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运输濒危动物”马戏团长被改判无罪,“将继续演马戏”

澎湃新闻记者 刘霁

2017-12-08 16: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无罪。
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河北一马戏团跨省运输虎狮熊猴未办证,团长、执行团长分别被判10年和8年”的案子最终以上述结果落定。
12月8日下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涉案的国豪马戏团团长李荣庆的辩护律师宋杨那里获得了该案的二审判决书。
判决书
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根据修订后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运输、携带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出县境的,已无需经政府行政主管部门的批准,故李荣庆、李瑞生运输具有合法驯养繁殖许可的野生动物的行为不再具有刑事违法性,不应认定为犯罪。
事情缘起于国豪马戏团的一次跨省巡演。2016年7月,由于马戏团跨省巡演过程中未给同行的老虎、狮子、黑熊、猕猴办理相关运输手续,河北沧州市东光县国豪马戏杂技艺术团团长李荣庆、执行团长李瑞生一审因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分别被判有期徒刑10年和8年。
沈阳市中级法院最终撤消了一审的有罪判决。
12月8日下午,澎湃新闻电话联系到了被宣告无罪的李荣庆,他正在从沈阳回河北沧州老家的路上。他表示,未来还将继续演马戏,给全国观众带来欢乐,“从小演杂技,我就会干这行啊”。
李荣庆说,之前被扣的马戏团动物目前还在沈阳浑南区的棋盘山动物园里。至于何时领回,还在等动物园那边的消息。据其估计,明年“五一”前后就可以再去演出了,他打算先去湖南。
李荣庆的国豪马戏团巡回表演运输车
“很多流动性的马戏团都没有运输证”
今年年初,澎湃新闻曾到李荣庆的家里进行了一次探访。
2017年1月25日,农历腊月二十八,去往沧州东光县李营盘村的路上,卖对联、炮竹的商铺摊位连了一路,红艳艳的,点缀着北方过节的气氛。
在李荣庆父母的家中,全然没有过节的样子。谈到过年,李荣庆的妻子程立佳眼中带泪。
她说,去年这个时候,丈夫也不在家,但那是在江西一个县城演出,没想到时隔一年,他进了看守所。
程立佳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分别是8岁的李国豪和7岁的李家豪。马戏团的名字就用了大儿子的名字。
年幼的李国豪低头抽泣着,胖乎乎的小脸也跟着上下颤抖。他哭着说,因为爸爸被抓的事,他再也不练压腿了。
程立佳担心会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李荣庆一审被判10年的事情在村里都传开了,同龄的小朋友都对小国豪讲,“你爸爸是因演杂技坐牢的”。
李瑞生的妻子曹开心身穿过节红,显得格外扎眼。她也在一旁哭泣,怀里还抱着未满一岁的孩子。一审开庭时,她带着孩子一起去的。据她回忆,庭审前,李瑞生抱了抱孩子,“他离家的时候孩子才七八个月”。
程立佳和曹开心拿出国豪马戏团的营业性演出许可证、驯养繁殖证、营业执照,“希望得到合理公正的审判,不然中国的马戏团都没法儿干了”。
她们唯一拿不出的就是动物运输证,而这也是一审法院判决的重要依据,也是整个案子争议最大处。
程立佳说,之前的动物运输证过期了,还没来得及办理新的。她两手一摊,“我们也是没办法,很多流动性的马戏团都没有运输证,不也没事儿吗”?
不仅办理相关手续繁琐, 2013年7月2日,住建部还发文《全国动物园发展纲要》,明文规定杜绝各类动物表演。
河北省政协委员、马戏团的领军人物于金生呼吁住建部取消这项规定,在他看来,动物园是马戏团的家,“现在弄得许多马戏团的流动性更大了,这其实也不利于驯养动物”。
十岁时辍学搞杂技
沈阳市浑南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上显示,李荣庆和李瑞生兄弟俩均为1989年生人,小学文化。
李荣宾回忆道,弟弟李荣庆十岁那年的11月份,他带着李荣庆到离李营盘村4公里的地方看杂技表演,那里属于山东的地界。“走钢丝、蹬大缸、晃板、椅子顶等,这是李荣庆第一次现场看,之前都是在电视上,小孩子都爱看这个”。
令李荣宾没想到的是,两天后弟弟竟然向家里提出辍学干杂技的想法,“家里当然是反对了,不过他多次哭闹,躺在床上不起来去上学”。
家人最终还是没拗过李荣庆,考虑到他年纪小,年长他8岁的李荣宾也一起去了那家马戏团,负责音响设备的调试。
2003年哥哥带着李荣庆离开了那家杂技团,用于金生的说法是,“铁打的杂技团,流水的杂技演员”。
李荣宾兄弟拉了十几个亲朋好友成立了一家杂技团,包括同族的兄弟李瑞生,“那个时候就是江湖卖艺的,没在工商局注册登记,不像现在这么正规,”李荣宾说。
李荣宾说,那个时候大多数杂技团就是人表演,有动物表演的团很少。自己的杂技团只在周边的乡镇表演了数月,就赶上了“非典”,暂停表演。
雪上加霜的是,因与本村村民发生矛盾,李荣庆被捅伤了内脏,被法医鉴定为重伤害,手术后又留下了肠梗阻后遗症。
自家的杂技团就这样因李荣庆的意外散伙了,李荣宾又回到了之前的那家杂技团,但不久再次离开,“空间太小了,哪个部门都管你,相关部门不给你批,干着急不能演”。
凭借着在杂技团调试音响设备的经验,李荣宾做起了音乐编曲,为一些企业、马戏团的文艺表演编制曲子。
2015年,李荣庆东山再起,他跟同族兄弟李瑞生办起了国豪马戏团,营业性演出许可证、驯养繁殖证、营业执照很齐全。
李荣宾说,为了办这个马戏团,李荣庆他们不仅负债,还贷了一部分款,加起来有十几万。
团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每月的演出场次少,开支大,“我曾劝过他别干了,但又不知道他能做什么,从小就干这出身,”李荣宾说。
程立佳说,平均下来每月能演20场就算不错了,雇的演员是月薪制,“人家不管你这月生意怎么样,得照常发工资”。
对于亏损以及这次身陷囹圄的事情,李荣庆的爱人程立佳认为,“荣庆刚起家,有些事情想不到,生意要慢慢学会管理就好了”。
李荣庆、李瑞生的妻子手持马戏团的相关证件。
“这行太苦了”
李荣庆和李瑞生二人身陷囹圄一事,一度引起了河北省政协委员于金生的关注。
于金生是河北吴桥人,杂技世家的第十九代传人,目前经营一家马戏团——群艺马戏团,也是这个圈子的领军人物。
他与李荣庆不仅是同行,还是师徒关系。“李荣庆是我的爱徒,”于金生说时一脸自豪。
大概是2004年的夏天,于金生带着自己的队伍在济南动物园表演,李荣庆得知后慕名前来,在于金生面前表演了一番。“小伙子技艺还不错,肯吃苦,看着也是个实诚的人,我就收下他了。”
也正是在于金生的团里,李荣庆相识了同为杂技演员的程立佳。“人很实在,对人热情,经常替我搬演出的道具,”程立佳回忆刚认识李荣庆时。
她记不得是哪一年的10月份了,两人都请假回家休息,李荣庆很主动给她打电话,表明爱意,“咱俩处对象吧”。程立佳也爽快地答应了,“也不图他啥,就是觉得他人挺实在的”。
程立佳是吴桥县城关镇孙佛村人,离李荣庆家有120里地,她父母原本是不同意的,希望她在吴桥安家不要远嫁。
程立佳还是选择了远嫁李家,母亲曾给她忠告,自己别后悔就行。
虽然日子过得苦了些,但程立佳并没后悔,“我和荣庆感情一直好,只是有时会因教育徒弟们的方式不同而争吵”。
李荣庆简单直接,经常因动作不规范训斥徒弟,程立佳则比较耐心,对徒弟们比较温和。
因为李荣庆出了事情,家里的经济状来源少了一大截。
2017年1月28日,农历正月初一,本该是举家团圆的日子,程立佳选择了去南京江宁区的一家公园里演出,要一直到正月十五。
请她演出的是安徽宿州的一家马戏团,和他们是生意上的朋友,“我也没好意思要价,够给孩子交学费就行了”。
程立佳说,“这行太苦了,希望他们好好念书,将来不要走这条路”。
12月8日,被宣告无罪的李荣庆说,等自己能出去演出了,妻子就不用去演出了,可以继续在家照看老人和孩子。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戏团 非法运输 无罪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