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一丹谈3000万奖教育家:不会审查资金使用,望国人获奖

澎湃新闻记者 包雨朦

2017-12-11 20: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颁奖现场 《金陵晚报》 图
近日,被称为“全球最大教育单项奖”的“一丹奖”在香港颁出,该奖项自去年公布以来,因其高达3000万港元/人的奖金额度而备受业界关注。
“一丹奖”设有“教育研究奖”和“教育发展奖”两个奖项,首届“一丹奖”授予了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卡罗尔·德韦克与哥伦比亚新学校基金会创始人兼总监薇奇·科尔波特。她们的获奖原因分别是提出“成长型心态”的教育理念,以及建立创新的教育模型以改善农村教育。
12月11日,一丹奖创始人陈一丹接受了澎湃新闻等媒体的采访。在采访中,身为腾讯创始团队成员的陈一丹向记者表示,他希望通过一丹奖,成立一个创新教育理念的平台,聚焦最好的教育理念和模式,实现它们的碰撞,从而推动全球教育的发展,共同应对教育的问题和挑战。
据悉,“一丹奖”的每名获奖人会获颁一枚纯金奖牌及3000万港元奖金(约合人民币2550万元),奖金的一半为研究资助经费,将于3年内分3期发放给得奖者,以资助其研究或推动项目。目前,诺贝尔奖单项奖金也不过800万瑞典克朗(约合600多万元人民币),因此“一丹奖”可谓“全球最大教育单项奖”。
当被问及为何设置如此高额的奖金时,陈一丹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具体奖金的多少不是最关键的,他设立这个奖金的初衷,是希望人们能够认同教育的重要性。
“因为教育体系是最终推动社会前进的动力,产生问题的是人,解决问题的也是人,对于这个问题的解答最终都会回归教育,而教育又是一个见效最慢的投入,它需要持续去做,教育如此重要,它值得一个高的额度去嘉奖其中的贡献者。”陈一丹这样回答。
他也坦言,高额奖金的设立可以让全球的目光投射到这个“年轻”的奖项上,从而关注到教育领域内优秀的研究和发展成果,以及关注优秀教育成果的示范作用。“这些优秀的教育成果是属于全人类的,是可以复制的。大家聚焦之后,这些项目的可扩展性也就更强。” 陈一丹说。
尽管陈一丹说他本人不参与评奖,但嘉奖创新、可复制的理念是得到专业评审团的深度认可的。以本届“教育发展奖”获得者、哥伦比亚新学校基金会创始人兼总监薇奇·科尔波特为例,她在三十多年的教育实践中,在资源匮乏的西班牙乡村推出了一种合作式学习和同辈辅导的模式。这种模式适用于师资不够的贫穷地区,并且容易复制推广,目前已为全球500万农村儿童提供了高质量的教学资源。
这也是陈一丹成立“一丹奖”的初衷,不光是资助好的项目,也是为让好的项目能为人所知,并在更大范围应用,从而推动世界教育的发展。
陈一丹还表示,从前发展教育公益,人们往往认为教育不平等的问题依靠资源投入去解决,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捐钱,而现在不仅要考虑资金的投入,还要从教育体系上去思考。
他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之所以我们后面3年会继续追踪获奖人及其项目的发展,不是为了审查资金的使用情况,而是怎么用这个钱去发挥效应,让大家来学习。”
多年前,陈一丹为人所熟知的身份还是腾讯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自从2013年从腾讯核心管理岗位上“退休”以后,陈一丹更多地以慈善家、公益教育推动者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在这些年,陈一丹设立教育基金、捐赠教育工程、出资成立学校,但他总是觉得,在教育这个宏大的问题面前,个人的力量太渺小。做教育慈善以来,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有什么方法可以从全球层面推动人类的教育事业向前发展?”
2013年的一天晚上,一个念头出现在陈一丹的脑海里——成立一个突破宗教、国家、种族限制的人文奖项的,他迅速把它记了下来,作为一个美好的愿望写进了日记。
3年之后,“一丹奖”在香港宣布成立。陈一丹个人宣布捐赠25亿港元(约3.2亿美元)作为“一丹奖”基金。“一丹奖”由独立慈善信托基金运作及管理,确保此奖永续经营。
在着手筹备一丹奖之后,陈一丹和他的团队拜访了很多世界领先的教育组织和专家,不少专家被陈一丹想法所打动,而成为了一丹奖顾问委员会的一员。在拜访专家的过程中,陈一丹说,自己经常会因一些优秀的教育理念和创意而感到深受鼓舞:“这么好的东西应该和全球共享”。在顾问团的帮助下,一丹奖基金会开始在全球范围内的大学、教育机构、教育基金会中去寻找提名者。一年的功夫,他们收到了来自全球的1000个提名。
谈到首届一丹奖的获奖人,陈一丹称,无论是获得教育研究奖的卡罗尔·德韦克,还是教育发展奖的获得者薇奇·科尔波特,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能够在教育领域做出创新,并且愿意为发展教育都投入了几十年的时间。
随着首届“一丹奖”颁奖典礼落幕,新的一轮的提名又即将开始。眼下,陈一丹的目标是让“一丹奖”进一步增强全球的影响力,他希望明年把提名范围进一步扩大,以发现更多的优秀研究和模式。他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中国作为全球教育的一部分,这些好的案例和理念运用到中国,中国也会因此受益,希望未来一丹奖的得主中出现中国人的身影。
陈一丹还在采访中表示,中国已经进入了发展公益的黄金时代,越来越多的企业家投身公益,并且他们的方式不再是简单地捐钱,而是应用他们在企业的管理经验、思维方式和调动资源的能力去发展公益,这种方法会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
陈一丹认为,随着科技的发展,互联网也在为公益赋能,互联网可以把公益的各个环节打通,在这个体系闭环中,捐赠者同时也是监督者,这使得公益更加健康,同时还能够发起更多人的力量。
责任编辑:承天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一丹,一丹奖,教育,慈善,腾讯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