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晓群︱五行占:服妖之衣服(二)

俞晓群

2017-12-22 16: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南齐书·五行志》记载两段“服妖”:其一,永明中,宫内服用射猎锦文,为骑射兵戈之象。至建武初,虏大为寇。其二,永元中,东昏侯自造游宴之服,缀以花采锦绣,难得详也。群小又造四种帽,帽因势为名:一曰“山鹊归林”者,《诗》云“《鹊巢》,夫人之德”,东昏宠嬖淫乱,故鹊归其林薮;二曰“兔子度坑”,天意言天下将有逐兔之事也;三曰“反缚黄离喽”,黄口小鸟也,反缚,面缚之应也;四曰“凤皇度三桥”,凤皇者嘉瑞,三桥,梁王宅处也。
《隋书·五行志》有三段记载:其一,后齐娄后卧疾,寝衣无故自举。俄而后崩。其二,武平时,后主于苑内作贫兒村,亲衣褴褛之服而行乞其间,以为笑乐。多令人服乌衣,以相执缚。后主果为周所败,被虏于长安而死,妃后穷困,至以卖烛为业。其三,开皇中,房陵王勇之在东宫,及宜阳公王世积家,妇人所有领巾制同槊幡军帜。妇人为阴,臣象也,而服兵帜,臣有兵祸之应矣。勇竟而遇害,世积坐伏诛。
《旧唐书·五行志》有一段写道:中宗女安乐公主,有尚方织成毛裙,合百鸟毛,正看为一色,旁看为一色,日中为一色,影中为一色,百鸟之状,并见裙中。凡造两腰,一献韦氏,计价百万。又令尚方取百兽毛为韀(读jian一声)面,视之各见本兽形。韦后又集鸟毛为韀面。安乐初出降武延秀,蜀川献单丝碧罗笼裙,缕金为花鸟,细如丝发,鸟子大如黍米,眼鼻嘴甲俱成,明目者方见之。自安乐公主作毛裙,百官之家多效之。江岭奇禽异兽毛羽,采之殆尽。开元初,姚、宋执政,屡以奢靡为谏,玄宗悉命宫中出奇服,焚之于殿廷,不许士庶服锦绣珠翠之服。自是采捕渐息,风教日淳。
案:此段故事《新唐书》亦见,文字有不同:安乐公主使尚方合百鸟毛织二裙,正视为一色,傍视为一色,日中为一色,影中为一色,而百鸟之状皆见,以其一献韦后。公主又以百兽毛为韀面,韦后则集鸟毛为之,皆具其鸟兽状,工费巨万。公主初出降,益州献单丝碧罗笼裙,镂金为花鸟,细如丝发,大如黍米,鼻眼觜(读zi一声)甲皆备,瞭视者方见之。自作毛裙,贵臣富家多效之,江、岭奇禽异兽毛羽采之殆尽。
《新唐书·五行志》还有三段记载:其一,高宗尝内宴,太平公主紫衫、玉带、皂罗折上巾,具纷砺七事,歌舞于帝前。帝与武后笑曰:“女子不可为武官,何为此装束?”近服妖也。(案:此段服妖之“佩饰”中亦见)其二,景龙三年十一月,郊祀,韦后为亚献,以妇人为斋娘,以祭祀之服执事。近服妖也。其三,开元二十五年正月,道士尹愔为谏议大夫,衣道士服视事,亦服妖也。
《宋史·五行志》有三段记载:其一,江南李煜末年,……又煜宫中盛雨水染浅碧为衣,号“天水碧”。未几,为王师所克,士女至京师犹有服之者。天水,国之姓望也。其二,时去宣和未远,妇人服饰犹集翠羽为之,近服妖也。绍兴二十七年,交阯贡翠羽数百,命焚之通衢,立法以禁。其三,理宗朝,宫妃系前后掩裙而长窣地,名“赶上裙”;梳高髻于顶,曰“不走落”;束足纤直,名“快上马”;粉点眼角,名“泪妆”;剃削童发,必留大钱许于顶左,名“偏顶”,或留之顶前,束以彩缯,宛若博焦之状,或曰“鹁角”。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阴阳五行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