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猫咪站长小玉是推动日本公共交通“公有民营”的吉祥物

澎湃新闻记者 顾明

2017-12-06 17: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小玉去世两周年时,学者毛丹青拍摄的相关视频(04:15)
近些年,猫咪风潮席卷日本,宠物商店不说,猫咪咖啡馆、猫咪餐厅、猫咪手机应用程序等等相继出现。日媒分析,在“安倍经济学”疲软的时候,“猫咪经济学”突起。而“猫咪经济学”的源头,就是日本和歌山县贵志车站的猫咪站长小玉。
三花母猫小玉,在日本乃至世界可谓家喻户晓,不仅因为她是世界第一位猫咪站长,更是因为她的出现拯救了一条原本亏损的铁路线以及面临关闭的车站。小玉是出生在贵志车站的流浪猫,被车站小卖部的阿姨收养。2006年,因为乘客越来越少,贵志川铁道亏损5亿日元,贵志川线即将被废弃,作为该线终点站的贵志车站也将停用。在当地居民的争取下,和歌山电铁收购了这条线路,但迫于经济压力,贵志车站改为无人值守站。为了安置小玉一家,和歌山电铁公司社长突发奇想,任命小玉为贵志车站站长,并将售票亭改成了猫舍。经过几个月的实习后,2007年1月,猫咪站长小玉正式被任命,走马上任。
猫咪站长小玉
电铁公司给小玉配备了工作服和帽子,每天小玉穿着站长制服,蹲守在检票闸前,看着来往的旅客。每当列车驶离后,她还会在车站跑来跑去,就像在看有没有人遗失东西。小玉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招财猫,至2015年6月22日离世,她在任职期间的成绩可谓卓著。据日媒报道,2007年贵志川线的日均观光客700人,一年约25万人;而到2012年,这条线一年的观光客增长到211万人,带动的经济效益达11亿日元。经过日本NHK、英国BBC、美国CNN等媒体报道后,小玉的故事更是为全世界所知,每年光从中国专程去看小玉的游客就达到了5万多人次。
但在当初任命小玉为站长的和歌山电铁公司社长小岛光信看来,小玉不只是贵志车站的吉祥物,她还是神一样的存在,推动了日本公共交通“公设民营”的改革。小岛光信在小玉去世后写了《猫咪站长小玉》一书来记录她的故事。这本书的中文版前不久出版,小岛社长本人也来到了上海。澎湃新闻借此机会专访了他。
小岛光信社长以及他胸前佩戴的小玉徽章
澎湃新闻:我很想了解一下任命小玉为站长时的背景。我们知道,直到1980年代,日本的铁路经济还比较发达,很多人通过坐火车出去旅行,为什么到了2000年以后出现了铁道线路亏损的状况?
小岛:日本1960年代的时候开始产生了“私车热”,国家修公路让国民可以开车,特别是乡村的交通方式都是以开车为主,人们过了20岁之后就会去学开车。这条铁道线(贵志川线)原来是属于另外一个公司,叫做南海电铁公司,2006年的时候公司准备放弃这条线路,因为这条线路的吞吐量还不到原来计划的一半。另外,在过去的十年中,日本出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少子化”,反映在铁道公司就是乘客人数以每年5%的速度在下降。
澎湃新闻:所以说,铁路衰落的原因是公路的发达和人口的减少?
小岛:是这样的。
澎湃新闻:小岛先生所在的铁路公司当时的经济效益也并不好,为什么会去收购这条线呢?
小岛:在日本,当铁路或公交车出现赤字的时候,经过一定的手续,国家是会提供补助的。但是2002年政策发生了变化,对于类似这样的公共交通公司赤字,国家不再动用税金去填补。所以,从2002年开始补贴就没有了。这个措施使全日本大概31家公司倒闭。从那时候,我就开始分析这个情况,按照这种速度,未来十年,整个日本的地区公共交通公司大概要倒闭一半以上。于是我就想,怎么样才能使他们不消失、不倒闭。我就到欧洲去研究。欧洲有一个概念叫做“公设民营”,是一种国家制度,采用一些方法避免私人性质的公共交通公司倒闭。当年汽车从美国进入欧洲市场时,欧洲出现过一种抵抗势力,他们认为私家车的盛行会使“交通弱势群体”,即不会开车的小孩和开不动车的老人,因为公共交通的缺失而成为交通工具无法运送的人。于是欧洲当时做出了一个决定:保护公共交通。但日本的做法和欧洲不一样,在日本几乎没有官家出场,就让民营这么干,最多给一点小小的支持,没有体系化的东西。所以,日本的公共交通几乎都属于民营的状态。在世界上的发达国家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把公共交通全部交给民营的,特别是那些没有人的乡村地方,基本上由国家来控管。所以,日本公共交通的状况算是一种“孤岛”现象。虽然我不了解,但估计在中国,公共交通也都是国家在掌控的,也许像出租车可以民营。这是最聪明的做法。日本的“少子化”,加上乡村的年轻人不断到都市去,那些剩下的老年人没有公共交通,就无法出行。所以,在我的倡导下,很多人联合起来搞了一个运动,向国家建议应该设置“公设民营”,不能靠一点补助金来解决,而要根本地把它变成国营。当时有人批评说这就是一种邪道。
后来,在2004年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中部地区的三重县以及附近的名古屋市,新造了一个机场叫做“中部空港”。三重县的县府所在地叫做津市,他们想要在海上开一条路,可以用车或船直接把人运送到机场去。当时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敢做这件事情,设计师就找到了我们。2004年的时候,我就把(“公设民营”)这个想法说了出来。因为那里人很少,就是一个小城市,要坐船到机场去,需要造码头、造停车场、造船,没有一个民营公司会有这个钱。所以,干脆国家用公款和税金把码头造好,船造好,停车场造好,然后让民营公司去运营这件事情。这个项目非常成功,现在还在运行。这就是我所说的“公设民营”,那时候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
2006年,南海电铁放弃贵志川线的时候,当地的居民给我写了很多请愿书,说老板可不可以想个办法。这个铁路被宣布停运的时候是很惨的,它每年有三亿日元的收入,但还是产生五个亿的赤字。我做了这样一个选择,因为贵志川线是乡下的铁道线,基本上发车频率是一个小时一到两班,过去的列车员只是开车,到了他就闲下来了,我就让这些列车员做许多其他事情,比如开完车之后去车站扫地、卖票,这样一来整条铁道线可以减轻大约30%的费用。我用这一措施,把原先五个亿的赤字变成了八千多万,减少了90%左右。于是,我用这个方案向国家提出了“公设”的概念,请国家拿八千万出来填补赤字,这样我的公司就可以运营了。可以说,我把和歌山贵志川线作为一个试验品,从而向国家申诉“公设民营”的方法。当时,这条铁道线沿线有六千多位居民支持我,成为我的应援会。乡村的人本来很少,行政单位为这么多人支持我还感到很吃惊。
现在我已经达到目的,国家并不只是给予公共交通公司补贴款,而是从法律上全面改变了经营的方法。而当时日本的地方铁路大概有九十多条,国家认为有七十多条都无法运营下去了,这个时候我提出了“公设民营”的做法,又通过猫站长小玉的出现,使得国家开始反省这件事情,认为这个做法也许能让七十多条无法运营的铁路重新活跃起来。于是国家承认了我的方案之后,设计了一个新词:“公有民营”,一个专门的、只面对铁道公司的法律名词。
同样的方法,还用在广岛县一家即将倒闭的巴士公司,也成功地将公司再生了。还有一条在冈山的小铁道线,在宣布倒闭的19天之内,他的团队也用这种方式将它再生起来了。有两部法规通过这些事情而诞生,其中一个就是“地域公共交通加活(活性化)法”,它被交到国会进行解释之后,成为了“公共交通基本政策法”,将原来的条款进行了改订。按道理一个民间的人是不能够去制订法律或法规的,但是在这件事里,一个民间的铁道经营者得到的是当地居民的支持,之后小玉也成为了一种象征,产生很好的宣传效果,这些实例催促了国会的运作和政治家的跟进,法规便进行了新的调整。
澎湃新闻:所以,小玉功不可没。
小岛:小玉非常厉害的。和歌山县的县长还颁发给它一个奖。我觉得,她是为了挽救日本行将破亡的地方铁道而出现的神一样的人物。作为一个经营者来说,我认为自己的能力很有限,一个人无法改变国家的制度、法规这样一道墙壁,但非常万幸的是,有一只猫咪,它有着神灵一样的能力,通过某种象征,吸引了很多的人来关心这一条铁道。这样一个符号性的事物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从而促使了有利于地方铁道的法规在短短几年之中颁布,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我觉得,这只猫咪不仅仅是为了我的公司工作,而是为整个社会做出了贡献。所以我为它举行了“社葬”(注:公司作为治丧者举行的葬礼)。虽然那个车站很小,只能容纳区区300人,但葬礼举行的时候,现场居然来了3000多人。他们很多都不是当地人,而是来自日本各地,还有各种主流媒体,比如CNN、BBC等等。后来,我还为小玉修了一座神社。我认为,小玉是一位神,“大明神”,可以治愈人的心病。直到现在,还有人去参拜它。
2017年4月29日,小玉生日当天的12国谷歌搜索主页,小玉成为继阿童木、黑泽明之后日本第三位获此殊荣者
澎湃新闻:数据也显示,小玉每年吸引的游客有两百多万,每年创造的经济收益达八千多万人民币,真的很不可思议。
小岛:我自己更感觉不可思议。有一次,我的太太和很多员工都在场,我发言说我人生最棒的陪伴是小玉,我的太太便很认真地说:“我是你仅次于小玉的伴侣。”我原本以为太太会生气,所以就称赞她说:“你是第二位,不是第三位。”人这一生,也许不会再有这种奇遇了。围绕在小玉周围的这些人,村民、站长、列车员、老板、工会议员、国家法规制定者,格局其实是很大的。如果没有小玉的话,很可能大家还是一盘散沙,各行其是,奇妙的是大家的人生轨迹因为小玉而连接在一起。这一定是因为小玉是通神灵的一只猫。
《猫咪站长小玉》,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 2017年8月版
澎湃新闻:小岛社长为什么会写《猫咪站长小玉》这样一本童书?
小岛:这是两年之前写的。在猫去世之后,一个叫做角川书店的出版商找到我们,问我能不能写一下。这只猫跟我一起工作了十年,它是我最好的伙伴,有很多的所想所思,所念所关怀,特别想告诉小孩子们。说到为什么要写这本童书,因为我觉得,现在日本的年轻人梦想太少,生活态度不是那么积极,所以我就想让小孩子们知道一只猫咪也可以这样。不仅仅是我收购的这家公司,就连我自己原本的公司都因为这只猫咪而被众人所熟知,也得到了很好的发展。我非常感谢这只猫咪。我的公司有近万名员工,现在如果看到哪个员工不工作,我就会开玩笑地说:“连猫都比你强。”
改造成猫咪造型的贵志车站
澎湃新闻:
这些和小玉生活的点滴回忆起来会比较难过吧?
小岛:和小玉在一起的愉快回忆非常多,比较难受的一件事是,我曾经和猫说过,等到她当站长十周年的时候做一个庆典,当时猫对我“喵”了一声,好像是在说“好”。但是,她就突然间离开了,我觉得很难过,因为她和我说好的事没有办成。
澎湃新闻:日本对于宠物在公共空间的管理严格吗?
小岛:在日本,原则上,家养的宠物是不可以随便在公共场合出现的。比如说遛狗,必须要有负责人在场,因为它可能给人带来危险。当然日本对狗的要求要比对猫严格得多,因为猫一般来说是不出家门的,相比规定来说,私人养的猫不可以放在公共场合更像是一个常识。特别是电车站,那是一个非常公共的场所,人们会更加在意,说:“喂,你怎么能把猫放在这里?”所以,如果小玉没有一个名分,就不行。刚开始的时候把猫放在车站,就引起了人们的不喜欢,她成了车站的站长之后,就没有人反对了。
澎湃新闻:之前的宠物热中狗是比较受欢迎的,比如小岛社长你也是养狗的,但现在似乎日本人更喜欢猫。中国的情况也类似。你认为,这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小岛:我觉得,猫不仅仅是被作为一个宠物,而是作为家庭的一员。“少子化”的问题愈加严重,孩子都出门在外,家中只剩老人的时候,猫咪或狗就是一种陪伴,好像比不回家的儿女还要可爱,因为它们不会欺骗你、背叛你。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会和猫狗一起生活。我过去是养狗的,现在狗和猫一起养,我的女儿把猫养在公司里,猫咪名叫“黑柱”(在日文里是顶梁柱、主心骨的意思)。它现在也有几分人气,但是没有一只猫可以比得过小玉,小玉真的是神。
(录音整理:翟逸清)
责任编辑:郑诗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小玉,猫站长,小岛光信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