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影帝涂们:告别王公贵族专业户,变成“老流氓专业户”了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7-12-11 09: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今年的台湾电影金马奖颁奖,经历了“萌萌哒”一幕。11月25日的金马颁奖礼晚上从7点一直持续到11点多,还没到一半时,现场摄像机便捕捉到了涂们闭着眼睛酣睡的画面。谁能想到,当他的闭眼照在微博刷屏时,涂们拿到了最佳男主角奖。据评审团透露,评委们第一次投票时,他的票数就已过半,获胜优势几乎可以说是“碾压”性的。
涂们
涂们演过不少电视剧,得过一些奖,但并不算“红”的演员,在此之前,他的标签是“草原王爷专业户”,他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止杀令》中杀伐征战的帝王成吉思汗,《贞观长歌》中狂傲霸气的颉利可汗,《嘎达梅林》中气度不凡的王爷。喜欢看武侠剧的观众应该还记得他是《笑傲江湖》中的左冷禅,《倚天屠龙记》中赵敏父亲汝阳王。
涂们说自己一度厌倦被定型,可一到要演草原王爷的角色,拒绝了人家还能托着各种关系找上门来。“别人对你的认可有的时候也是挺残酷的。”涂们说。
身为鄂温克族人的涂们来自呼伦贝尔,童年和少年时期在马背上的快乐时光,让他演起草原题材来驾轻就熟。 霸气了一辈子,让涂们拿下金马奖最佳男演员的这个角色却全然不同。《老兽》中的老杨是个底层小人物,虽然年轻时暴富过,有些暴发户的蛮横,但人到暮年,却是个实实在在的Loser。和之前正面的英雄形象比,涂们的这次演绎,显得“怂”了很多。
导演周子阳给了涂们一个“老渣男”表象的设定,电影最初的名字叫《老混蛋》,这个老混蛋包养小三,卖掉朋友唯一的经济来源骆驼,偷窃重病在床妻子的手术费。和孩子们的关系一团糟,被孩子绑架又将孩子们告上法庭。而一切表征的背后,又是一位自尊心极强的男人在现实困境中的无望挣扎。

《老兽》剧照
《老兽》的导演周子阳是第一次拍电影的新人,但剧本一下就让涂们安了心。第一次见完面,涂们送周子阳去机场,周子阳还在排队等值机,涂们说了句“你身份证给我”,便直接拿着周子阳的证件去插队——因为老杨是不会排队的。这让周子阳确定他“选对人了”,因为“他从那时候就开始揣摩人物心理了。”
【对话】:
有义务带着角色生活
澎湃新闻:老杨这个人物挺分裂的,你觉得他是好人坏人?
涂们:他是个好人吧,只不过把自己的生活搞糟。他确实做了很多大家看起来不是那么好的事情,也有一些恶习。就是属于那种没什么文化的阶层,改革开放,一夜暴富,全国哪儿都有,他在这段时间里,注重物质生活,金钱,忽视精神,所以才造成威胁,对自己家里家庭关系疏忽。所以他还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实际上他是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弄好,结果总是搞砸。
所以这个片子讲的是你这种经济上面的大起大落,其实对人性的那个冲击和判断是会有些影响的。
澎湃新闻:听说你第一次见完导演就直接去插队办事了,所以你揣摩人物找感觉的方式就是把人物带进生活吗?
涂们:你有义务去研究他的行为嘛。这个人他就是智商不高,情商也不高,能和菜场小贩打起来的这种人,贪点小便宜呀,我想这些东西他都有可能干的出来,所以这也是一种尝试,我和周子阳导演开着玩笑就研究了一下人物。
带着人物的感觉在生活里是一定要的,你比如说他的语言,是鄂尔多斯普通话,是受了山西和陕西方言的影响形成了一个独特的一种口音,所以那段时间我生活里也是讲这种“鄂普”,别人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澎湃新闻:其实对于老年人情欲的表现,中国电影里是很少见的。一把年纪了还演了回“激情戏”,有没有点意外?
涂们:我以前王公贵族演得很多,跟女演员这种戏份也挺多的,不比他们青年演员差。只不过没有到《老兽》这种尺度。就像你说的过去的电影里面,表现这个年龄段人的情欲的作品也不多。我觉得只要真实,走到人物的心里,结合起来。塑造人物的完成,一切都是合理的。
澎湃新闻:对于您这辈的演员,会比较习惯过去一些角色的设定,就是比较善恶分明的吧?这样的角色把握起来觉得有难度吗?
涂们:对,所以这也是我看中这个剧本的原因。以前我们很多人物太程式化了,像老杨这样的人,我们身边不少见啊,观察生活的话还挺多的,所以我也愿意把我的观察放到表演里去。
草原王爷专业户转型,下一步要挣脱老兽
澎湃新闻:演了一辈子的霸气王爷将军,这次还挺“怂”挺苦的,感觉应该很不一样吧?
涂们:怎么说呢?是很不一样的,但是其实历史人物更难一些,因为要看大量的历史资料,去考据,去想象。但是老杨这样的人物只要观察生活,有积累,反而是比较容易演的。
我觉得我以前是被那些王爷框住了,电影也很无情,他把你归类了之后,你通常是逃脱不了的。很长一段时间别人称我是什么王公贵族专业户,草原王爷专业户,最后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就是我本来就不想上,别人还要托关系,好说歹说,说“就你合适”,意思是只有你能演,别人都演不了。其实人家这么说是为了让你高兴,但是我听到这话,反而高兴不起来。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海报。
《贞观长歌》中狂傲霸气的颉利可汗。
澎湃新闻:可能《老兽》之后,你可以变成“老流氓专业户”了。
涂们:对,所以我说我之前要“告别成吉思汗”,接下来也要“告别《老兽》”。像之前,我演完《告别》,各种癌症病人(的角色)都来找我,我都没接。现在也有一些老混蛋的角色来找我,我也要挣脱老兽的定位。之前被“定型”过一次,不想再被定型了。我还是希望自己的戏路可以更广一些。
澎湃新闻:“睡醒得影帝”,是刚好眯一下被拍到,还是真的睡着了?
涂们:是真的睡着了。我今年提名了三次影帝,拿到了两个,提名多了,还有个习惯的过程,是“被习惯”了。反正提名了,那就坐着等着呗,而且金马奖那么盛大,那么多人,我们那天四点就进去了,红毯排队,进场入座。而且我那阵子正在拍摄我自己导演的电影。之前一个多月我都是在缺觉的状态。于是,出于对提名的适应吧就打了个盹。也是坏事变好事吧,本来挺难为情一个事,让大家关注到这个电影了,那也挺好的。
澎湃新闻:拿影帝之后生活有什么不一样吗?
涂们:也没什么不同,可能恭喜的电话多了。因为我不生活在北京。我一直坚持是在这个圈子里工作,但是不在这个圈子里生活。原来我在呼和浩特,09年又搬到呼伦贝尔。在北京的话,你就是固定的圈子里的生活。你要是在呼伦贝尔,那你可能一个月都见不到一个搞电影的人,该见的人都是专程来见的,工作也比较有针对性。
澎湃新闻:您自己导演的电影是个什么题材?
涂们:是个清末历史题材的,发生在内蒙古的民族故事。那是我一个必须要拍的故事。现在已经拍完了,准备做后期。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