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戏110周年论坛:讽刺少了,“滑稽戏勿滑稽”

澎湃新闻记者 潘妤

2017-12-12 12: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是滑稽戏诞生110周年,第三届上海国际喜剧节特设了滑稽戏110周年的展演,12月10日晚,由上海滑稽剧团出品的大型原创滑稽戏《皇帝勿急急太监》作为闭幕大戏在上海共舞台·ET聚场上演。演出结束的闭幕式上,滑稽界明星演员纷纷登台,今年91岁的滑稽名家嫩娘也坐着轮椅上台说,祝中国滑稽戏越来越强大,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就在闭幕当天,由上海市文广演艺集团、上海市剧协、上海市曲协和上海滑稽剧团主办的主题论坛在文艺会堂举行。这是滑稽界少有的一次大聚会,很多从业者和专家都直面了当下“滑稽戏勿滑稽”的问题,不少专家都提出,现在滑稽戏之所以不好笑,很大程度是因为当下的创作中“讽刺”太少了,滑稽戏也应该重视讽刺题材和内容。
回顾本次滑稽戏展演,一共历时24天,汇集了全国七家最具影响力的滑稽剧团,分别带来14场演出、近10余场的滑稽专题讲座、大师课堂、电影分享会。
展演作品中,除了上海市人民滑稽剧团的《连升三级》是传统滑稽经典外,包括苏州市滑稽剧团的《顾家姆妈》、无锡市滑稽剧团的《屋檐下的蓝天》、常州市滑稽剧团的《高楼下的小屋》、杭州市滑稽艺术剧院的《老来得子》、上海市青艺滑稽剧团《一念之差》、上海滑稽剧团的《皇帝勿急急太监》等都是展现当代市民生活的新创作品。
苏州市滑稽剧团的《顾家姆妈》
无锡市滑稽剧团的《屋檐下的蓝天》
常州市滑稽剧团的《高楼下的小屋》
在论坛上,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如何破解当下滑稽戏发展的种种问题,尤其是“滑稽戏不滑稽”的难题。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荣广润表示自己是个滑稽戏爱好者,在他看来,要破解当下滑稽戏不滑稽的问题,首先要在创作理念上解决一个“正与谐”、“谐与趣”的关系。
在他看来,滑稽戏本来是非常通俗的艺术,希望滑稽戏能够有更深刻的内容、有更高尚的趣味,这个要求其实是非常对的,但是它同时也带来一个问题。你要笑的有意义、要高尚,弄到后来反而笑不起来了,那滑稽戏怎么办?
荣广润因此提出,“滑稽戏不能全都是正面歌颂题材,也要重视讽刺题材。现在很难看到一个作品是以讽刺为主。”
和荣广润观点一致的还有上戏教授戴平,她说,在展演的7台戏中,最滑稽的就是这个《连升三级》,它讽刺官场当中把大字不识的一个家伙一步步变成了一个状元,还给他连升三级,这种封建官场的腐败,里面的黑暗揭示的非常深刻,这是一个普遍性的滑稽。现场观众至少笑了100多次。
“所以我们不一定要认为,搞滑稽戏现在都要强调正能量,一定要歌颂正面人物,才说明滑稽戏的路是正确的。我的感觉,讽刺性的滑稽戏也应该占相当的比例。现在有些作品不好笑,是因为在题材的选择上,讽刺的力度比较减弱了,这是一个关键问题。”
在戴平看来,滑稽戏现在也需要讲主旋律。“但它的讽刺力度很大,如果滑稽戏对一些社会不良倾向的问题能够入木三分地进行深刻讽刺,扭转这种现象,这实际上也是一样的正面效果。”

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刘文国也认为,讽刺题材往往很贴近老百姓,老百姓看到也很开心。“实际上滑稽戏有两个很大的功能,一个是歌颂真善美,还有鞭挞假丑恶,在鞭挞的方面还是不够的。在触及社会矛盾这样的题材还是比较少,所以我自己觉得,还是要有点讽刺和揭露鞭挞,这也是滑稽戏和戏剧重要的创作手段。”
在论坛上,滑稽界的从业者也都提出了自己的很多看法。
上海曲协主席、滑稽名家王汝刚认为,当下滑稽戏面临很多问题,包括沪语方言环境弱化、传统特色流失、理论和教材缺席,以及全国滑稽界交流不够。他说,从1999年到现在这么多年,我们几家院团之间几乎没有好的合作和交流,今后应该多来往,多进行研讨交流。“我有一个梦,就是滑稽戏成为中国滑稽戏。”
包括滑稽双字辈表演艺术家童双春、滑稽名家顾芗在内的老演员也都对新一代的滑稽演员队伍提出了担忧。为此,在今年的展演活动中,主办方开设了首个中国滑稽戏中青年艺术骨干培训班,从7家滑稽剧团中召集了20名学员,连续三天特邀尚长荣、王汝刚、钱程、徐维新等在相关专业领域的领袖人物来授课。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