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直播“勾引”初中生充值观看,平台每月换名字躲监管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2017-12-08 14:49

字号
据法制晚报·看法新闻12月8日消息,日前,一名学生家长向记者反映,他在孩子所在的同学微信群里发现经常有学生在讨论色情直播,有学生通过充值进入该直播平台进行观看,直播平台中充斥着不雅的色情画面。
记者经过调查发现,该直播平台并不能在各大APP应用市场里下载,下载需要二维码引导的链接,二维码通过QQ群、微信群等渠道传播,并且该涉黄直播平台经常改名。在直播里主播均为青年女子,内容下流淫秽,且伴有不雅动作,在直播过程中主播会不断向观众索要“礼物”。有观众在直播平台内消费超过3万元。
本文图均为 看法新闻 图
记者调查中还发现,该直播平台搭建方为金麒麟公司,该公司称类似这样的平台只需要几万元的费用,三天左右就可以完成搭建,且不需通过备案即可上线运营。
日前,记者已将在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向杭州市公安局报警,警方已介入调查。
学生群里发现直播二维码,家长举报
举报人黄明(化名)告诉记者,这个直播APP此前名叫“甜磕直播”,后改名叫“兔兔秀”。8月初,他邻居家里上初中的孩子到他家玩,孩子一个人在沙发上看起了直播,“直播中女主播祼露,向观众要礼物”。黄明无意中看到,立刻制止。
孩子告诉黄明,同学们此前建了一个微信群。7月底,有一个二维码被发到群里,二维码印在一个图片上,图片背景是一个衣着祼露的女子,并写有“扫描二维码看美女大秀”的红字。扫码后下载了这个APP,通过手机号注册后能进入直播间观看。
“孩子注册了,而且充值100元。”黄明说。
8月4日,他拨打12390向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举报。几天后,该直播APP的名字从“甜磕直播”改成了“兔兔秀”,女主播说淫秽语言、祼露身体的情况依然存在。
直播过程均衣着裸露,消费者最高3万多元
8月16日晚,记者搜索发现,在手机APP应用市场里搜不到该应用,只能通过黄明举报时截图的二维码下载该款名叫“兔兔秀”的直播APP。
记者下载安装后发现,平台上显示直播时共8个房间均可免费进入,直播封面显示的位置有东莞、金华等地。到晚上8点至9点间直播最为火热,记者依次进入8个直播间发现,所有主播均为年轻女性,且衣着暴露,个别女主播在一个小时内全程祼露身体。
ID为113023的女主播“雲顶-烟烟”在直播中脱光衣服正对镜头,做各种动作。其间不断有观众进入房间,主播每次做一个动作前都要求观众送“火箭”。
火箭是直播软件上的“虚拟礼物”,一个火箭需要2000金币(虚拟币)。记者发现,2000金币需要充值188元人民币。点击充值时,系统会自动跳出支付宝的转帐二维码。
直播开始10分钟左右,“雲顶-烟烟”便收到1500多金币。此后直播界面提示“主播开启了飚车模式,每分钟消耗10金币”。点击“继续观看”便会跳转至充值页面。
进入12月,消费单位已改为“钻石”。截至12月7日上午10时,直播消费榜排行榜中,总排名最高者已消费313900钻石。所有在该软件上消费者均以虚构头像出现,无法辨别实际操作人年龄。
软件中可以看到,充值30元可得300钻,每钻0.1元。排名最高者已消息31390元。
另外的ID为113125、115245、115236、112813、113057、115309、112871的主播在直播过程中均有祼露下体、讲淫秽语言、做淫秽动作的画面。
直播平台频繁换名字,后台联系人地址在杭州
记者连续观察了一周左右后发现,“兔兔秀”大约在一周后便不能再登录,但在一些QQ群里仍会有人发出新的二维码,扫描二维码后下载新的直播平台。
近三个月来,平台从“免免秀”换到“红人馆”,10月29日又换成了“名媛秀”,11月4日换名“雨花秀”。12月2日,“雨花秀”平台出现转移新平台的通知并贴出二维码,通知特别提到“所用等级钻石保留”。这些不同名子的APP界面风格一模一样,内容均为色情直播。
在“兔兔秀”APP的介绍中,“关于我们”一项里点开后显示APP的图标,并有“高端手机直播平台”字样。若想成为主播则需要实名认证,系统会提示输入真实姓名、手机号码、身份证号及上传手持身份证正面合影的提示。
点击进入后,每个直播间里均有“充值金币添加微信:vb91vb”的红字提示。搜索该微信号后出现一个名为“兔兔秀直播”的微信,记者以“充值”的验证信息添加好友,通过后,对方要求“发来充值ID”。
红字提示后有一个红色图标,点开后出现另一个直播“金麒麟直播”。介绍页面中的一个联系人QQ号码资料信息显示,其家乡为浙江杭州滨江区,所在地为山东济南历下区。同在介绍页面显示的一个位置信息:杭州市滨江区西兴滨安路650号ix-work大厦B座8层。
介绍页面标明的6个手机号码中有5个归属地显示为浙江杭州。
“黄”直播平台搭建需三天,只需几万元
记者分别拨打6个号码,其中4个均已停机。接通电话的一男子自称姓许,微信昵称标注“麒麟掌柜”,其确认,该平台确定为‘金麒麟’公司搭建,其公司可以承接直播平台搭建工作,办公地址在ix-work大厦B座802室。
记者以需平台搭建为由咨询,许先生称,其搭建的直播平台分“黄色”和“绿色”两种类型。“公司可负责两种平台的搭建工作,后台运营交给你们处理,至于你如何运营我们不干涉。”
许先生解释,“绿色”是指正规的直播平台,向有关部门备案后可以上线正规运营;“黄色”是指“上面有‘大秀’的那种可以裸聊”不需备案。
其称,“黄色”类型的平台搭建细分为三个版本,价格分别为3万元、5万元、8万元。区别是,3万元的版是纯裸播型,5万元的版是“吊车”型,直播过程中每分钟自动扣费;8万的是游戏型。
许先生称,其公司还搭建过其他“黄色”直播平台,一般三天时间便可搭建完成,详细情况可到ix-work大厦面谈。
就该情况,记者8月17日向杭州警方报警,警方称民警将到ix-work大厦核实情况。截至发稿,黄色直播仍在继续。期间,记者曾多次联系杭州警方了解进展情况,警方均未回复。
律师:对于涉事人员处罚力度小
《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明确规定,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以及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不得利用互联网直播服务从事传播淫秽色情等法律法规禁止的活动。
北京高通律师事务律师郑洪涛表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制作、运输、复制、出售、出租淫秽的书刊、图片、影片、音像制品等淫秽物品或者利用计算机信息网络、电话以及其他通讯工具传播淫秽信息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三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规定,以牟利为目的,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郑洪涛认为,直播平台和主播的行为违反了以上规定,应当到相应的处罚。
对于直播平台涉黄屡禁不止的情况,郑洪涛认为,APP直播平台进入门槛低,从业人员无明确准入规定,终端传播隐蔽,处罚力度较小都是原因。这也给管理部门及执法部门工作造成困难。
结合该案例来说,监护人也应与孩子沟通,担负起监护责任。学校也应做好这方面的教育工作。
(原题为《色情直播“勾引”初中生充值观看 平台每月换名字躲监管》)
责任编辑:伍智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直播平台,色情

相关推荐

评论(6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