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资深教授、著名经济学家谭崇台逝世,享年98岁

吕心悦/湖北日报客户端

2017-12-09 16:51

字号
武汉大学资深教授、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谭崇台先生于今晨(12月9日)逝世,享年98岁。
谭崇台 资料图
1948年,谭崇台从哈佛大学学成归国后到武汉大学任教,从此,他扎根珞珈山,从教近70年,为国家培养无数青年才俊。
1980年,他到美国做访问学者期间,了解到发展经济学在欧美国家倍受关注,而当时的中国对这门学科却知之甚少,这门“研究穷国如何变富国”的学问对刚启动改革开放策略的中国意义重大。
从那以后,谭崇台一直致力于发展经济学的引进、教学和研究,在学科创建上敢为人先。由于研究成果卓著,谭崇台成为将西方发展经济学引入中国的“第一人”,武汉大学经济学院也因此成为中国发展经济学的研究中心。
谭崇台学以致用,用研究成果把脉中国经济。1982年,他明确指出:经济增长不等于经济发展,中国要注意科学地发展经济,而不能只追求增长速度,这一理念与后来成为国策的“科学发展观”不谋而合,也与今天的“五大发展理念”相契合。
“严谨庄敬,后学楷模”是人们对这位在珞珈山上治学的智者、东湖之畔育人的仁者发自内心的赞誉。
谭先生生平回顾>>
弱冠之年
远赴重洋求取真知

谭先生1920年6月生于四川成都,少年时期的启蒙教育是在私塾完成的。中学时代,他对数学、物理、化学产生了浓厚兴趣,学习成绩常常名列前茅。1939年,谭崇台考取了武汉大学经济系,当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武汉大学迁至四川乐山,他在离家不远的乐山完成了学业。
谭崇台很早便窥探到世界之大,并产生了走出家乡、到外求学的强烈愿望。大学毕业时,因时局不定,加之对现实的不满,谭崇台对未来充满困惑。彷徨之际,他获悉有出国留学的机会,于是,经过短暂准备,谭崇台以优异成绩考取了哈佛大学经济系。1944年底,谭崇台从重庆飞抵昆明,经“驼峰航线”到达印度,再乘船经澳大利亚、新西兰,历时42天抵达美国西海岸,终圆外出求学的梦想。
怀抱一腔报国情登程回国
1946年,谭崇台在美国获得硕士学位。然而,因经济原因,他放弃了进一步攻读博士学位的计划,在华盛顿远东委员会任专门助理,从事日本经济与战后赔偿问题的研究。其间,他先后撰写了《“论日本赔偿问题”》、《凯恩斯在经济理论上的贡献》等论文。虽然工作得心应手,待遇也很优厚,而谭崇台却常常思念故土。1947年底,他谢绝师友的挽留,怀抱一腔报国情登程回国。归国后,受时任武汉大学校长周鲠生之邀,到武汉大学法学院经济系执教。
花甲之年
推介发展经济学理论

1958年,谭崇台调离经济系,到外语系执教英语课程。在外语系任教的20年间,谭崇台参加了联合国文件的翻译、英文词典的编撰工作。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谭崇台重新回到经济系工作,那一年,他58岁。在大多数人即将退休的年纪,谭崇台又一次的学术青春刚刚开启。他如饥似渴地工作,试图将失去的时间抢回来。在接待美国经济学专家代表团时,谭崇台敏锐地发现当代西方经济学产生了一个新的分支,即专门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振兴的发展经济学。
1980年,谭崇台赴美国访问、进修。在那里,他一头扎进图书馆,着手发展经济学的资料收集和研究工作。“发展经济学研究论证的问题,是一切发展中国家谋求经济发展所必须通盘考虑的问题,也是中国长期以来在经济建设中做出很大努力去解决而尚未得到妥善解决的问题。”谭崇台敏锐地察觉到,这门学问对我国的改革开放实践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
回国后,谭崇台潜心整理数万字的读书笔记,并查阅大量资料和文献,主编了《当代西方经济学说》。随后几年,他发表了不少学术论文,向国内学界评介西方发展经济学。1985年,他率先在武汉大学开设发展经济学课程,为我国培养这一领域的人才。此外,谭崇台撰写的《发展经济学》成为国内第一部系统介绍西方经济发展理论的著作;他主编的“七五”规划高校重点教材《发展经济学》,先后重印7次,被国家教委授予国家级优秀教材一等奖。
耄耋之年
填比较发展研究空白

20世纪80年代初,谭崇台便开始从经济学说史中寻求发展经济学的思想渊源,并考虑撰写经济发展思想史。经过10年潜心研究,由谭崇台主编的《西方经济发展思想史》于1993年出版,该书引起学界广泛关注和热评,并于1995年获国家教委首届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1997年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
进入21世纪,耄耋之年的谭崇台仍孜孜不倦地耕耘在发展经济学这块园地上。这一时期,他将研究方向转到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比较发展研究领域,将发达国家早期的经济发展与发展中国家当今的经济发展进行比较分析,以期从中找到经济发展的共同规律和不同特点。在谭崇台和几位弟子共同努力下,60万字的《发达国家发展初期与当今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比较研究》于2008年出版。该书将发展经济学研究、经济发展史研究以及经济发展思想史研究有机结合,实现了“史论结合、融论于史、以史立论”的写作意图。该书填补了比较发展研究在这一领域的空白,并于2013年被评为教育部第六届高等学校科学优秀成果(人文社会科学)一等奖。
在谭崇台看来,“发展经济学是一门年轻而充满生命力的学科,由于历史、文化、社会状况各有不同,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初始制度基础具有极大的异质性和特殊性,不同的发展中国家提供丰富的发展经验,将成为发展经济学永不枯竭的源泉。”他这样说道。
谭老与夫人韩中英爱情长跑
谭老夫人韩中英回忆,他们是1944年结婚的。当时她还在华西协和大学求学,完全是自由恋爱,双方父母都很熟识。婚后,谭便赴美留学,“我们每周都写信,40天后准时能收到,一直写了三年”。两人的爱情很甜蜜,而谭崇台放弃美国的优厚待遇与挽留,回到积贫积弱的中国后生活很清贫。
2009年谭老接受记者采访时,被问到当年回国后的生活。谭老说:“有时要靠卖东西。我爱人也没工作,又生了个儿子,需要营养。看到儿子头发慢慢变黄变紫了,就是营养不良,必须吃鱼肝油。可那是进口货,也比较贵,我就到汉口花楼街去卖旧西服。我记得第一次卖从国外带回的西服,一件20块银元,很解决问题。第二次去,商人知道我穷,就压价。早上带一点衣服出门,老伴抱着孩子在门口等我。如果衣服拿回来了,就很失望。”
爱国是终生灵魂
记者还曾问到:“当生存都成问题的时候,会困惑吗?”谭:“1980年我去美国,当地电视台采访我,那是个开放式采访,观众打电话来问我当年回国有没有困难,现在反思后悔吗?我说我怎么后悔呢?我是中国人嘛。现场就鼓掌。美国人就这样,对爱国的人是很尊敬的。”
在“庆祝谭崇台教授执教六十周年暨谭崇台学术思想研讨会”上,谭老回首自己一生,深情地说:“当年我在美国条件比较优厚,但是我想回国,总想为国家做一点事情。我仅仅做了一点点事情,有一点点作用,仅此而已。”
“我不愿意讲我是大师,我就是老师”
当有记者问及谭老对别人尊称他为泰斗的看法,谭老回答:“客气客气。什么是泰斗?泰是泰山,孔子认为登泰山而小天下,北斗是最高的星。我不可能,我不愿意讲我是大师,我就是老师。”
“我绝不是泰山北斗,我做得很不够。”在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举办的谭崇台教授执教60周年暨谭崇台学术思想研讨会上,88岁高龄的谭崇台面对社会各界的敬称表示了拒绝。
(原题为《武大资深教授、著名经济学家谭崇台先生今晨逝世》)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学者逝世,武汉大学,经济学家,谭崇台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