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闻|武汉好弟媳照顾患病大伯哥17年:最难时都挺过来了

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实习生 万嘉琳

2017-12-11 18: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他总是说,拐子(武汉话:哥哥)的病得坏了,不然一定会帮你们。”12月11日,50岁的万慧仙想起大伯哥清醒时候说的话,眼泪止不住。
2000年,公公将患有精神疾病的哥哥交给她和丈夫手里,至今已经17年了。
夫妻俩为了照顾哥哥,必须有一个人待在家里。至今他们仍住在父亲留下的60平方大的屋里,已经27岁的儿子不敢考虑婚姻大事。
万慧仙说,有很多人让她不要再管哥哥了,但“这毕竟是一个生命,这也是丈夫的哥哥,儿子的大伯”。
万慧仙和查房的医生询问王一武,床头上的收音机放着音乐。本文图片均为 周莉 陈舒 摄
发病时他会狂砸东西
万慧仙和丈夫于上世纪80年代末相识,丈夫王义平大她4岁,是一名印刷厂工人。
两三年的恋爱期间,万慧仙知道丈夫家里有个患精神病的哥哥王一武,读初中的时候突然发病,婆婆在丈夫几岁大的时候因尿毒症去世。
虽然来自湖北鄂州农村,丈夫家在武汉,但万慧仙的亲友们都劝她,一定要想清楚。
万慧仙说,当时她很单纯,没有考虑那么多,丈夫善良、老实,他们相爱就足够了。
结婚前,万慧仙并没有和王一武有太多接触。直到结婚后,她才开始感到害怕。
万慧仙和王义平1989年结婚,1990年儿子出生了。
“他不停在床边走。”万慧仙说,刚生下儿子的时候,哥哥一直在床边走,不停说着话,那时候让她有些害怕。
后来她发现,王一武正常的时候,吹得一手好笛子,有很多爱好,非常善良,尤其是疼爱侄儿。
只是在发病的时候,会乱摔东西,歇斯底里地嚎叫,不停踱步,直到把油漆地上走出一条白水泥地。
2000年,公公已经无力照顾王一武。丈夫的妹妹罹患癌症,妹夫中风,照顾王一武的重任,只有交给万慧仙和丈夫。
2003年,公公撒手西去。2005年,丈夫也下岗了。
17年来,一定留一个人在家
“家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砸了。”万慧仙说。
这是武昌区黄鹤楼边,西厂口社区的一栋楼房的一层。昏暗的光线,石灰墙面和水泥地,没有装修,屋子里没有像样的家具、电器。
房子临街的房间,对外开了个门,就是一个小卖部。这是几年前,社区干部动员他们开起来的,一个月能给这家带来千余元的收入。
27岁的儿子,至今和父母住在一起。靠厨房边开了个门,把楼梯下的空间开辟成一间几个平方的房间,王一武就住在这里。
王一武的房间是楼道里改造出来的一小间。
万慧仙说,自从哥哥和他们一起住。她和丈夫就轮流出去打工,一定要留一个人在家里。
她曾经在服装城当售货员,别人一个班6小时,她就上两个班,一个月能挣2000多元。丈夫现在在一家单位当保安,月薪1300元。儿子是一名辅警,一个月2000多元的工资。
王一武不发病时,和没事人一样,说话轻言细语,居民们还和他聊聊天。但如果发病了,那就谁也不认,见谁骂谁,“声音高了几个八度,骂得话无法入耳”,“真心感谢街坊们的宽容”。
有时候发病了,王一武半夜也会出门溜达。最害怕的是他伤人,有一次,孩子用石子扔他,他正要动手,幸好万慧仙在旁边,赶紧制止了。
为了劝他吃药,万慧仙先是哄,后来把药放在水里,再后来掺到饭里。但后来,药也没有什么用了。
万慧仙说,以前发病没有那么频繁,现在是一周发病两次,一次持续一两天时间。
“家里有这么一个病人,造成了我们的贫穷。”万慧仙讲述这些,好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直到她讲到,哥哥清醒时跟她说“对不起,谢谢”的时候,眼泪就刷地流了下来。
送去精神病院后又忍不住接出来
11日中午,王一武躺在武汉市三医院中西医结合科病床上。
万慧仙给他喂水,这时清醒着的他,费力地挤出“谢谢”。
这一次入院是11月29日。医生秦婷婷说,王一武来的时候是急诊,病情非常严重。当时王一武一边的肺部呼吸音基本消失,应该是上一次脑出血留下的后遗症。
王一武可能患癌,由于王一武的身体状况,已经无法检查、手术。医生们现在所做的是提高他的生活质量,减轻他的痛苦。
在治疗中,医生们发现王一武听到音乐后,就比较平静。在他清醒的时候,他说他喜欢听歌,于是,在他的床头边,一部收音机一直在播着歌曲。
“不容易,身上没有什么褥疮。”秦婷婷说,像这种瘫痪病人,照顾得这么好不容易。她问王一武希望谁来照顾,王一武说弟媳。
万慧仙说,时间长了丈夫偶尔会心急,其实丈夫和哥哥的感情很深。
王一武曾经住过精神病院,上世纪90年代,住了一段时间从医院里逃了出来,走了几十公里回到家。王义平不忍心再送哥哥入院。
去年因为发病频繁,王一武又被送入精神病院,怕王一武吃不好,他们经常送饭,半年后,看到日渐消瘦的哥哥,他们不忍心又把哥哥接了出来。
今年9月15日,王一武清晨出门溜达,被人发现倒在地上。有人劝他们夫妻算了,万慧仙还是坚持将哥哥送到医院。
“第一次给他清洗,还是有些尴尬,但一想到他是个病人,也就没什么了。”万慧仙说。
“连最想放弃的时候都挺过去了,现在?”万慧仙说,这么多年,因为哥哥不配合吃药,她和哥哥吵过一次架,最后被丈夫和儿子劝住,那时候一瞬间想过放弃,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瞬间。
万慧仙说:“这是一个生命,他是我丈夫的哥哥。”
校对:余承君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武汉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