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花58万征婚见的全是婚托,婚介机构负责人获刑3年

北京晚报

2017-12-08 16:24

字号
北京晚报12月8日报道,假称为征婚者推荐优质异性,婚介机构负责人马某联系“婚托”与佘女士交往,并骗取其58万元会员费。日前,三中院二审以合同诈骗罪判处马某有期徒刑3年,罚金3000元,其余涉案者均已另案处理。
“资产上亿老总”实为婚托
2016年3月29日,佘女士称自己被骗,将北京华盛腾达信息咨询服务部(简称华盛腾达公司)负责人马某扭送至和平里派出所。华盛腾达公司是一所从事婚介服务的公司,佘女士称,自己在该公司征婚时被诈骗58万元。
2010年,佘女士接触到了华盛腾达公司。起初,佘女士仅交纳了500元会员费,公司为其推荐的几名男性也没有让佘女士心动。于是公司负责人马某向佘女士表示,如果交纳更高的费用,可以向她介绍“身家过亿”的老总等优质男会员。
于是,佘女士交纳了58万元会员费,成为了顶级会员。婚介合同中约定,公司为佘女士介绍高档异性。
马某为佘女士陆续安排了三位相亲对象,但前两位佘女士均不满意。在与第三位男性王某某见面时,王某某无意中得知佘女士交纳了58万元的会员费,便向她承认了自己“婚托”的身份。
在佘女士面前,王某某被包装成一位家中有海边别墅、名车,资产上亿的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总,是公司的高级会员。但王某某表示,他其实也是一名征婚者,由于为公司做“婚托”可以免去会费并拿到一两百元的好处费,公司还可以为他介绍有钱的单身女士,他便一直为公司帮忙。
随后几年间,佘女士始终无法联系到王某某。其间,华盛腾达公司变更为东方文苑公司,2012年,公司管理者张某、婚托王某某等11人被警方抓获,马某被列为警方网上追逃人员。法院经审理确认主犯张某的诈骗金额为370万元,张某等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至1年6个月不等。
直到2016年,佘女士终于找到了马某的行踪,才将其扭送归案。
相亲对象身份均为捏造
检察机关指控称,马某伙同张某等人(已另案处理)于2010年6月至8月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婚姻介绍为由与被害人佘女士签订婚介服务合同,在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被害人佘女士人民币共计58万元。另外,马某伙同张某等人于2012年7月间,骗取被害人邢女士人民币共计2.1万元。
在法庭上,马某辩称,佘女士并非是征婚者,58万元是为了与其公司合作经营而支付的,因此其不存在诈骗行为。
华盛腾达公司工作人员王某证实了公司的诈骗行为。王某表示,公司里有二三十名员工,他负责会员的后期工作,而约见异性会员属于公司的前期工作。征婚者都希望寻找条件好的相亲对象,为了骗取这些人交纳高额的会员费,前期的工作人员都会表示公司拥有优质资源。
公司的会员资格有多个档次,会员费从1.8万至98万不等。合同签订后,每月公司都会安排征婚者约见异性会员,根据多名被害人陈述,“婚托”虚构的身份包括地产老板、军医、人大代表等。但事实上,这些“优质男”并不存在,身份均为捏造。
如果征婚者始终不满意并提出异议,就轮到后期工作人员出面,来劝征婚者放低条件,稳定征婚者的情绪。作为中介人员,只要每月达到了婚介合同约定的见面人数,就可以挣取会员费。公司员工魏某表示,会员费到手后,员工与公司是五五分成。
检方抗诉二审维持原判
朝阳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在案证据,可以证明马某对佘女士实施了诈骗行为。关于佘女士对交纳费用的目的前后陈述不一致的问题,法院认为,佘女士的内在动机并不影响本案的定罪量刑。针对检察机关对马某伙同他人诈骗邢女士的指控,因证据不足以认定案件事实,故认定公诉机关指控证据不足,法院不予确认。
马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伙同他人虚构事实骗取被害人钱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但因马某实施的犯罪行为只是全部合同诈骗的一个环节,故认定其系从犯。朝阳法院一审判处马某有期徒刑3年,罚金人民币3000元。
检察机关认为马某为涉案公司负责人,应为主犯,且马某拒不认罪,一审法院对马某量刑畸轻,故提起抗诉。
三中院经审理认为,虽然马某为华盛腾达公司负责人之一,但不能证明案发时马某在公司的任职情况。公司管理者张某也并未指证马某为公司负责人,且涉案违法所得由婚介公司收取,不能证明马某从中获利,故应认定马某在犯罪中系从犯。故二审裁定驳回检察机关抗诉,维持原判。(本文原题为《花58万征婚 见的全是婚托 “优质男”身份全是捏造 “婚介公司”主犯诈骗370万获刑13年》)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诈骗,征婚,婚托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