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沅江清理欧美黑杨24796亩,曾被指变相“围湖造田”

杨斌/红网

2017-12-11 17:23

字号
随着南洞庭湖保护区核心区内最后一棵欧美黑杨倒下,洞庭湖环境治理取得阶段性成果。 本文图均为 红网 图
2017年12月8日下午,几艘满载欧美黑杨木的货船,缓缓行驶在古“云梦泽”的一部分——素有“长江明珠”之称的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保护区)的水面上。两艘快艇突然驶过,并很快冲向远处的洲岛——他们是南洞庭湖环境治理的工作队,上岛查勘欧美黑杨砍伐情况。船尾卷起的水花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渐渐向远处消散。
就在两天前,保护区核心区内最后一棵欧美黑杨倒下了。这标志着,一场以洞庭湖环境治理为目标,由湖南省委省政府发动的洞庭湖生态环境保卫战,取得阶段性成果。沅江市林业局副局长吴先云抑制不住兴奋地说,“截至目前,保护区核心区沅江境内的欧美黑杨已全部砍伐完毕,提前完成了中央环保督察组下达的整改任务!”有望恢复湿地生态功能的南洞庭湖,丰水期有望再现昔日云梦泽“浩浩荡荡、横无际涯”的景象。
“未来为了子孙后代,当前不损群众利益,益阳彰显沿湖治理样本”
24796亩!这是保护区沅江境内清理欧美黑杨的最终数字。
11月9日开始,沅江市启动全面清理欧美黑杨攻坚行动,规定12月31日前必须完成。
在吴先云看来,“今年的洞庭湖治理,尤其是南洞庭自然保护区的环境治理工作,省、市委政府特别重视,要求特别严格,执行特别到位,补偿善后也特别及时!”
为了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砍伐任务,吴先云和同事们每天的工作状态是这样:早上先看砍伐计划和报表,然后联系乡镇、街道了解砍伐进度,随时做好和砍伐工作队到现场协调、查勘的准备。对抵触情绪很大的承包业主,“基本上每天要打两三个电话,有空就跑上几十公里路,到人家家里拉拉家常,联络感情,给业主分析情况、提出解决办法,不在家就约到茶馆做工作。”
一个多月下来,老吴对上岛的路已是烂熟于心,和几个“强硬”的业主也成了老熟人。
最终,领导干部“跑断腿”的结果,换来的是沅江市所有需清退的34位林场业主“自愿退出、无一人上访”的和谐局面。有邻市的官员感叹,和其他区域出现的“反复”相比,沅江市的局面实属难能可贵!
“风靡”洞庭湖区近50年的欧美黑杨,因生态危害黯然退出南洞庭湖保护区核心区。
“确保‘不耽误、不受阻、不差钱’,奠定全面清理黑杨胜利基础”
12月8日下午,时刻记者登上沅江市琼湖办事处莲花岛村易港子岛,眼前一片空旷。
三台履带式叉车分散在岛上,用机械手捡起掉在草丛里的大小残枝,集中码放在一旁的拖拉机货斗里,再经岸边的吊车起吊到停靠着的货船上。这些黑杨木,将被送到沅江市、岳阳市的纸厂,或者江苏的家具厂。
寒风吹过,空无遮挡的岛上,愈发显得寂寥冷清。然而,二十天前,这里还矗立着1709亩黑杨,一片恢宏景象。
一位穿着红色上衣的中年男人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他是这片黑杨林的主人张移发。
“心疼!”他一连重复了十来次。“形势比人强”,精明强干的老张也明白,这次政府是下了大决心。“政府说,清理(黑杨)关乎子孙后代,是民生问题,我就是这里的村民,总不能说为了自己不损失就不让砍。”妥协后,加上在其他洲岛上的黑杨林,张移发总共有七千多亩20多万棵黑杨树悉数被砍倒。
为了尽量减少承租业主的损失,沅江市政府以财政补贴的方式,承担了所有砍伐林场的人工费用,并主动协助业主为砍倒的黑杨木寻找出路。
沅江市委常委会和政府常务会上,明确市财政足额落实工作经费近600万元。沅江市委书记陶德保和沅江市代市长杨智勇明确表态,要确保欧美黑杨退出工作“不耽误、不受阻、不差钱”。
这极大地减缓了涉事业主的压力。按照张移发的计算,切割后的优质木材以每吨560元左右的价格出售,易港子岛上的一万多吨木材基本可以收支两抵,加上其他六千余亩黑杨林的收入,情况还不算糟糕。这是业主们最终决定“和平退场”的关键所在。
“再干个十来天,就可以回家了。”正在给吊车挂吊绳的工人师傅头也不回地告诉时刻记者。他在岛上已经砍了20多天树,虽然每天只能吃住在船上,但今年“砍树的活多的干不完,收入比平时给人看树还要高”,让他很是开心。
14年前,湖南一家媒体即对洞庭湖区大规模种植欧美杨树发出警示。
“探寻黑杨之殇起源 从创造经济价值到最后泛滥成灾”
2003年4月,一篇《洞庭湖区广植杨树是否另一形式“围湖造田”?》的报道发表在一份名为《环境时报》的报纸上。报道警示,以竞赛式的方式,在洞庭湖区广种黑杨林可能会带来生态灾害。
一语成谶!这篇前瞻性十足报道的作者黄明(化名),现在的身份是湖南省环保厅一位负责宣传的干部。他告诉时刻记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湖南汉寿、沅江从南京引进欧美黑杨,初衷是作为护堤的防浪林。
然而,因为环境相宜,欧美黑杨分布“渐趋泛滥”。截至2017年10月,洞庭湖自然保护区内欧美黑杨种植面积已经达到39万亩。
欧美黑杨良好的经济效益是驱使它“攻城略地”的源动力。一亩地种6、7千棵黑杨,至少可以卖3千块钱。很快,洞庭湖保护区内荒芜的洲岛成了承租户们盯上种植黑杨的聚宝盆。
大面积种植的恶果很快显现,保护区内鱼类和候鸟的种类数量骤减。素有湿地“抽水机”之称的黑杨,加速了湿地陆地化,防治病虫害期间喷洒的大量杀虫剂更是对湿地植物造成毁灭性打击。对洞庭湖区来说,更严重的后果是,洪水期时杨树林囤积淤泥阻碍行洪,极易导致洪水蔓延造成人员伤亡。
由于杨树生长对湖区生态环境的影响渐渐显现,就在黄明发表报道后不久,2003年9月27日,湖南省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洞庭湖湖区杨树生产健康发展的通知》,严禁在湿地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造林。
2013年,湖南也曾开展对西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杨树的清理行动。
自2000年以来,益阳市着重在南洞庭湖区开展了退田(林)还湖、流域禁渔和资江中上游泥沙源的治理。
可喜的是,2017年11月20日,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在保护区蒸钵湖区域科考时,记录到10只国家一级保护鸟类中华秋沙鸭。这是第一次在保护区内发现中华秋沙鸭,生长对环境要求较高的中华秋沙鸭的现身,对南洞庭湖生态环境的转变向好无疑具有说服力。
为给“绿水青山”让路,南县关停了全县最大的家禽养殖基地。
“沿湖污染工业畜牧水产业退出 做好水文章成就未来发展之路”
十九大后,在湖南省召开的第一次大规模会议上,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就沿湖采砂、畜禽退养、围网养殖、工业污染、生活污水、垃圾处理、湿地保护等问题,一一“点将授命”责令限时治理。
12月8日,沅江市砂石码头,沅江市河道管理站长陈昕指着几艘静静停在一起的挖沙船说,“这都是集中处置的挖沙船。现在,沅江市已停止保护区内一切采砂活动,全面关停了保护区砂石码头。”
铁腕治砂,今年3月以来,沅江市拆除非法砂场21处,正在拆除非法砂场58处,今年12月15日前将拆除到位,保留合法砂场54处。
和沅江市依水为邻的南县,辖区内沿湖畜禽退养、河道清淤等工作也进入尾声。
“中央环保督察反馈益阳18个问题(其中南县10项),省环保督察反馈的61个问题(南县11项),南县的整体完成率为95.45%。”南县副县长练世宏说。
为了给“绿水青山”让路,南县关停了全县最大的家禽养殖基地。“南县60%的养鸡户都是他的徒弟,‘养鸡大王’的退出,给养殖户们带了一个好头。”一同叫好的,还有养殖场附近的群众。南县乌嘴乡港口村的村民,过去一直上访,现在可以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夏天免去蚊蝇的骚扰,面对记者采访时,他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练世宏说,南县在沿湖禁养区和三仙湖一公里范围内全部清退了721户畜禽养殖户;投资约1400万,完成1.78万米雨污分流管网建设和2万米101条小街小巷管网建设;完成三仙湖水库流域5处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全部完成三仙湖水库精养池2700多亩水域退养任务。
经过清理,三仙湖水质由以往的五类,在今年11月份的监测中转变为三类。在三仙湖水库,一台清淤船泊在水中央,一根粗大的输泥管从船上延伸到岸边。
练世宏介绍,这些淤泥将用来加固河堤,“另一部分用来在水库造景观小岛。南县邀请了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就‘水资源、水经济、水生态、水环境’进行规划。未来,南县将以精彩纷呈的洞庭盛景示人!”
保卫洞庭湖,还洞庭一湖清水,眼下的洞庭湖芦花轻舞一片水乡风情。
夕阳西下,眼前的南洞庭湖芦花轻舞,水波荡漾,偶尔闯入的禽鸟,时而在水中嬉戏,时而飞翔而起,一派动人的水乡风情。
保卫洞庭湖,还洞庭一湖清水,是湖南省委省政府态度坚决的一场生态修复战役,是践行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绿色发展理念的一场革命,该砍的砍,该关的关,该停的停,一切为了子孙后代的社会共识已蔚然成风。
(原标题为《纪实|最后一棵欧美黑杨倒下 “云梦泽”有望重现南洞庭》)
责任编辑:张蓓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洞庭湖 围湖造田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