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展|走进山西古代壁画,每一位观众都可找到自己的关注点

小松,小羊,乔梦婷

2017-12-11 08: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评展栏目,以亲身的观展体验和独立的视角,评点近期热展,本期评点展览有上海博物馆的“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可以从历史、考古、绘画、生活、文艺等多个角度剖析的壁画展,无论观众对什么感兴趣都能从中找到自己关注的点;中国美术馆的“从明四家到当代吴门”,看吴门画派的文脉到当下的演变 ;伦敦“泰特现代”的“莫迪利亚尼回顾展”不知不觉带观众走入莫迪利亚尼的生活。本栏目欢迎投稿,投稿邮箱:dfzbyspl@126.com,邮件标题请注明“评展”。
山西博物院藏古代壁画艺术展
地点:上海博物馆
展期:2017年11月30日 - 2018年3月4日
点评:如此大规模的山西墓葬壁画在沪展出尚属首次,从绘画、考古、生活等角度计划每个观众都可以从中找到自己关注的角度,且目前展出展品的研究资料相对不充分,专业观众可以带着属于自己的思考解读展品。
评星:四星半

俗话说“地上文物看山西”,对于山西壁画大多公众还停留在原址保护的永乐宫或是远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广胜寺壁画等寺观壁画,而对于“地下文物”墓葬,观众相对知之甚少,而此次上海博物馆将墓室壁画展示在观众面前,相对寺观壁画或是卷轴画,墓室壁画或是对时代更忠实的记录。
此次展览备受关注、也是之前宣传最多的无疑是三组北朝壁画,《忻州九原岗北朝壁画墓墓道北壁壁画》对文献中魏晋时代的建筑以图像的方式呈现,而宫阙之上的奇花异兽在表现魏晋升仙思想之余,也含有了《山海经》的元素,若以绘画论,或宫阙之上的动物比宫阙内的人物更出彩。另一组备受关注的是《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的墓室复原,走进墓室,甬道、四壁和顶部皆有复原,其中涵盖的元素可谓琳琅满目,但因为文物保护需要,每人次的参观时间仅五分钟,不免有浅尝辄止之感。而对面《太原市北齐娄叡墓》恰好能弥补遗憾,一路马队飞扬的出行场面,画面线条流畅,画中人物或策马扬鞭,或勒缰回首,或驻马凝视、把不同身份、不同地位的人物塑造得富有个性。而北朝三组壁画不同形式的组合在博物馆空间展出,也考验了博物馆展陈的塑造能力。
《朔州水泉梁北齐壁画墓》墓室复原
在气势恢弘的三道大菜之后,“宋金元”或因为其世俗性、民间性和时代性等因素,显然没有北朝部分夺目,在媒体宣传时也未被重点提及,但其中包含的文化与文明的密码更多。宋金元时代的政治变化、生活气息、民间习俗等均在壁画中有所表现。在画面上,从中也可以探索出“宋金元”时代绘画造型的风格的流变。
繁峙南关村东北壁
在展览现场,除了博物馆志愿者的讲解外,往往还有一些相对专业观众自发聚集起的讲解,细细听来或许“自发讲解”会呈现出不同的观点。这也许正是这个展览的特别之处:每位观众都可以从自己的研究和关注角度予以解读,目前展出展品的研究资料相对不充分,专业观众也不会因为“盖棺定论”的专家研究压顶,而停止属于自己的思考。 (文/小松)
回眸600年——从明四家到当代吴门
地点:中国美术馆
时间:2017年11月30日至 2017年12日10
点评:展览呈现了古代、近代、当代三个模块的“吴门”,但三个部分却似乎由不同团队负责。“兼并包容”作为吴门的特色,是一种展览的话语策略,但吴门的里路和脉络似乎可以被阐释得更加清楚。
评星:三星

中国美术馆又举办了一个重磅大展,为期仅一周多。时间依旧仓促,但布展还算细致。展览题为“回眸600年——从明四家到当代吴门”,时间跨度虽长,但聚焦的时间点却有限,主要呈现了三个模块,分别是明中期至清初的古代绘画,民国以来、建国初期的近代作品,以及改革开放后的当代创作。古代一支,汇聚一厅,皆从故宫借展,自明四家(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及其师友的书画,至董其昌的画稿及作品,再延至清初四王(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的大量手卷和挂轴,以71幅的体量呈现吴门文脉的延续与传承。近代一脉,在半圆长廊展厅中,一面呈现了苏州籍艺术家的18幅作品,包括吴湖帆、庞薰琹、颜文樑、卢沉、费新我等,另一面为苏州美术大事记,其历史记录为整个展览筑基;当代部分计75幅,有全国美展获奖的作品以及其他新作。
陆治作品局部
观众着实厚古薄今,全挤在光线暗淡的古代展厅,寸步难行,再迅速走过近代板块,迈步到当代展厅的人却实在寥寥。但话说回来,古代展厅确实做得最为专业,展览陈设、场地搭建、作品展签都足够细致,与别的展厅不同。推测一下,这一板块的作品来自故宫,想必策展亦然。明四家、清初四王已很熟悉,但此外还能看到明代吴门整体的雅致精妙:陆治信笔点燃的绿荷,再以小行草赋诗题跋,竟高过另一边陈淳的花儿;钱毂画求志园的花架,杂色点染,灵动可爱;仇英的《临萧照中兴瑞英图卷》,马鞍上的细小花纹都描摹精细,技法高超,不留任何遗憾;仇英的老师周臣画水边的渔民,折笔配线描,钉头鼠尾,呈现出的人物各具姿态,变化多端。
钱毂《求志园图卷》(局部)
仇英《临萧照中兴瑞英图卷》(局部)
近代作品中,也有诸多头绪和面向。吴湖帆继承文人传统书画,而庞薰琹、颜文樑则引入西方现代主义油画,颜文樑对苏州当地的美术教育也影响巨大。费新我1957年创作的《向原始林进军》,以及卢沉、周思聪合绘的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清洁工,则体现了国画语言在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美术体系下的创新。
费新我《向原始林进军》
展览陈述中强调所谓“兼并包容”和“融合众长”以概括吴门画派,实际上也揭示了地区艺术史与风格史的难于书写。仅就古代部分而言,董其昌自有“松江派”,而四王统领“娄东派”,都在一定程度上溢出了“吴门”的叙事。及至近代,风格进一步分崩离析,更不用说当代的难于定论,这些因素使得整一的地区叙事难以自洽。对此关键问题,恐怕是这一快速展览无法仔细考究的。(文/小羊)
莫迪利亚尼回顾展
地点: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
展期:2017年11月23日 - 2018年4月2日
票价:19.7镑
点评:将莫迪利亚尼的创作历程评定为一成不变显然是言过其实的。从整个展览中可以体会到,他在创作中的线条变得更加简洁、形状更加富有原创性,且他的很多作品也透露出从年轻时的绘画里不断汲取的灵感和创新。整个展览将你带到了莫迪利亚尼身旁,却不知不觉让你走入了他的世界。
评星:四星半

莫迪利亚尼(1884-1920)在其动荡而短暂的一生中,开创了独特且极具辨识度的创作风格。尽管其作品在生前并未取得人们的认可,但他笔下的肖像画和裸体画已然成为20世纪最受欢迎的绘画作品之一。本次回顾展集中展示了莫迪利亚尼曾住在巴黎的14年中所创作的100幅肖像画,这也是迄今为止在英国举办的最大规模的莫迪利亚尼回顾展。
本次展览共分布在十个展厅中,作品的陈设及供观者参阅的信息都安排得恰到好处,因而不至于给人以局促和纷扰感。第一个展厅中陈列了一些莫迪利亚尼给自己的朋友及伴侣的肖像画,漫步其中,就仿佛与毕加索、布兰库西及他的伴侣珍妮·赫布特恩拥有了一次面对面的邂逅。莫迪利亚尼对毕加索很敬重,尤其是对那张有着不对称眼睛的格特鲁德·斯坦因肖像画,而他自己的创作作品中,对于眼睛的描绘也采用了非同寻常、乃至诡异的表现方式,仿佛凸显着对于某种隔阂的质疑。
莫迪利亚尼,《胡安·格里斯》,1915年
而第五个展厅(也是本次展览的创意中心),呈现了莫迪利亚尼在1911年到1912年的两年间所创作的九件雕塑品。为什么他在两年中只创作出九件呢?也许是由于他的身体欠佳,从童年起便承受着哮喘等肺部疾病的干扰,因此时刻与尘土接触的雕刻工作对他的健康而言是具有挑战和威胁的。但从这些作品来看,莫迪利亚尼似乎是将源于非洲的雕刻艺术与波提切利和帕米吉安诺的艺术风格融合到了他所熟知的细长人物中,在其中也能感受到某种于现代和古代间的微妙平衡。
展览现场
展览的最后一个空间使用了最新的虚拟现实技术,可将访客带入20世纪初巴黎的艺术黄金时代。在这里,观者可以坐在莫迪利亚尼的画架前,感受曾经巴黎的阳光透过敞开的窗户进入房间,最后一根香烟在烟灰缸里殆尽的过程……
莫迪利亚尼的人生短暂,在35岁时便死于酗酒和其他痛苦并发症,他的怀有第二个孩子的妻子也在他去世的几天之后自杀。但这些悲剧的人生光影似乎并没有干扰到他在肖像画上的艺术天分,即使在生前的最后几幅作品中,仍旧能感受到其作品中蕴含的强大能量。他经常画得很快,为了突出绘画特点,其作品甚至具有冒险的“夸张意味”。画面中的人物有着刻意拉长的面孔、滑稽而又细长的鼻梁、线条硬朗的柱状颈部以及最为突出的那双没有眼珠的灰蓝调空洞双眼,同时他们也都常常倾倚着身体。这些肖像画作品让人不禁联想到古老的埃及人与现代性人物的微妙相遇,而他的大部分创作又仿佛延续、甚至重复在相似的艺术文本上。
但将莫迪利亚尼的创作历程评定为一成不变显然是言过其实的。从整个展览中也可以体会到,他在创作中的线条变得更加简洁、形状更加富有原创性,他的很多作品中也透露着从年轻时的绘画中不断汲取的灵感和创新。整个展览就像让·科克托所说那样——将你带到了莫迪利亚尼身旁,却不知不觉让你走入了他的世界。(乔梦婷/编译)
责任编辑:黄松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美术馆,上海博物馆,莫迪利亚尼,山西壁画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