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拉东盟靠近美日却又难舍中俄,莫迪“平衡外交”越走越窄?

澎湃新闻记者 高行 刘乐凯

2017-12-12 07: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印度总理莫迪 视觉中国 资料图
2017年即将结束之际,印度在多个双边和多边机制中与亚太地区的各国之间左右逢源的步伐仍未停歇。
12月11日,东盟-印度联通峰会在新德里开幕,东盟十国悉数受邀前往印度首都与会,将与印度就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和数字化信息联通项目进行商讨。此外,日本则作为唯一的域外国家派代表团赴印参会。
就在同一天,中俄印外长第十五次会晤也在新德里举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印度驻俄大使馆发布的消息称,三国外长预计将在会晤中讨论各方关注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以及三边交流活动。印度外交部发布的文告称,三国外长就有关问题进行会晤后,将发布联合公报。
上个月12日,印度还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三国在越南APEC(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了“四国战略”提出以来的首次四国会议。
就印度近段时间以来在各方之间频繁的外交举措,印度媒体也表示了关注。印度《经济时报》日前的报道便指出,目前在印度执政的、由总理莫迪领导的人民党政府试图在和“世界上的主要大国”交往时,保持一个“脆弱的平衡”。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教授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印度长期以来奉行的所谓“等距离外交”曾发挥较好的效果,然而在莫迪政府上台后,“平衡外交”的内涵有所改变,从“和大国都保持距离”已转变为“和大国都深化关系”。
聚焦东南亚,拉日本作“东进”政策关键
据印度外交部12月9日发布的文告,11日开幕的东盟-印度联通峰会会程为期两日,主题是“为亚洲在21世纪的数字和物理联系提供动力”。
印度政府十分重视此次峰会,派出道路交通和公路部、航运部及水资源、河流开发和恒河复兴部部长尼廷·杰拉姆·加德卡里(Nitin Jairam Gadkari)、通信部国务部长、铁道部国务部长马诺吉·辛哈(Manoj Sinha)、外交国务部长V.K.辛格(V.K. Singh)等高层官员参加。东盟方面,则有包括越南信息通讯部以及柬埔寨公共工程与运输部的高官出席。
文告称,作为今年庆祝东盟与印度建立对话合作伙伴关系25周年的活动之一,此次峰会旨在加速业已存在的联通愿景、识别东盟和印度关切的议题、发展合适的政策建议以及制定战略促进双方的经济、工业和贸易关系。基础设施、道路、航运、数码、金融、能源和航空等领域都是峰会的关注范畴。
《印度时报》10日则报道,在当前的地缘政治格局下,东南亚是印度外交政策中最重要的焦点。通过关注联通领域,印度政府希望表明,鉴于印度与部分(东盟)国家共享海洋边界并与缅甸是陆上接壤的邻国,印度把这一区域视为其最接近的、而非外延开来的邻近地区。
今年5月下旬,日本驻印度大使平松贤司率领数十家企业代表访问了印度东北部地区的曼尼普尔邦。8月初,以开发印东北地区为主题的第一届日印合作论坛在新德里召开,平松贤司称“日本是印度开发其东北地区的天然伙伴”。9月中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印度期间,也就日本参与发展印度东北部地区建设进行了洽谈。
对于日本获邀参与此次峰会,《印度时报》10日写道,印度邀请日本并不让人感到惊讶,日本已经成为印度“东进”政策的关键。并且两国12月5日刚刚举行了日印向东行动论坛倡议提出以来的首次联合会议。平松贤司日前也表示,印度东北部地区正是日本提倡的“自由与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与印度的东进政策汇合之处,两国将扩大合作。
除了政府间合作项目以外,此次峰会也将寻求私人合作伙伴关系。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和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等团体都将派代表出席此次峰会。
莫迪式“平衡外交”之路料越走越窄
除了与东盟与会以外,中俄印三国外长会晤也于11日在新德里召开。中俄印外长定期会晤机制从2002年开始运行,迄今已经经历了十四次会晤。
对于11日在新德里召开的最新一轮中俄印外长会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介绍,本次外长会晤期间,三国外长将结合当前国际形势,就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化三方务实合作等深入交换意见。相信在三方的共同努力下,此次会晤将取得预期成果。
而据印度《经济时报》报道,今年的会晤三国外长将讨论非常广泛的地区和国际议题,包括跨境恐怖主义、阿富汗、东北亚局势、海洋稳定、金砖合作以及联合国安理会改革等。
针对当前国际和地区形势的新局面,印度负责新闻和广播事务的前国务部长玛尼什·特瓦尼(Manish Tewari)12月9日在印度《德干先驱报》发表评论文章称,印度必须在各国之间保持平衡,才能在各国之间游刃有余、切实维护好印度的国家利益。
不过张家栋教授认为,在莫迪政府上台后,印度已改变了自己“平衡外交”的内涵,其突出的表现,就是莫迪政府上台后,开始与其传统伙伴俄罗斯的战略对手——美国不断深化关系。在2015年《防务合作框架协议》和2016年《后勤交流备忘录协定》签订之后,两国防务关系得到进一步强化——而防务合作恰恰是印度和俄罗斯之间最重要的合作领域之一。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很不成熟的战略。”张家栋表示,“例如俄罗斯就在美印关系走近后加强了与巴基斯坦的关系,甚至提出与巴基斯坦进行安全合作,这并不符合印度的利益。”张家栋认为,按照目前的思路走下去,印度的“平衡外交”之路只能越走越窄。
印度对美日印澳四国机制态度暧昧
就在一个月前,11月12日,印度参加了日本、美国和澳大利亚外交部门官员在越南APEC(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的四国会议。《南华早报》称,此次会议,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07年首次提出组建四方安全机制的提议以来四国举行的首次会议。
10月18日,在即将对印度访问前夕,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了其上任后首个对印度的政策演讲。蒂勒森表示,美国拟与印度发展100年的军事、经贸和外交伙伴关系。蒂勒森还呼吁,印度在亚洲担当更大的安全角色。
针对蒂勒森的倡议,日本外相河野太郎10月26日对媒体表示,日本希望在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访日期间提出开展日、美、印、澳四国的战略对话。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专访时,河野太郎称,提议的目的是“让这四个国家的领导人促进自由贸易与国防的合作,范围则是横跨东南亚、南亚与中亚的陆路与海路,甚至远达中东与非洲。”
就河野太郎的提议,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库马尔表示,印度对和区域内国家开展多边合作“持开放态度”,“(心态)并不死板”。他随后也强调,由于作为一个国家具有“广泛的受欢迎程度”,印度已经是诸多区域多边合作机制的参与者,而非限定在特定的几个国家之间开展合作。
就美日印澳四国战略,有印度学者认为印度不妨趁机加以利用,从而实现自己的利益。不过也有学者指出,印度对此应该保持慎重态度,应该认清四国战略对印度传统外交政策和国家利益可能造成的冲击和危害。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印度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