人团结一致,对抗胡塞武装,联手“结束这个噩梦”。
“现在很清楚,这是阿拉伯人和波斯人之间的战斗。”利雅得国际关系学者、沙特政治事务分析者哈姆丹·沙里(Hamdan Al-Shehri)向“阿拉伯新闻”表示,“这将演变为与伊朗死磕。”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对于近日发生在也门的巨大局势变动,胡塞武装背后的支持者——伊朗却未表现出太多关注。相比于过去对伊朗支持下的民兵组织在伊拉克、叙利亚境内取得成绩的大肆宣扬,此次伊朗领导人和媒体既没有指责萨利赫的反目,也没有抗议沙特方面加大空袭力度,仅对萨利赫之死做了简单报道。
“伊朗(在也门问题上)是比较低调。其实,保持胡塞和萨勒赫的同盟关系更有利于胡塞控制局面,也就更有利于伊朗扩大影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秦天向澎湃新闻分析道。
“目前胡塞武装在地面战场有优势,伊朗还会继续低调行事。但是,伊朗未来的反应还将取决于沙特,如果沙特大幅度升级对也门的介入,伊朗也不排除加强对胡塞的支持。”秦天补充道。
人物:“在蛇头上起舞”的萨利赫
出生于1942年3月21日的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16岁便加入了也门武装部,在连年的斗争与革命中一路晋升。
1978年7月18日,萨利赫成为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总统兼武装部队总司令。12年后,在其推动下,南北也门统一,萨利赫出任统一后的也门共和国总统兼武装部队总司令。
在复杂的政治环境下大力发展经济、平衡部落势力、促进南北也门统一,这名与萨达姆、卡扎菲、穆巴拉克齐名的政治强人将自己的执政之路形容为“在蛇头上起舞”。
但,这一支舞在2012年落下帷幕。
也门长期的高失业率、高贫困率使得“阿拉伯之春”在这个海湾国家迅速引发反响,而萨利赫的贪污腐败更助推了示威声浪。2015年联合国的一份报告显示,萨利赫贪腐了高达600亿美元的财富。
抗议声中,2012年2月,萨利赫向时任副总统、被选举为新总统(但也是唯一候选人)的哈迪交权。
尽管在权力交接之际,萨利赫还情绪激动地发表演讲,希望也门人民支持哈迪,共同建设新也门,但在随后2年间,两人的矛盾迅速激化。2014年底,萨利赫与哈迪彻底分道扬镳,支持萨利赫的武装力量和已经占据首都萨那的反政府武装胡塞结成了并不牢靠的同盟,共同对抗哈迪领导下的合法政府。
2015年3月,哈迪逃出胡塞组织的软禁后被迫逃往沙特避难。同期,沙特高调介入也门局势,对反政府武装发动大规模空袭。也门动荡局势进一步升级。
2016年7月,胡塞武装与萨利赫领导的全国人民大会党组成“最高政治委员会”,后于同年10月成立所谓“民族救国政府”,同哈迪政府分庭抗礼。
但仅一年后,双方的矛盾就已凸显。今年9月,胡塞武装宣布新任命“救国政府”的多个要职,将萨利赫的人马排除在外。萨利赫随后发表声明,以胡塞武装的单方面决定破坏双方友谊为由,拒绝承认上述任命。胡塞武装则指责萨利赫站在沙特一方,并威胁解除双方的政治、军事联盟。
11月29日的冲突爆发后,萨利赫于12月2日正式公开反水,称若沙特停止对也门的袭击,他愿意与沙特翻开睦邻关系“新篇章”。“我们将与他们积极相处,也门已经受够了。”萨利赫说。
胡塞武装随即指责萨利赫的这一表态无异于“破坏同盟与伙伴关系的政变”。而沙特方面则积极表示欢迎萨利赫的表态,并派出战机空袭胡塞组织为萨利赫的武装力量作掩护。
尽管获得了空中支援,萨利赫薄弱的地面势力却没能守护他安全撤离,这名驰骋了数十载的蛇头上的“舞者”最终被一条“地头蛇”狠狠咬了一口。
焦点
我是周轶君,曾在巴以地区工作,关于中东以及世界局势,问我吧!
周轶君 2017-09-05 188 进行中...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也门,萨利赫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