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已下线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42

这是一个好问题,值得咱们网友朋友和学界同仁们去思考。我在这儿说说我是怎么想的,这个答案是开放的,接受大家的的进一步讨论。
从表面来看,当代埃及和古埃及的确有天壤之别:古埃及人信奉自己的宗教,有自己的语言和书写系统。这都和当代埃及的宗教信仰和书写系统不一样。于是乎我们总会有种印象觉得埃及文化断了香火了,和现代文化没什么关系了。可是仔细看看呢?事情或许没那么简单。
古埃及文化并没有完全被团儿灭,就跟恐龙似的,看似灭绝了,结果呢,人家进化成鸟儿了,只是换了模样。比如说古埃及语的书写系统:无论是圣书体还是世俗体都被人遗忘了,但是这个语言本身实际上留了下来。今天埃及的科普特教会依然会使用科普特语来作为仪式用语,而科普教徒如今还占全埃及人口的百分之6到9。即便是说阿语的人也逃不过埃及语的影响。埃及的阿语是有自己特殊的词汇的,而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发现埃及语中的很多词汇其实依然留在了阿语中。除了上层文化,老百姓的中留着很多古埃及时期就有的习俗和习惯,有的稍有变形,有的基本上变化不大。在埃及学界,研究上埃及当代农民生活的人类学调查是被封为圭臬的,因为他们的生活留下的物质文化和古埃及的物质文化有很多重合的地方,比如编篮子的方式,再比如建筑的方式,甚至是吃喝。
所以当我们说当代埃及和古代埃及文化割裂的时候,不要光看宗教文字等上层精英文化。毕竟,从希腊人到罗马人,从法蒂玛王朝到奥斯曼王朝,王朝更迭,埃及人一代一代却都生活在这片不变的国土上,仅仅是信奉不同的宗教、用不同的书写系统,这些上层建筑上的、表面的变化。换句话说,许多古埃及的文化实际上是不随着政治变化而消失的。说得通俗一些,不是说清兵入关了,明代北京人立马就不吃炸酱面了。炸酱面还是照样吃,即便是新的王朝让人们剃头留辫子,但是炸酱面还是炸酱面,换了个关外的酱照吃不误。
再次感谢您的问题,能够引发很多思考啊。

42

这个问题好,打击文物盗窃于当代埃及旅游业,于世界埃及学界的研究都有很重要的意义,需要大家都关注一下。问吧里头关注盗掘的问题我在这里搓一堆儿解答哈。
在我们的印象中,在埃及偷坟掘墓这种事儿似乎都是几百年前的事儿了。那会儿欧洲殖民者和旅游者成天地从埃及人手里买古董,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开始尤甚。这里头虽然说有真有假吧(很多非常知名的博物馆都有看走眼的时候)但是没少拿,也鼓励了文物盗掘。但是现在即便是有最高古迹委员会(Supreme Council of Antiquities)看着,埃及的文物盗掘依旧猖獗。埃及前几年局势动荡是原因之一。这里的文物盗掘可不是《盗墓笔记》里头那些个紧张刺激的盗墓,就是简单地打盗洞。咱们就拿里施特(Lisht)地区来说吧,这里是埃及重要的考古遗址,尤其是关系到中埃及时期。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的考古学家Sarah Parcak 在2015年出版了她用卫星探查到的这个地区的盗洞,结果骇人:从2010年到2014年,4年里就出了150个盗洞!可见当代文物盗掘的规模。此外近年来,埃及海关查获的文物走私也是很平常的,我印象里登报的就有好几次。
作为埃及学家和考古学家,我们是很不喜欢盗墓的。首先是盗墓不一定能像考古发掘一样将所有文物都一一清理,记录和出版。二来是盗墓会破坏考古学家仰赖的“上下文”(context),文物买卖会把一个遗址的文物拆开来卖,最后导致我们无法看到这个遗址的考古全貌。考古学不仅是研究金银细软,而是要看过去的人的行为,这需要我们对遗址中的物质文化有完整的、有背景的认识。我们的确遇到过一些在古代的时候就被翻动的墓葬,这个在埃及很常见(许多研究发现,古埃及的墓很多刚下葬没多久就被盗掘了,甚至最夸张的是负责封墓或者安葬的人在离开墓穴之前把陪葬的金银顺走的)。这个对我们伤害很大,但是当代文物盗掘更具杀伤力,因为埃及古董市场啥都有人买,不仅仅是雕像啊金银首饰这些个大家熟悉的“大宗”,就是瓶瓶罐罐,细小的珠子都有人买。因此当代的盗掘往往是把遗址里的所有文物都拿走了。古代盗墓贼好歹还留下了陶罐等“不值钱”的文物供我们断代和研究。当代盗墓贼是大规模的破坏,威胁极大。同时,盗掘的下游,文物走私,也会影响埃及的旅游业,让好多地区都无法有好的博物馆吸引游客。
因此,恳请各位网友,若以后去埃及观光,切莫购买古董。一来是防止您违反当地法律法规蹲局子;二是购买非法文物会鼓励盗掘,所谓没买卖就没有伤害;第三也是从您个人利益出发,留着这些钱,买一些埃及当地人制作的复制品也很好啊,即帮助了当地人,自己搁家里也好看,也不用担心买了个赝品,您说对不对呢?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