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套白狼VS夹缝求生:人人贷支持小企业主做实业

2017-12-12 08:52

字号
钢铁行业的全球产能过剩,可以直接导致一家钢贸厂的倒闭,也会间接影响到产业链的其他环节;而整个社会能源结构的大调整,则会催生一批新兴的创业企业迅速成长。
2014年,郑飞的公司成立。作为天然气行业下游的小公司,郑飞具体的业务是经营南京周边地区的加气站,为重卡、公交车等提供液态天然气。
在创办公司之前,郑飞是北京一家事业单位的白领。眼看着煤改气工程在全国范围内推进,郑飞认为,天然气生意蕴含着无限商机,于是他果断从北京辞职回到南京老家,成立了公司。
“在每个地方重新铺设管道需要过程,所以这中间就暂时用气站的形式供应,对我们来说就正好是一个市场机会。”具体来说,郑飞的公司做的就是对接天然气的上游企业,建设气站,然后向用户提供液态天然气。
还没聊两句,郑飞就开始“倒苦水”:我们这个行业不像那些轻资产的贸易类公司,周转比较快,我们是典型的重资产行业,动辄10年才能回本,所以前期资金压力比较大。
郑飞的状况,是所有重资产型企业要面临的常态。西安的老周,经营的生意也是典型的重资产:他的企业为金属冶炼厂提供电解电源设备。
2004年,刚过而立之年的老周从宝鸡调到西安的一家研究所上班,但他并不满足于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所以在上班的同时开了一家小公司生产电解电源设备,主要卖给金属冶炼厂。
因为长时间在研究所上班的缘故,老周喜欢钻研,也格外留心冶炼和钢铁行业的政策动向。2014年前后出台的一系列去产能政策让他记忆犹新。
资料显示,2014年钢铁面临严峻的产能过剩形势,政策要求整个钢铁行业开始去产能。当时明确开始执行高炉容积400立方米、转炉容量30吨、电炉容量30吨的淘汰标准要求。
“那时候大家都说经济下行,”老周叹了口气,钢铁行业不行,连带着冶炼行业也不行,传统的电解和电镀业务也受到很大冲击,他回忆到,“当时很多正在做的项目突然就停掉了,就算你签了合同也没用,因为对方的项目下马了。”
老周狠狠嘬了一口烟,“那三年的日子是真不好过,能做的项目特别少,而且对方付的定金也就不到20%,我的现金流特别紧张,当时真不知道能硬扛多久。”
坚持与转型
老周一直在寻求转型。2015年的一次出差,帮助他找到了方向。“做电源设备这么多年,一直用的是交流电源,那次去内蒙出差,听了同行的介绍,发现可以用直流电源设备替代交流电源设备,直流电源设备的能耗低、效率更高,也符合国家鼓励的新能源、新材料和新技术的发展方向。”
老周在咨询了很多专家后,瞄准了直流矿热炉这一技术,将直流电源设备和矿热炉集合。转型后,老周的小企业所做的项目越来越多,其中不仅有国内周边省份的订单,也有不少来自国外的订单。“虽然看起来买卖不大,但是直流电源设备这个领域的发展前景很好,要把眼光放得长远,学会走出去。”
南京的郑飞就少了一些老周的幸运。他对自己所处的这个行业感情复杂,又恨又爱。恨的是,天然气行业竞争太残酷,利润太薄。爱的是,“至少大家都是在真的做事情。”他站起来,走到窗户跟前,指着外面成片的工厂用地大声说,“你们看看外面那些!不夸张的说,他们就是空手套白狼!”脸涨得通红,甚至有些结巴。
郑飞说的空手套白狼,是指有些企业利用招商优惠政策,以很便宜的价格拿到工厂用地,实质上却并不拿来做实业。与这些人相比,郑飞觉得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值得的,他在“做经营,做实业”。哪怕,这个事情前期投入巨大,利润又薄的可怜。
“南京这边每方气几毛钱利润,某些恶性竞争比较严重的省份甚至每方气只能挣几分钱。3个亿投进去,前面几年丝毫看不到回报,说实话,利润还不如放在银行躺着收利息来的多!” 郑飞继续列举资金压力的“证据”:“就拿我们购买设备这件事来说,前几年都是可以直接拿货,只要预付一点首付款甚至首付款都不需要。现在不行了,必须全款交齐了才可以发货,分毫不会跟你含糊。”
见招拆招
天然气行业内对于这样的资金压力也有自己的“周转招数”。郑飞可以直接跟设备厂商合作,获得一些购买折扣;或者与天然气行业的融资租赁公司合作,“以租代买”,这样就可以不必一次性付清上百万的设备款,只要前期付一个首付就可以以更少的钱取得设备的使用权了。后续再每个月付钱给租赁公司,相当于分期付款。
然而,融资租赁公司的首付款十几万的门槛,有时也会成为这些小企业的命门。
郑飞通过企业从银行借款,时间拖得很长,结果也并不是很乐观。个人的话,自己在南京有房有车,但也从来没有考虑过通过银行进行抵押贷款,因为这里有太多人情世故。
“把房子抵押出去?那可不行,咱们从商业角度考虑是没问题的,但是家里人不会明白啊,老爷子知道那还了得?以为我在外面干啥呢房子都抵了。解释起来太麻烦。”互联网金融成为了郑飞新的选择。
网贷平台监管所规定的最高借款额度20万,能被这样一家流水规模数千万的企业“看得上”吗?郑飞以个人信用从人人贷借款14万,分36期还款,经过实地审核签约后,当天到账。他丝毫没有觉得这样的借款太少,帮不上忙,“有有有,绝对有帮助,怎么能没有呢?”郑飞的解释是,十几万用来支付给设备的首付款,可以起到很关键的支持作用。
通过网贷平台申请借款,解决的就是那一个时间节点上的紧张状况,这跟“企业大不大”没有直接关系。郑飞表示:“不要只从营收这个维度来看我们,我们做大宗商品这行的,流水数据就是很夸张,几千万几个亿都正常的很,但是这不代表我们不缺钱。”
转型之后,老周也面临类似问题。“我这个生意,没有订单的话我会发愁,有了订单我也照样会发愁。按照惯例,签了合同后,对方一般只付10%-20%的首款,绝大部分回款都需要在验收之后才能拿到,而合同的时间一般都比较长。所以,在合同执行的前期,都得我自己来垫资,小的订单还好说,几个几十万的订单一起来,真是抓狂。”老周站起来,指着面前的显示器说,“你看,这是2016年5月份的订单情况,连着来了3个订单,都得赶紧做,不能延期交付,粗略算下来,我得垫几十万。”
复盘当时的情形,老周先盘算了下自己手上的结余,和要垫的钱一比,还差十几万。“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想过很多办法筹这十几万,不少朋友跟我说可以试试民间借贷,来钱快。”
西安当地有很多民间借贷公司,但在老周眼里它们都不正规,完全不看企业的资质,就是纯粹的“空放”资金,日息能在3‰到5‰左右,算下来,10万块借1个月,利息差不多就得1万6,太高了。“我从来没和这些公司打过交道。”老周摇头说到。
老周选择了几家正规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其中一笔5万的借款来自人人贷,批核通过后钱很快到账,这几笔钱缓解了当时几个订单的启动压力,在订单顺利交付后,他提前还清了这些钱。
在尝到资金到账快的甜头之后,不久之后,老周又找人人贷办了一笔8万元的追加贷,用于项目前期研发实验的资金投入。
一向谨慎的老周,算起账来是毫不含糊,“借钱时我会仔细算清楚各项费用成本,并和我自己的销售利润作比较,只要合理就能接受。当时的那两笔钱对我来说不是锦上添花,真是雪中送炭,因为刚好几个订单一起来,前期都需要钱。”
个人与企业
小微企业融资难是世界性难题,而其中最大的难点来自于,往往小微企业的运行情况很难通过标准化的模型来进行判断,隔行如隔山。从金融机构的角度来看,也无法通过一家家衡量小微企业的资质来覆盖自身的经营成本。总之就是“不划算”。而中国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网络数据的大量积累,使得个人数据变得空前丰富。有分析认为,个人和企业之间,终于通过个人数据建立起了一座桥梁。
“我们看到通过个人的负债去切入到整个小微企业经营信贷领域的过程中,在中国来讲是一条行之有效的路径,而且确实是很有社会价值的一件事情。”人人贷联合创始人张适时表示。
走过了最困难的三年,现在老周的小公司正走上正轨,搬进了西安的高新技术产业园,目前已经建立起自己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团队,也在申请多项专利技术,最近刚和俄罗斯的客户签了一笔大订单。
郑飞的能源生意目前也在发生转变,长期稳健的经营吸引了香港的投资方,更大的资本有机会带给他不一样的机遇。“以后还想做得更大,我们还是希望能上市的。”郑飞说出此话时,视线一刻没有离开墙上那张2012年版的中国天然气产业分布图。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