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男生捐髓救白血病患者,“我是医学生,不救TA会愧疚”

新晚报

2017-12-12 12:37

字号
12月11日,21岁的冯前浪在病床上躺了5个半小时,一动也不能动,痒了也要强忍着,唯恐手臂上的针扎破血管壁,“自己受伤倒没啥,关键不能让TA失去最后救命的机会。”冯前浪不知TA是男是女,多大年龄,只知道是位白血病患者。此刻,TA正在上海的医院里将身体里所有的造血干细胞杀死,准备迎接冯前浪健康新鲜的血液。
父母在医院陪着冯前浪。新晚报 图
“不救TA会愧疚”
得知自己的血能救人,他一口答应
出生于1996年的冯前浪是黑龙江中医药大学药学院2015级药学专业的学生。在刚入学时参加的一个公益讲座中,他第一次听说造血干细胞可以救活一个人。讲座结束后,冯前浪就签了捐献造血干细胞同意书,进行了血液采样,正式成为中华骨髓库捐献造血干细胞志愿者。
“听说两个人配型成功的几率是三十万分之一,我没想过有一天真的能配上。”躺在病床上,冯前浪的一只手臂采集全血,血液经过血细胞分离机提取造血干细胞,再将其他血液成分经过另一只手臂回输体内。因为血管太细,护士调慢了血液循环的速度,这也意味着冯前浪不能动的时间要比其他志愿者长一个多钟头。
冯前浪告诉新晚报记者,6月份,他接到中华骨髓库黑龙江管理中心电话,得知自己与上海一位白血病患者配型初步吻合,“那边问我是否愿意为他捐献造血干细胞并做外周血采集,说给我一段时间考虑,但我当时就答应了。”冯前浪不觉得自己还有啥值得考虑的,唯一担心的就是父母不同意。
“因为听说能救人,我就同意了。”冯前浪说自己是位医学生,面对病人感觉自己有义务救人,“不救的话我会很愧疚。”冲动之后,冯前浪还是在网上偷偷查了相关信息,“都说捐献不会有后遗症。”
“爸妈,我一点儿不疼”
他不停地安慰从重庆来陪他的父母

冯前浪来自重庆的一个小村庄,他深知从未听说过捐献造血干细胞的父母不会同意自己的这个决定,因此没打算将此事告诉他们。但学校辅导员得知后,认为此事必须通知父母,“不出所料,他们反对。”
冯前浪的父亲告诉新晚报记者,“是孩子自己一直坚持,一直说服我们,后来我们也询问了重庆市多家医院,大夫都说捐献造血干细胞对身体健康没有太大影响,我们才渐渐消除了疑虑。前浪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孩子。”
冯前浪的父母提前两天来陪儿子。从针头扎进儿子的血管中那刻起,他们就开始流泪,“爸妈,我没事,一点儿也不疼。”冯前浪不停地安慰他们。老师和同学给冯前浪送来全班一起制作的纪念册,为他加油。
“浪哥”侠肝义胆
“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不能反悔”

冯前浪外形酷似小鲜肉张艺兴,但他的下铺好友李骐说:“他可不是小绵羊,我们的‘浪哥’特别仗义。”
去年,李骐因为添了大件,生活捉襟见肘,“浪哥”主动拿出600元借给他。李骐很感慨,“他一共就1000元,给了我一大半。”
“浪哥”有超强的自控力,学习成绩保持在班级前十。身为寝室长,带着室友一起去自习,经常给大家画重点。李骐说,“浪哥”很少对别人说自己的事。“这次捐献,直到他都做完了血液分析,要去医院体检才告诉我,希望我能陪着他。”李骐说,周围的人都劝他再考虑一下,可“浪哥”却说:“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不能反悔。”
12月11日下午,冯前浪的造血干细胞被送往上海。
(原标题:“我是位医学生,不救TA会很愧疚”;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大三男生说服家长为上海白血病患者捐造血干细胞)
责任编辑:谢寅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三男生 捐髓 白血病患者 医学生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